谁的兴旺?谁的衰微?

4219

教会有弟兄回应了上主的呼召,与太太一起辞掉了原本稳定的工作,准备举家北上进入神学院接受3年的装备,成为全时间的传道者。

对基督信仰的群体来说,这当然是天大的好事,因为不论如何,上主的国终究又多了一位收割庒稼的工人。只是对一个主日平均聚会人数不过30多人的偏乡教会来说,不只少了一个重要的同工,还少了将近「两成」的会友。

这终究是乡下教会的「困境」,当然会全时间事奉的会友毕竟是少数,但是更多的却是一路陪伴他们成长的孩子,有的地方可以留到国中,但有的偏乡可能国小毕业就会离开村落求学。而就算再怎么留,在那可预见的未来,当年轻人上了大学、大学毕业后,他们大多还是会到都市里去,大多也就投入在都市的教会里,能留下来在乡下教会里的终究还是少数!

偏乡的教会没有什么「胡萝卜」可以「吸引」会友;既没有足够的预算经费支持会友念神学院,也没有宽阔华丽的会堂与设备引领聚会和崇拜,更不用说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教会自己办起了训练传道人的课程,他们可能是有足够的师资,或者与神学院合作。总之,相较于偏乡的教会,资源丰富的都市教会,总是有各样的资源和人际网络,把自己的会友留下来,留在自己的教会里。

可以预见的是,在这种资源的「竞争」下,台湾教会的规模将走向M型化的发展;信仰与福音的资源,以及分配这些资源的权力将过度集中在少数的「巨型教会」(Megachurch),这些教会有的甚至成了所属宗派中自成一格的「宗派」,以自己的资源培训自己的传道人,自己开拓自己的教会网络。

然而,一昧的将会友留在自己的教会网络内,是否真的合乎上主的心意?当我们念著《使徒信经》里的「圣而公之教会」时,我们或许会在乎教会的「圣洁」,但却很少去意识到教会也应当是「大公的」(catholic),应该是「普世的」。

当我们不再想到真正的教会应该是「大公」时,那么教会就只是想要将会友留在自己的教会;以同样的教牧、神学观点巩固著自己的群体,而那一所一所的「教会」也就真的成为越来越「坚固」的「同温层」。当我们总是将会友留在自己教会里,那么我们也就只能像工厂生产线一样,复制越来越多跟牧师一样的「信徒」,而不是每个都长得不一样,一个个「生猛」的,跟随基督,越来越像基督的门徒。

教会不必彼此羡慕,更不需要像同一个路口附近的加盟超商那样彼此拉客竞争。因为教会存在于世上的重要任务,不是让自己的人数增加,更不是只是要人留在教会里,而是要借着基督群体的日常生活,来传讲、见证神的国。

神的国并不等于教会。或许我们可以想像,教会就像是一座桥;有的桥宽、有的桥窄,有的雄伟,有的简陋,但桥最重要的功能不是让人总是伫足于桥上「看看」风景,而是要实际亲身地,引领人走过桥,进入新的世界,新的生活,进入神的国。

都市教会的兴旺并不一定是神国的兴旺,乡村教会的衰微也不一定是神国的衰微。不论是在何处的教会,在丰盛中也好,在困苦中也罢,我们总是都应当不断地学习看见;我们的信仰除了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信仰,也同样不是以教会为中心的信仰,而是以基督为中心的信仰!

我们需要学习不断地看见,如果教会的「增长」,不能让越来越多的人看见基督,不能带来神国在现实世界的「扩张」和「兴盛」。那么我们所做的。不过就只是为了自己和自己教会的好处。如果教会的「衰微」,却能带来神国的「兴盛」,那么我们也就实现了上主对教会忠心的托付!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