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大国政策宣教,小心一厢情愿!

2042

中国政府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的经济合作概念。「一带」,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简称,主要有两个走向:一是经中亚、俄罗斯到达欧洲;或者经中亚、西亚到达波斯湾和地中海沿岸各国;「一路」,则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也有两个主要走向:一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印度洋,延伸至欧洲;另一则是从中国沿海港口过南海到南太平洋。

这个政策推出后,不仅各国政界与商界纷纷讨论其可行性与可能带来的冲击,华人的教会界也有所期待。教会论坛与媒体出现「这将是得着未得之民的大好机会」(周健雄,〈宣教的一带一路:「谁肯为我们去呢?」〉2016年7月24日)、「这一带涉及66个国家,都为鲜闻或未闻福音国家,总人口约44亿,经济总量约21万亿美元。这些伊斯兰国家不欢迎宣教士入境,却欢迎中国来投资」(陈细细〈「一带一路」有助华人营商宣教〉,《香港国度复兴报》2016年3月27日)。

这些立论把中国比为当年的罗马:「当时罗马帝国的兴盛,让福音的工人能够透过这条管道通行到全世界。……『一带一路』可以看为近代的宣教契机,因为那是一种进入其他国家的方式,但不是以武力要其他国家敞开国门,是以利益的条件来诱使人投入当中,而这样的过程就会有语言与文化的接触,是一种以华人文化为了解彼此的核心对话」(陈建上,〈一带一路的宣教契机〉,《台湾教会公报》2018年6月20日)。「昔日神使用罗马帝国,藉筑桥修路打通了欧洲,帮助福音传遍欧洲。同样地,今天『一带一路』打开中国通向中东地带的福音之门」(陈细细,前揭文)。

早先中文世界对于「一带一路」大多持肯定的态度,可能或多或少影响到上述论者想要借助这股力量来推动宣教。然而在实际运作上,「一带一路」遭遇很多挑战。「一带」虽然号称通车,却传出遭遇乌兹别克当局以安全顾虑理由阻挡货运通行,被迫卸货,空车而返的窘境。「一路」,则在印度洋遭到印度当局的阻挡。澳门军事专家黄东指出,中国必须明白的是「即便它能在陆地上击败印度,解放军的海军也不可能突破印度的海上围堵」(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7年7月30日)。中国高度仰赖石油进口,并且超过80%的石油是从印度洋经麻六甲海峡运回来的。

「一带一路」实施之后,更严重的是债务问题冲击到中国的形象。中国借给斯里兰卡钜额资金兴建基础建设。如今,斯里兰卡已经无力偿还,只好将汉班托塔深水港(Hambantota)和1万5000亩的土地交给中国管理99年。稍微读过历史课本的人立刻会联想到,这不就是当年英国用不平等条约向大清帝国强迫「租借」香港新界99年的翻版?

这个案子的影响极其恶劣。巴基斯坦在2017年婉谢中国提供140亿美元协助建造迪阿莫-巴沙大坝(Diamer-Bhasha Dam),将这个计画从在「一带一路」倡议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中巴经济走廊」(the China 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排除,让巴基斯坦自行兴建水坝工程。

尼泊尔当局也于去年11月取消中国企业兴建造价250亿美元的布达甘达基水力发电计画(the Budhi Gandaki Hydro Electric Project),原因是这项合约违反招标规则。

中国与匈牙利兴建高铁连结塞尔维亚的工程,也因没有竞标而遭到欧盟的审查。

中国在缅甸投入30亿美元兴建炼油厂的计画,也因财政困难而遭到取消。本月5日,缅甸又叫停了要求中国缩减在西部若开邦经济特区港口开发案的规模,避免缅甸步上邻国后尘,积欠中国大笔债务。

坦尚尼亚政府则要求与中国和其他投资方针对巴加莫约港(Bagamoyo)造价110亿美元的港口工程重新谈判,原因是该国政府筹不到应负担的2800万美元,不清楚在这种状况下该国政府还能在这项工程中得到什么。

马来西亚新政府在今年上台后,也立刻停止了3项「一带一路」的工程。

菲律宾经济规划部长佩尼亚(Ernesto Pernia)6月27日也表示,「看到其他国家在与中国打交道之后所感受到的种种经验,我国对于中国所出资的各种计画案都要格外谨慎。」他明确表示,看到斯里兰卡还不出钱而被迫租借深水港给中国99年的前车之鉴,:「我们不希望这事发生在我们身上。」为了避免被中国掐住命脉,菲国正转向韩国与日本等国家借款。

评论国际大趋势,原本就不可以一厢情愿。想要借力大国政策来宣教,更不可以一厢情愿。中国的「一带一路」政策,目前看起来困难重重,而且让人联想到昔日殖民帝国的恶行。对于好不容易摆脱殖民帝国统治的国家,借道新帝国主义的力量去宣教,真的可行吗?还是踏实点比较好!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