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願了解的暴力

1391

新納粹該不該防堵?同性戀該不該支持?

每年一度的「榆樹谷政治週」(Almedalsveckan),剛於7月8日落幕,今年正好屆滿50週年,不僅有近4100場活動,包括精彩的演講、針鋒相對的討論與發人深省的藝術展演,也發生了擦槍走火的小衝突。

榆樹谷公園(Almedalsparken)位於瑞典哥特蘭島(Gotland)上的威士比(Visby),從1968年幾位政治人物偶然於公園裡開講開始,此後每年的第27週,公園裡都有政治演講與討論。起先幾年較像地方政治人物Olof Palme的個人秀,後來轉變為國會裡的每個政黨都來榆樹谷公園辦一天活動,不僅說明解釋自己的政見,也聽取地方上民眾的意見、質問與挑戰。2012年開始,不再以政黨劃分,改以明確的政治議題分組,安排不同政黨與背景的人,就同一議題發表看法。

繼政黨之後,許多NGO與公民團體也開始參與活動,某些較弱勢、沒有能力自己舉辦活動的組織,也得以與其他團體協辦,讓他們的聲音能被聽見,並與其他意見競爭、交流,甚至經過新聞媒體的整理報導,沒有親身走訪榆樹谷公園的閱聽人,也能了解他們的想法。各樣不同的想法、主張,在此交流,彼此激盪,儼然多元思想的嘉年華。

今年的榆樹谷政治週發生衝突的導火線,是因為警方核准了「北歐新納粹」(NMR)的申請,政治週期間每天可為書展擺攤5小時,並得以舉行小型演講和散發傳單,警方的決定令當地居民譁然。

堪稱歐洲政壇禁忌的新納粹,不僅排外、帶有白人至上的種族主義色彩、暴力攻擊事件不斷,並且霸凌、迫害多元性取向者。相反的,在許多議題上都比其他歐洲國家保守的瑞典,卻相當支持同性戀,同志不僅可以結婚、領養小孩,瑞典教會甚至有不少牧師願意在禮拜堂為同志配偶證婚;簡言之,支持同性戀,在瑞典算是政治正確的事。

展覽攤位跟「北歐新納粹」同在南廣場的NGO「多元性別聯盟」(RFSL),發現「北歐新納粹」開始擺攤,立刻取出支持同志的彩虹旗,但被北歐新納粹的成員奪下,兩方立刻爆發衝突,幸賴經過的路人及時拉開衝突的雙方,警方也迅速抵達。接下來的幾天,威士比市區內特定裝置藝術被毀,許多地方被寫上納粹口號,某些演講遭到干擾。

儘管今年瑞典警方必須派出兩倍於以往的警力維持治安,警方仍認為當初的核定無誤:(讓北歐新納粹擺攤)這是憲法保障的權利。一如百年前英國作家Evelyn Beatrice Hall在《伏爾泰和他的朋友們》一書中寫下的名言:「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知名的德國作家Siegfried Lenz(1926-2014)在小說《失物招領處》(2003),藉主人翁評論暴力滋擾居民的摩托車幫派,表達作者自己的人道關懷和道德勇氣:「有些暴力是因為盲目無知,[…]如果你認知到這一點,就應該嘗試做些什麼來消除這種無知,譬如說和他們談。」(鄭納無譯)立場南轅北轍的意見,透過並陳與對話,尚有一絲互相理解的可能,反之,打壓與防堵,卻只會增加誤解與仇恨。

在瑞典的鄰國──德國、芬蘭、挪威,新納粹都是禁止的,唯獨瑞典不禁止,而是任由知性的論辯與之拮抗。

出於盲目無知的暴力,在台灣也很常見,只是它沒有名字,很難辨認得出,就像沒被按名叫出的鬼。

儘管台灣是民主的那個華人國家,論起政治,就事論事的解釋、知性的論辯仍不夠普遍,一點也不尊重他人發言與看法的政治人物和政論節目,早已是台灣的日常,儘管與切身相關,大家也仍習於不求甚解,要嘛政治狂熱、要嘛政治冷感。

台灣的教會生活也無法倖免。即使教會內的民主,可溯及耶穌的無階級主張;即使台灣有支派甚至把「民主」視為基督教信仰很重要的核心價值,並寫入其公開的信仰告白中,可惜在教會運作的實務上,仍很容易落入強人領導的模式,主導表決或投票,打壓不同意見,訴諸牧長或領袖的權威,以「順服權柄」迫人屈服,以假的「合一」為理由,型塑一言堂,將不同意見者妖魔化,脅迫其他信徒表態、選邊站。

但這顯然不是耶穌的方式。即使耶穌在他最「政治」的時刻──帶領群眾和平進入耶路撒冷,他也沒有聽從法利賽人的建議,利用身為老師的權威,壓制追隨者自由表達的見證。他們見證了上帝的榮耀,於是出聲讚美。

很遺憾的,人有時能見證的不是上帝的榮耀,而是人的偏狹與罪惡──排除異己,不惜取其性命;那些勇敢見證不義的人,同樣慘遭不同程度的毒手:調查剛果金夏沙大屠殺的聯合國調查員雙雙被滅口,報導緬甸若開邦印丁村10名羅興亞穆斯林遭屠殺的路透社記者瓦隆和吳覺梭,則將面臨審判,刑期上看14年。

再講得嚴肅些,根據馬太福音,耶穌主張意淫與行淫同罪,咒罵弟兄的與謀殺同罪;那麼,認為這些勇敢見證不義者不過是「愚勇」、「求仁得仁」(意即:你死你的吧,活該!),便是認同挾權威打壓不同意見的行為,按馬太福音的標準,其實也跟屠殺異己同罪了,不是嗎?

501年前,馬丁‧路德不願屈從於教皇的權威,只願忠於自己的見證,以致被逐出天主教會,也成為改革宗的典範;如今,改革宗也以小組教會、信徒倍增……等等名目為由,樂此不疲地豎立人的權威,試問,501年前還需費事地獨立出來做什麼?每年10月31日也沒有必要大費周章地紀念宗教改革啦!

再參考一下伏爾泰的另一句名言:面對與我不同的意見,沒有時間樹敵──因為要把握時間傾聽與理解。透過這些,我們會學到比暴力更好、更明智的選擇。

(Photo credit: Almedalsveckan

1則評論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