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愿了解的暴力

1754

新纳粹该不该防堵?同性恋该不该支持?

每年一度的「榆树谷政治周」(Almedalsveckan),刚于7月8日落幕,今年正好届满50周年,不仅有近4100场活动,包括精彩的演讲、针锋相对的讨论与发人深省的艺术展演,也发生了擦枪走火的小冲突。

榆树谷公园(Almedalsparken)位于瑞典哥特兰岛(Gotland)上的威士比(Visby),从1968年几位政治人物偶然于公园里开讲开始,此后每年的第27周,公园里都有政治演讲与讨论。起先几年较像地方政治人物Olof Palme的个人秀,后来转变为国会里的每个政党都来榆树谷公园办一天活动,不仅说明解释自己的政见,也听取地方上民众的意见、质问与挑战。2012年开始,不再以政党划分,改以明确的政治议题分组,安排不同政党与背景的人,就同一议题发表看法。

继政党之后,许多NGO与公民团体也开始参与活动,某些较弱势、没有能力自己举办活动的组织,也得以与其他团体协办,让他们的声音能被听见,并与其他意见竞争、交流,甚至经过新闻媒体的整理报导,没有亲身走访榆树谷公园的阅听人,也能了解他们的想法。各样不同的想法、主张,在此交流,彼此激荡,俨然多元思想的嘉年华。

今年的榆树谷政治周发生冲突的导火线,是因为警方核准了「北欧新纳粹」(NMR)的申请,政治周期间每天可为书展摆摊5小时,并得以举行小型演讲和散发传单,警方的决定令当地居民譁然。

堪称欧洲政坛禁忌的新纳粹,不仅排外、带有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色彩、暴力攻击事件不断,并且霸凌、迫害多元性取向者。相反的,在许多议题上都比其他欧洲国家保守的瑞典,却相当支持同性恋,同志不仅可以结婚、领养小孩,瑞典教会甚至有不少牧师愿意在礼拜堂为同志配偶证婚;简言之,支持同性恋,在瑞典算是政治正确的事。

展览摊位跟「北欧新纳粹」同在南广场的NGO「多元性别联盟」(RFSL),发现「北欧新纳粹」开始摆摊,立刻取出支持同志的彩虹旗,但被北欧新纳粹的成员夺下,两方立刻爆发冲突,幸赖经过的路人及时拉开冲突的双方,警方也迅速抵达。接下来的几天,威士比市区内特定装置艺术被毁,许多地方被写上纳粹口号,某些演讲遭到干扰。

尽管今年瑞典警方必须派出两倍于以往的警力维持治安,警方仍认为当初的核定无误:(让北欧新纳粹摆摊)这是宪法保障的权利。一如百年前英国作家Evelyn Beatrice Hall在《伏尔泰和他的朋友们》一书中写下的名言:「我并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知名的德国作家Siegfried Lenz(1926-2014)在小说《失物招领处》(2003),藉主人翁评论暴力滋扰居民的摩托车帮派,表达作者自己的人道关怀和道德勇气:「有些暴力是因为盲目无知,[…]如果你认知到这一点,就应该尝试做些什么来消除这种无知,譬如说和他们谈。」(郑纳无译)立场南辕北辙的意见,透过并陈与对话,尚有一丝互相理解的可能,反之,打压与防堵,却只会增加误解与仇恨。

在瑞典的邻国──德国、芬兰、挪威,新纳粹都是禁止的,唯独瑞典不禁止,而是任由知性的论辩与之拮抗。

出于盲目无知的暴力,在台湾也很常见,只是它没有名字,很难辨认得出,就像没被按名叫出的鬼。

尽管台湾是民主的那个华人国家,论起政治,就事论事的解释、知性的论辩仍不够普遍,一点也不尊重他人发言与看法的政治人物和政论节目,早已是台湾的日常,尽管与切身相关,大家也仍习于不求甚解,要嘛政治狂热、要嘛政治冷感。

台湾的教会生活也无法幸免。即使教会内的民主,可溯及耶稣的无阶级主张;即使台湾有支派甚至把「民主」视为基督教信仰很重要的核心价值,并写入其公开的信仰告白中,可惜在教会运作的实务上,仍很容易落入强人领导的模式,主导表决或投票,打压不同意见,诉诸牧长或领袖的权威,以「顺服权柄」迫人屈服,以假的「合一」为理由,型塑一言堂,将不同意见者妖魔化,胁迫其他信徒表态、选边站。

但这显然不是耶稣的方式。即使耶稣在他最「政治」的时刻──带领群众和平进入耶路撒冷,他也没有听从法利赛人的建议,利用身为老师的权威,压制追随者自由表达的见证。他们见证了上帝的荣耀,于是出声赞美。

很遗憾的,人有时能见证的不是上帝的荣耀,而是人的偏狭与罪恶──排除异己,不惜取其性命;那些勇敢见证不义的人,同样惨遭不同程度的毒手:调查刚果金夏沙大屠杀的联合国调查员双双被灭口,报导缅甸若开邦印丁村10名罗兴亚穆斯林遭屠杀的路透社记者瓦隆和吴觉梭,则将面临审判,刑期上看14年。

再讲得严肃些,根据马太福音,耶稣主张意淫与行淫同罪,咒骂弟兄的与谋杀同罪;那么,认为这些勇敢见证不义者不过是「愚勇」、「求仁得仁」(意即:你死你的吧,活该!),便是认同挟权威打压不同意见的行为,按马太福音的标准,其实也跟屠杀异己同罪了,不是吗?

501年前,马丁‧路德不愿屈从于教皇的权威,只愿忠于自己的见证,以致被逐出天主教会,也成为改革宗的典范;如今,改革宗也以小组教会、信徒倍增……等等名目为由,乐此不疲地竖立人的权威,试问,501年前还需费事地独立出来做什么?每年10月31日也没有必要大费周章地纪念宗教改革啦!

再参考一下伏尔泰的另一句名言:面对与我不同的意见,没有时间树敌──因为要把握时间倾听与理解。透过这些,我们会学到比暴力更好、更明智的选择。

(Photo credit: Almedalsveckan

1则评论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