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糾正高層錯誤的教會

2943

前一陣子,香港教會爆出牧師性侵信徒的新聞,鬧得沸沸揚揚。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之事,不是第一次發生,多年來天主教會飽受爭議的一點,就是教廷一直對於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事保持過度寬容的態度,並不積極調查更別說協助讓國家法令定罪,甚至以教會的權勢跟影響力包庇犯罪的神職人員也有。

其實,我也說的也不光是性侵一事,而是在教會這樣的組織機構裡面擔任高層者出狀況時,往往難以有效糾正錯誤,甚至在追求一團虛假和諧的氣氛下假裝沒看見,默許錯誤繼續發生。

和許多人的刻板印象不同,性侵被害人大多並非衣著或行為不檢點,更不是因為容貌出眾引發覬覦。根據相關統計調查報告,性侵事件中有超過七成是熟人所為,且主要還可分為兩大項,分別是權勢性侵(利用與被害人之間的權力地位不平等要脅對方與自己發生性行為)與約會強暴。

神職人員性侵信徒一類案件,當屬權勢性侵,神職人員利用自己在教會中的高聲望與地位,一方面對平信徒下手,二方面以自己所掌握的組織全力壓制其他人的質疑。

實際上,從過往的幾個比較有名的案例也不難發現,當神職人員性侵事件曝光後,所屬教會組織的態度泰半是姑息,搬出聖經中關於愛與饒恕和罪人等段落來替犯罪者開脫,甚至試圖息事寧人,讓被害人住嘴。

這裡面有非常多的人的罪性在運作,像是刻意強調教會裡應該以愛包容犯錯的罪人,疏遠被害人使其在教會備感孤立最後離開(典型的消滅提出問題的人而非製造問題者),強調我們都不過是蒙恩的罪人應饒恕,甚至堅持說被指控的神職人員不可能犯此類的錯誤……。

總而言之,大概就是逃避面對的鴕鳥心態主導。或許是我們無法承受作為神的代理人,平日負責餵養領導教會的神職人員竟然會犯錯這樣的認知,認知失調的嚴重干擾下,為了平衡自己內在的認知失調,於是作出各種外人看起來相當荒謬可笑的否認與逃避面對的行為。

教會裡平日過度高舉神職人員的權威,讓神職人員主導教會運作,甚至讓部分神職人員貫徹自己的牧養絕對不會出錯的權威態度,都讓不幸悲劇發生後更難有效糾錯並且建立防堵錯誤繼續發生的機制。

若我們不能更有效的改革教會組織的運作與監管方式,若基督徒認為某些犯罪行為仍能用愛與信仰包容而不需要先送法律審判定罪之後再來談饒恕,就是繼續放任權勢性侵的惡在教會裡四處尋找可吞噬的靈魂,你我都是助長神職人員犯錯的幫兇。

Photo credit: jaumescar / CC BY-NC-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