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纠正高层错误的教会

3448

前一阵子,香港教会爆出牧师性侵信徒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

神职人员性侵信徒之事,不是第一次发生,多年来天主教会饱受争议的一点,就是教廷一直对于神职人员性侵信徒一事保持过度宽容的态度,并不积极调查更别说协助让国家法令定罪,甚至以教会的权势跟影响力包庇犯罪的神职人员也有。

其实,我也说的也不光是性侵一事,而是在教会这样的组织机构里面担任高层者出状况时,往往难以有效纠正错误,甚至在追求一团虚假和谐的气氛下假装没看见,默许错误继续发生。

和许多人的刻板印象不同,性侵被害人大多并非衣着或行为不检点,更不是因为容貌出众引发觊觎。根据相关统计调查报告,性侵事件中有超过七成是熟人所为,且主要还可分为两大项,分别是权势性侵(利用与被害人之间的权力地位不平等要胁对方与自己发生性行为)与约会强暴。

神职人员性侵信徒一类案件,当属权势性侵,神职人员利用自己在教会中的高声望与地位,一方面对平信徒下手,二方面以自己所掌握的组织全力压制其他人的质疑。

实际上,从过往的几个比较有名的案例也不难发现,当神职人员性侵事件曝光后,所属教会组织的态度泰半是姑息,搬出圣经中关于爱与饶恕和罪人等段落来替犯罪者开脱,甚至试图息事宁人,让被害人住嘴。

这里面有非常多的人的罪性在运作,像是刻意强调教会里应该以爱包容犯错的罪人,疏远被害人使其在教会备感孤立最后离开(典型的消灭提出问题的人而非制造问题者),强调我们都不过是蒙恩的罪人应饶恕,甚至坚持说被指控的神职人员不可能犯此类的错误……。

总而言之,大概就是逃避面对的鸵鸟心态主导。或许是我们无法承受作为神的代理人,平日负责喂养领导教会的神职人员竟然会犯错这样的认知,认知失调的严重干扰下,为了平衡自己内在的认知失调,于是作出各种外人看起来相当荒谬可笑的否认与逃避面对的行为。

教会里平日过度高举神职人员的权威,让神职人员主导教会运作,甚至让部分神职人员贯彻自己的牧养绝对不会出错的权威态度,都让不幸悲剧发生后更难有效纠错并且建立防堵错误继续发生的机制。

若我们不能更有效的改革教会组织的运作与监管方式,若基督徒认为某些犯罪行为仍能用爱与信仰包容而不需要先送法律审判定罪之后再来谈饶恕,就是继续放任权势性侵的恶在教会里四处寻找可吞噬的灵魂,你我都是助长神职人员犯错的帮凶。

Photo credit: jaumescar / CC BY-NC-SA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