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1308

最近美國柳溪教會前主任牧師海波斯的性騷擾事件鬧得沸沸揚揚,許多主內前輩同道為文評論,指出教會權力結構與運作機制許多方面可學習之處,以及未來防範的建議。這些都是適時的提醒,受益匪淺。然而,我腦海中還有一個縈繞不去的問題:如果是我,放在那個位置、那種情境下,我能免疫嗎?

我當然不是什麼名牧,也不追求發展「成功教會」模式,而教會現況離自己設定的遠程目標:60名活動會員時開始植堂,距離還非常遙遠。即便如此,我自己心知肚明,誘惑的凶險,比起我能防備的,還要恐怖的多。

不知是上了年紀了還是怎樣,最近不時會莫名其妙地回想起一些很多年以前的事,那些早已忘記的,尤其是一些會讓我遺憾,只敢暗自唉嘆的。有人說,這是老化的一個特徵,因為腦神經結構改變了。然而,多年以前的塵封記憶湧上來,或許是件好事,使我不禁想起詩篇50篇:「因為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這一句年輕時候讀很多遍也沒什麼感觸的經文,如今深深地撩動心裡的敏感神經。大衛在寫這些詞句的時候,他心裡在想什麼?

詩篇51篇的標題寫著:「大衛與拔示巴同房以後,拿單先知來見他;他作這詩,交給聖詠團長。」照這標題,應該是指撒母耳記下11-12章所記載事件:大衛王強擄忠心部下赫人烏利亞的妻子。這赫人烏利亞名列大衛三十勇士之一,長期追隨大衛忠心耿耿,妻子拔示巴也是出身大衛的親信家族,所以住家離王宮不遠。當大衛派人去打聽之後,得知是自己親信部下,他仍執意把拔示巴帶進宮,甚至一不作、二不休,得知拔示巴有孕之後想掩飾姦情不成,繼而借刀殺人。大衛算準烏利亞的忠實勇敢,以此設下毒計謀害他,甚至還讓烏利亞親自帶著那封要了他的命的密函!

大衛王做了這種事,第一個後果是影響他的統治威信。試想,軍隊的將士們還會奮勇打仗嗎?勇士們難道不會疑慮:下一個會不會就是我?原本自豪於嬌妻美眷的,現在都開始擔心了。

那時,大衛王心裡在想什麼?怎麼這麼膽大妄為?從聖經的敘事推敲,當時還是諸王出戰的日子,「大衛仍然留在耶路撒冷,黃昏的時候,大衛從床上起來」,可見那時大衛王的生活很頹廢,國家還在打仗,他卻睡到傍晚,然後在王宮的平頂上散步,就「看見」了在沐浴淨身的婦人。這一看不得了,在他內心鬆懈的時候,就陷入試探的網羅。

大衛本有機會回頭的。拔示巴月經剛潔淨,就懷了孕,這超乎生理常識的「意外」,是個警訊。但大衛硬著心,就越行越邪惡。他在暗中做的,以為人不知、神不曉,然上帝對他極為不悅。聽了先知拿單的宣判後,大衛終於悔改了:「我得罪耶和華了!」然後寫下這千古名句:「我的罪常在我眼前。」

或許是因為這事,大衛在兒女中失去教導的威望,致使手足相殘,愛子背叛,還當眾與他的嬪妃同寢來羞辱他。他年老之時,睡不暖席,群臣找來美貌少女亞比煞伺候,大衛王卻沒有與她親近。這時的大衛在想什麼?他人生的最後一段,是否一直懊惱當初看了那一眼之後,沒有即時轉離,以至於常常悔恨「我的罪常在我眼前」呢?

很久以前聽過一個說法:女性的弱點在耳朵,男性的弱點在眼睛。現在想想,還真是有道理。若說男人的弱點是眼睛,那麼,大衛的生平提供了一個鮮活的例證。閱讀這段經文,在大衛身後默想他的故事,不由得心生警惕,這樣的時代巨人都還會摔一大跤,何況是我這凡民呢。也能我對耶穌在登山寶訓裡的教訓:「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裡已經與她犯姦淫了。」有新鮮的理解。

曾有學者解釋這經文時,著重於區別「看見」與「動念」。看見當時的第一個念頭,但跟著而來得聯想,是動念。第一個念頭是試探,還不算犯罪,若有「第二個念頭」就犯罪了。但我想,重點不在於第幾個念頭,而是這個狀況顯露出來的,是我這個人,本質上就是邪惡,需要採取極端行動來處理。(「挖眼睛」是修辭技巧,大概沒有人會照字面真的挖眼睛,不然的話,年輕時神學院的老師就說對了:「男人就是有一百隻眼睛也不夠」。)

回想這些年來在不同都市生活,又因教學與宣講的事奉而四處旅行,旅途中所遇見的各路美女不計其數,若非上帝保守,又常得妻子陪伴,否則我這心靈與眼睛都軟弱的人,恐怕早已被扔進地獄千百回了。

所以,我現在學的聰明了點,第一是「保持距離」,隨時提醒自己,與每個人,都要在物理空間與心理方面都保持合宜的距離。然後就是「躲遠一點」:當懷疑某些場所、某個情境有問題時,就儘早避開。把界線設清楚、紅線畫的粗一些,正如保羅給提摩太的訓勉:要逃避少年人的私慾。

同時,在靈性生活上絕不讓自己落單,無論如何都要活在群體當中,與志同道合的同伴實踐聖徒相通。尤其現在擔任牧師職務,很容易因教會組織與會友的認知而被推離出會眾之外。在某一些教會裡,因治理結構的關係,主任牧師是孤單一人的,這樣的體制,會陷主任牧師於險境。畢竟「主任牧師」只是教會體制內的職務名稱,骨子裡,他們仍然是基督的「羊」,充其量是領頭羊,羊一旦落單,很容易成了吼叫獅子的獵物。

像我這樣一個人,常在眼目的情慾、今生的驕傲上掙扎,跟自己摔角的經驗,常常是「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曲死的身體呢?」因此,對於那些上了新聞的名牧們,不敢大聲說什麼,畢竟,我的罪常在我眼前。我只期盼,能盡快從現今敗壞的轄制下得釋放,得享上帝兒女榮耀的自由。

求主垂憐。

Photo credit: josef.stuefer / CC BY-NC-ND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