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3103

最近美国柳溪教会前主任牧师海波斯的性骚扰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主内前辈同道为文评论,指出教会权力结构与运作机制许多方面可学习之处,以及未来防范的建议。这些都是适时的提醒,受益匪浅。然而,我脑海中还有一个萦绕不去的问题:如果是我,放在那个位置、那种情境下,我能免疫吗?

我当然不是什么名牧,也不追求发展「成功教会」模式,而教会现况离自己设定的远程目标:60名活动会员时开始植堂,距离还非常遥远。即便如此,我自己心知肚明,诱惑的凶险,比起我能防备的,还要恐怖的多。

不知是上了年纪了还是怎样,最近不时会莫名其妙地回想起一些很多年以前的事,那些早已忘记的,尤其是一些会让我遗憾,只敢暗自唉叹的。有人说,这是老化的一个特征,因为脑神经结构改变了。然而,多年以前的尘封记忆涌上来,或许是件好事,使我不禁想起诗篇50篇:「因为我知道我的过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这一句年轻时候读很多遍也没什么感触的经文,如今深深地撩动心里的敏感神经。大卫在写这些词句的时候,他心里在想什么?

诗篇51篇的标题写着:「大卫与拔示巴同房以后,拿单先知来见他;他作这诗,交给圣咏团长。」照这标题,应该是指撒母耳记下11-12章所记载事件:大卫王强掳忠心部下赫人乌利亚的妻子。这赫人乌利亚名列大卫三十勇士之一,长期追随大卫忠心耿耿,妻子拔示巴也是出身大卫的亲信家族,所以住家离王宫不远。当大卫派人去打听之后,得知是自己亲信部下,他仍执意把拔示巴带进宫,甚至一不作、二不休,得知拔示巴有孕之后想掩饰奸情不成,继而借刀杀人。大卫算准乌利亚的忠实勇敢,以此设下毒计谋害他,甚至还让乌利亚亲自带着那封要了他的命的密函!

大卫王做了这种事,第一个后果是影响他的统治威信。试想,军队的将士们还会奋勇打仗吗?勇士们难道不会疑虑:下一个会不会就是我?原本自豪于娇妻美眷的,现在都开始担心了。

那时,大卫王心里在想什么?怎么这么胆大妄为?从圣经的叙事推敲,当时还是诸王出战的日子,「大卫仍然留在耶路撒冷,黄昏的时候,大卫从床上起来」,可见那时大卫王的生活很颓废,国家还在打仗,他却睡到傍晚,然后在王宫的平顶上散步,就「看见」了在沐浴净身的妇人。这一看不得了,在他内心松懈的时候,就陷入试探的网罗。

大卫本有机会回头的。拔示巴月经刚洁净,就怀了孕,这超乎生理常识的「意外」,是个警讯。但大卫硬着心,就越行越邪恶。他在暗中做的,以为人不知、神不晓,然上帝对他极为不悦。听了先知拿单的宣判后,大卫终于悔改了:「我得罪耶和华了!」然后写下这千古名句:「我的罪常在我眼前。」

或许是因为这事,大卫在儿女中失去教导的威望,致使手足相残,爱子背叛,还当众与他的嫔妃同寝来羞辱他。他年老之时,睡不暖席,群臣找来美貌少女亚比煞伺候,大卫王却没有与她亲近。这时的大卫在想什么?他人生的最后一段,是否一直懊恼当初看了那一眼之后,没有即时转离,以至于常常悔恨「我的罪常在我眼前」呢?

很久以前听过一个说法:女性的弱点在耳朵,男性的弱点在眼睛。现在想想,还真是有道理。若说男人的弱点是眼睛,那么,大卫的生平提供了一个鲜活的例证。阅读这段经文,在大卫身后默想他的故事,不由得心生警惕,这样的时代巨人都还会摔一大跤,何况是我这凡民呢。也能我对耶稣在登山宝训里的教训:「凡看见妇女就动淫念的,这人心里已经与她犯奸淫了。」有新鲜的理解。

曾有学者解释这经文时,着重于区别「看见」与「动念」。看见当时的第一个念头,但跟着而来得联想,是动念。第一个念头是试探,还不算犯罪,若有「第二个念头」就犯罪了。但我想,重点不在于第几个念头,而是这个状况显露出来的,是我这个人,本质上就是邪恶,需要采取极端行动来处理。(「挖眼睛」是修辞技巧,大概没有人会照字面真的挖眼睛,不然的话,年轻时神学院的老师就说对了:「男人就是有一百只眼睛也不够」。)

回想这些年来在不同都市生活,又因教学与宣讲的事奉而四处旅行,旅途中所遇见的各路美女不计其数,若非上帝保守,又常得妻子陪伴,否则我这心灵与眼睛都软弱的人,恐怕早已被扔进地狱千百回了。

所以,我现在学的聪明了点,第一是「保持距离」,随时提醒自己,与每个人,都要在物理空间与心理方面都保持合宜的距离。然后就是「躲远一点」:当怀疑某些场所、某个情境有问题时,就尽早避开。把界线设清楚、红线画的粗一些,正如保罗给提摩太的训勉:要逃避少年人的私欲。

同时,在灵性生活上绝不让自己落单,无论如何都要活在群体当中,与志同道合的同伴实践圣徒相通。尤其现在担任牧师职务,很容易因教会组织与会友的认知而被推离出会众之外。在某一些教会里,因治理结构的关系,主任牧师是孤单一人的,这样的体制,会陷主任牧师于险境。毕竟「主任牧师」只是教会体制内的职务名称,骨子里,他们仍然是基督的「羊」,充其量是领头羊,羊一旦落单,很容易成了吼叫狮子的猎物。

像我这样一个人,常在眼目的情欲、今生的骄傲上挣扎,跟自己摔角的经验,常常是「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曲死的身体呢?」因此,对于那些上了新闻的名牧们,不敢大声说什么,毕竟,我的罪常在我眼前。我只期盼,能尽快从现今败坏的辖制下得释放,得享上帝儿女荣耀的自由。

求主垂怜。

Photo credit: josef.stuefer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