盡諸般的義:教會轉型不應蔑視程序正義

3534

2018年9月9日,瑞典中央及地方將全面改選,不僅瑞典公民和擁有永久居留身分的移民,連短期居留連續滿3年的外籍成年人,也具有投票權,實質影響國會、省級及地方上的公共事務。瑞典的中學生(7-12年級)則將在9月7日「試選」,雖然不具法律效力,但仍可供各政黨參考,同時也是最實際的民主教育。

因此,法律規定得票率高於4%的各大小政黨,必須與選民面對面交換意見,地方政府則決定一個熱鬧的地點,讓各政黨擺攤、宣傳車或小屋(valstugor),候選人與黨工,就在那裡與民眾對話、辯論、遊說並聽取意見,有趣的是,這些政黨也會按自己在政治光譜上的位置,在廣場上的左側或右側選擇據點。

然而,不管是排外的極右派,或是前身是共產黨的「左派黨」(Vänster),都是經由秘密投票的方式,一票一票選出來的。秘密投票,才能保障不同的意見得以自由表達,才是真正的尊重少數,使尚未得到許多人理解或支持的意見,不會迫於群眾壓力而消音、不敢表達、或欺騙隱瞞。

只有不民主的地方、集權的國家與社會,才會逼迫他人表態、公開舉手表決。(瑞典就算小學班級內選舉,如需快速決定採舉手表決,老師也會要求所有學生閉上眼睛,計票完成才可睜眼,並立刻公布票數。)反觀台灣,國大代表公開舉手選總統、立法院院內投票要求黨員亮票……等,這些不民主的決策過程,還是「並不很久以前」的事,但,既然台灣自認是個民主國家,也深深引以為豪,就不該走回頭路。

台灣的教會更不應該放棄民主、走向一言堂。因為自由和民主是愛的表現,是基督宗教的核心精神,也是中共不敢放手讓教會增長的原因:基督徒相信,上帝出於愛,給我們每一個人自由意志得以選擇,聖靈在每一個基督徒心裡感化,以做出善的抉擇,因此,每一個有聖靈在裡面說話的聲音,都應當被尊重。

再者,教會歷史上諸多慘痛的教訓,讓許多有勇氣回顧歷史的教會,紛紛制定法規自我約束並警醒:若不珍惜程序正義,再崇高的目標,也很容易被野心家利用而變質。例如,必定熟讀過教會歷史才能從神學院畢業的牧師,卻把「中世紀」過度簡化為「黑暗時代」一語帶過,使人失去反省與引以為鑑的機會,也無從了解並珍惜新教各教會採行合議制的堅持。

把教會轉型的糾紛說成是路線之爭,未免避重就輕,因為,為了追求人數大幅增長這個「崇高」的目標,和人數背後代表的奉獻或「大教會」的權力,不惜粗糙改變決策的過程,也將把基督宗教的核心精神給讓渡出去。

決定要將一間教會轉型成小組教會的人,起初並未充分說明「家庭小組」(由會員選出的長執帶領小組聚會)與「小組教會」的差別,也未與會員意見交流、討論,讓會員或會員代表(執事會、長老會的小會、長執會)無從事先了解,轉型為「小組教會」須付出的代價,便魚目混珠在會員大會上曚混過關,許多會員根本不清楚自己在大會上接納了什麼,只覺得牧師很認真。

牧師是真的很認真,不為私利、不為自己,為了將牧養的教會轉型為像新加坡三一教會那樣的小組教會,或許成為南台灣第一的巨型教會,總之,為了復興神的國度,不計個人榮辱,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首先,給原本的長老執事這些會員代表一點點特殊的榮寵,要求他們定期到牧師館上課,集中看管並統一思想,同時篩選並試用同工,選擇單純順從者,排除並離間那些太有想法、不容易控制的,最好能隔離他們、取消他們的發言權、說他們是瘋子,免得帶壞那些單純順從的「好」同工。

再來,架空具有民意基礎的會員代表,即小會、執事會、長執會,動輒以辭職要脅小會或執事會就範,令這些代表不敢做出違逆牧師的決定,如仍有背骨者,即將之妖魔化,發動支持者公審他。

於是,權力似乎轉移到由牧師欽定的小組長身上,但實權則牧師在握,順服者續用,不服者撤換。試問,萬一牧師出錯了,誰來監督?難不成要學天主教的「教宗無誤論」,堅持牧師絕對不會錯?

(嗳嗳,「為了復興上帝國」,足以合理化這一切作為,想想教會歷史上的豐功偉績,十字軍發了這麼多次,女巫和異端燒死了這麼多人,還有宗教戰爭哩,又沒有把這些不夠乖、不好用的人殺死,這一點點犧牲算不了什麼啦!)

關鍵的一步,是犧牲教會選舉的程序正義。

例如違反長老教會法規「選舉以無記名投票」的要求,改採公開舉手表決,迫使非主流意見不敢表態,也不會有選票得以保存讓中會檢查。同時黑箱選務作業,就算印發紙本選票也不公開票數,讓人無從確認當選者得票率是否依法高於50%,也無法確知得票率過低時是否如實從缺,或者讓某候選人暗度陳倉。

就如德國歷經納粹的災難之後,修法規定國會得票過半的政黨方可執政;教會也是從過去的錯誤,歸納出往後會內應遵守的法規,執意違反規定、重蹈覆轍,若不是野心家與機會主義者,便是無知愚昧了。教會轉型走到這裡,下一步當然就是脫離礙手礙腳的中會和總會,成立獨立教派,豈會讓總會坐享其成呢?

「復興上帝國」或類似的崇高目標,不該是唯一值得追求的,耶穌的話不能只截取前半來聽,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模糊了善與惡的界線,也直接犧牲掉「祂的義」。坦白說,崇高的目標太容易產生,也太容易被利用了,尤其在緬懷昔日榮光思緒裡,沒有幾個人能發覺「我們是最棒的」這句話的危險。

難道太陽花運動還是沒有讓台灣人學會:再崇高的目標也不可犧牲程序正義?

即使是耶穌,也未曾藐視過社會規範與正義,儘管他不需要,也仍走到施洗約翰面前說:「因為我們理當這樣盡諸般的義。」(馬太福音3章15節)

(封面相片由作者提供,為烏普薩拉的「大廣場」。正中央遠方是大學圖書館,照片左手邊是執政黨及左傾的黨,右手邊反之。左手邊房子後方500公尺是曾有國王待過的城堡,右手邊房子後方500公尺則是大教堂。)

7 意見

    • 謝謝您的回應,長老與執事是無給職的服事,因此必須兼顧自己的營生與生活,可不比牧師等全職傳道人有教會或機構的供應,更不是里長議員等公職人員還有薪水車馬費可領。如果您教會的長老執事無法兼顧,不得不請假,也請您將心比心多體諒,請別濫用了這些無償事奉者(帶職事奉者)的愛心。我們不久都將到上帝的審判台前,請顧好自己一生的基業,到審判台前向祂交帳。

  1. 哇!真是太可笑了! 根本從未認真參與過牧者舉辦的任何活動 一年來教會的次數 屈指可數! 有什麼資格! 靠著學問跟知識 再背後用神的話批評自己的教會 說牧者的不是 想必是神所不喜悅的

    • 哇~可惜我也不清楚您所指為何…
      若不是認真參加過牧者舉辦的幾乎所有活動,而且盡心盡力與牧者同工多年,否則我也不會對牧者的計畫與作為如此了解。
      好在我們蒙神的喜悅,完全不是靠著學問跟知識,也不是靠著對牧者的「忠心跟隨」,唯獨靠基督為我們創始成終的救恩而已。對自己從小生長的教會愛之深才會責之切,實在心痛不已。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