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靈裡迸發──《祢真偉大》的+Mix

897

來瑞典讀書以前,並沒有特別注意某些膾炙人口的詩歌其實來自這個北歐國家,例如《祢真偉大》(O Store Gud 1886)、《每一天》〈Blott en dag〉等,畢竟台灣與瑞典的互動相較之下不算頻繁,關於歐陸的潮流、思想甚至訊息,許多還是透過英語世界輾轉傳遞,我自己雖然會透過德文多關注一些歐洲消息,但很長一段時間也仍誤以為這兩首是美國本土詩歌(American original的概念)。

就算知道《祢真偉大》不是美國詩歌,我對瑞典基督徒的想像,還真的差不多這樣:一個歐洲小國。我可能還會順便加上「邊陲」和「無足輕重」兩詞,義大利包著羅馬天主教的核心梵諦岡,西班牙把基督宗教傳更遠的同時改變了世界,法國、德國數百年來政治與宗教互相傾軋較勁,法國更有雄厚的哲學傳統不斷激盪著基督宗教,德國出了好多重量級的神學家,希臘是正教會的重鎮還有好多教會重要的歷史,英國自己搞了一個教會系統出來……瑞典?瑞典有什麼???

許多瑞典人對外來文化抱持著相當開放的態度,只要覺得還不錯,就會學起來當成自己的東西;反倒對於自己固有的東西,通常敝帚自珍,不太會到處行銷推廣,因此,《祢真偉大》作詞者布柏里(Carl Boberg 1859-1940)還有其他許多詩與歌流傳後世,但幾乎僅限瑞典語地區,但瑞典人的低調與藏拙攔不住這首詩歌的世界之旅。在使用非主流語言聚會的小教會,在基督徒稀少的印度小村莊,被深深打動的敬拜者,把這首詩歌一步步推向世界。

為什麼《祢真偉大》100多年來能撼動世界各地無數人的心靈?這不是個容易回答的問題。

恐怕不完全是布柏里的詩,因為這首詩在瑞典語境外流傳的過程中,多了許多截然不同的變體,最廣為人知的是K. Hine的增作,也就是台灣浸信宣道會據以翻譯的版本。而收錄在最新版台語《聖詩》裡的譯本可強大了,是融合各版本濃縮成三節的改編,還可觀察到以閩南語發音切合原音的改動,例如第一句瑞典原文為O store Gud(噢偉大的上帝[o sturǝ gjud]),台語《聖詩》則改為:「我主上帝」。

翻譯本來就是取捨得失的藝術,現有的中文歌詞譯本已經很好了,但我更想補充一點原詩為副歌寫的張力,是「我靈歌唱讚美救主我神」或「我心出聲讚美上帝聖名」沒承載的:Då brister själen ut i lovsångs ljud,動詞brister是爆破裂開的意思,所以直白一點但不美的翻譯可以是:「靈魂再也hold不住,於是被頌讚的聲音爆開」,或反過來說:「頌讚的聲音從(我)靈裡迸發。」感動人心的小細節在翻譯的過程中無法繼續帶往新的語言,這很常見;換句話說,不是《祢真偉大》精細的修辭令人感動的。

這首詩歌可能也不是靠旋律打動人心的,因為這原是一首簡單易唱的瑞典民謠,許多音樂人都對它不甚滿意,即興變奏多如繁星,也改編成各種形式的唱奏方式,有趣的是,不管是獨唱、重唱、合唱、清唱、吉他、鋼琴、管風琴、各類獨奏樂器、管絃樂、靈歌、爵士、搖滾、藍調………總是讓許多人深深感動。其他的簡單旋律,卻也沒有如此令人感動。

週間為了找管風琴練習,我在城裡不同的教會四處借琴,或許有人覺得瑞典的基督徒禮拜天不勤奮做禮拜,但週間的各教會卻是難以想像的忙碌。各教會的司琴公用譜,通常也留下不少各個教堂樂師對詩歌的詮釋或修改,是非常寶貴的參考,《祢真偉大》也不例外,副歌塗改得尤其嚴重,每個司琴總想找出更切合心中感動的和聲。

不過,有間資源較少的教會,公用譜保持得很乾淨,但《祢真偉大》第三節副歌前,仍被寫了小小的+Mix字樣,提醒司琴要拉管風琴混合音管的音栓,讓那台管風琴所有音管齊鳴,讓音色全部融合在一起。其他曾有的鉛筆記號全都擦得乾乾淨淨,唯獨這幾個小小的+Mix字樣留在那裡,看來這教會所有的司琴都同意這個提示,讓最後一次唱副歌時,最起碼有雄厚豐富的音色做基礎。這個註記我也非常同意,其實單單是「+Mix」這幾個字,就讓我飆淚了。

▲拉起的Mixtur混合音栓。

100多年來,世界各地有多少基督徒,還活在世上的,已安息的,在大都會,在窮鄉僻壤,在山裡,在海邊,或在大型佈道會上,或獨自低聲吟唱,用各種不同的語言,透過這首詩歌唱出壓抑在靈裡的頌讚:上帝真是偉大!

對祂的頌讚,使我們超越彼此的差異而合一,讓我們仍保有各自的特色,融合在一起卻更顯豐富。從靈裡迸出的頌讚是真真實實的,這是耶穌對我們敬拜的唯一要求。(耶穌並沒有要求我們在禮拜堂裡敬拜上帝哩!)

教會應該是尊重差異,共同+Mix頌讚上帝的地方,但我們有時會發現,自己才剛唱出對上帝的頌讚,轉頭就批評同受主恩的弟兄姊妹;有時在眾人面前說一套,私底下做一套。有時,我們就像馬太福音18章裡,那個才被寬貸、轉身就要同伴還錢的僕人。

希特勒掌權期間,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 Bonhoeffer 1906-1945)再三叮嚀他的學生,若我們所傳講的,自己都不當真,耶穌給我們的教導,自己都不遵行,就不會有人要信我們所傳的福音了!虛偽將從根本敗壞福音工作,同時也腐敗我們的心靈。

《祢真偉大》憑什麼能撼動無數心靈?因為我是基督徒,所以我會說,我相信這是聖靈的工作,是祂給我們的禮物。

行走異鄉,最常被問起:想回去嗎?我想念城市清晨那些擾人清夢的麻雀、斑鳩和白腹秧雞,我想念山林裡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鳥此起彼落的鳴叫,我想念鷹隼盤旋時投在地上的影子。此外,我最懷念,那個與你們一同從靈裡迸發頌讚的片刻……。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