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灵里迸发──《祢真伟大》的+Mix

1339

来瑞典读书以前,并没有特别注意某些脍炙人口的诗歌其实来自这个北欧国家,例如《祢真伟大》(O Store Gud 1886)、《每一天》〈Blott en dag〉等,毕竟台湾与瑞典的互动相较之下不算频繁,关于欧陆的潮流、思想甚至讯息,许多还是透过英语世界辗转传递,我自己虽然会透过德文多关注一些欧洲消息,但很长一段时间也仍误以为这两首是美国本土诗歌(American original的概念)。

就算知道《祢真伟大》不是美国诗歌,我对瑞典基督徒的想像,还真的差不多这样:一个欧洲小国。我可能还会顺便加上「边陲」和「无足轻重」两词,义大利包著罗马天主教的核心梵谛冈,西班牙把基督宗教传更远的同时改变了世界,法国、德国数百年来政治与宗教互相倾轧较劲,法国更有雄厚的哲学传统不断激荡著基督宗教,德国出了好多重量级的神学家,希腊是正教会的重镇还有好多教会重要的历史,英国自己搞了一个教会系统出来……瑞典?瑞典有什么???

许多瑞典人对外来文化抱持着相当开放的态度,只要觉得还不错,就会学起来当成自己的东西;反倒对于自己固有的东西,通常敝帚自珍,不太会到处行销推广,因此,《祢真伟大》作词者布柏里(Carl Boberg 1859-1940)还有其他许多诗与歌流传后世,但几乎仅限瑞典语地区,但瑞典人的低调与藏拙拦不住这首诗歌的世界之旅。在使用非主流语言聚会的小教会,在基督徒稀少的印度小村庄,被深深打动的敬拜者,把这首诗歌一步步推向世界。

为什么《祢真伟大》100多年来能撼动世界各地无数人的心灵?这不是个容易回答的问题。

恐怕不完全是布柏里的诗,因为这首诗在瑞典语境外流传的过程中,多了许多截然不同的变体,最广为人知的是K. Hine的增作,也就是台湾浸信宣道会据以翻译的版本。而收录在最新版台语《圣诗》里的译本可强大了,是融合各版本浓缩成三节的改编,还可观察到以闽南语发音切合原音的改动,例如第一句瑞典原文为O store Gud(噢伟大的上帝[o sturǝ gjud]),台语《圣诗》则改为:「我主上帝」。

翻译本来就是取舍得失的艺术,现有的中文歌词译本已经很好了,但我更想补充一点原诗为副歌写的张力,是「我灵歌唱赞美救主我神」或「我心出声赞美上帝圣名」没承载的:Då brister själen ut i lovsångs ljud,动词brister是爆破裂开的意思,所以直白一点但不美的翻译可以是:「灵魂再也hold不住,于是被颂赞的声音爆开」,或反过来说:「颂赞的声音从(我)灵里迸发。」感动人心的小细节在翻译的过程中无法继续带往新的语言,这很常见;换句话说,不是《祢真伟大》精细的修辞令人感动的。

这首诗歌可能也不是靠旋律打动人心的,因为这原是一首简单易唱的瑞典民谣,许多音乐人都对它不甚满意,即兴变奏多如繁星,也改编成各种形式的唱奏方式,有趣的是,不管是独唱、重唱、合唱、清唱、吉他、钢琴、管风琴、各类独奏乐器、管絃乐、灵歌、爵士、摇滚、蓝调………总是让许多人深深感动。其他的简单旋律,却也没有如此令人感动。

周间为了找管风琴练习,我在城里不同的教会四处借琴,或许有人觉得瑞典的基督徒礼拜天不勤奋做礼拜,但周间的各教会却是难以想像的忙碌。各教会的司琴公用谱,通常也留下不少各个教堂乐师对诗歌的诠释或修改,是非常宝贵的参考,《祢真伟大》也不例外,副歌涂改得尤其严重,每个司琴总想找出更切合心中感动的和声。

不过,有间资源较少的教会,公用谱保持得很干净,但《祢真伟大》第三节副歌前,仍被写了小小的+Mix字样,提醒司琴要拉管风琴混合音管的音栓,让那台管风琴所有音管齐鸣,让音色全部融合在一起。其他曾有的铅笔记号全都擦得干干净净,唯独这几个小小的+Mix字样留在那里,看来这教会所有的司琴都同意这个提示,让最后一次唱副歌时,最起码有雄厚丰富的音色做基础。这个注记我也非常同意,其实单单是「+Mix」这几个字,就让我飙泪了。

▲拉起的Mixtur混合音栓。

100多年来,世界各地有多少基督徒,还活在世上的,已安息的,在大都会,在穷乡僻壤,在山里,在海边,或在大型布道会上,或独自低声吟唱,用各种不同的语言,透过这首诗歌唱出压抑在灵里的颂赞:上帝真是伟大!

对祂的颂赞,使我们超越彼此的差异而合一,让我们仍保有各自的特色,融合在一起却更显丰富。从灵里迸出的颂赞是真真实实的,这是耶稣对我们敬拜的唯一要求。(耶稣并没有要求我们在礼拜堂里敬拜上帝哩!)

教会应该是尊重差异,共同+Mix颂赞上帝的地方,但我们有时会发现,自己才刚唱出对上帝的颂赞,转头就批评同受主恩的弟兄姊妹;有时在众人面前说一套,私底下做一套。有时,我们就像马太福音18章里,那个才被宽贷、转身就要同伴还钱的仆人。

希特勒掌权期间,德国神学家潘霍华(D. Bonhoeffer 1906-1945)再三叮咛他的学生,若我们所传讲的,自己都不当真,耶稣给我们的教导,自己都不遵行,就不会有人要信我们所传的福音了!虚伪将从根本败坏福音工作,同时也腐败我们的心灵。

《祢真伟大》凭什么能撼动无数心灵?因为我是基督徒,所以我会说,我相信这是圣灵的工作,是祂给我们的礼物。

行走异乡,最常被问起:想回去吗?我想念城市清晨那些扰人清梦的麻雀、斑鸠和白腹秧鸡,我想念山林里那些叫不出名字的鸟此起彼落的鸣叫,我想念鹰隼盘旋时投在地上的影子。此外,我最怀念,那个与你们一同从灵里迸发颂赞的片刻……。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