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說真話

1167

不可作假見證陷害人。(出20:16)

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太5:37)

自駐大阪辦事處處長因假新聞引發外界批評而自殺後,許多人才開始意識到「假新聞」所帶的威脅和危害。事實上,「假新聞」儼然已經成了台灣社會的另類與頭條。說它另類,是因為之前許多的假新聞,多半是在網路裡中國的內容農場、BBS,或是FB、Line等社群媒體的「同溫層」中流竄;既是「同溫層」,那麼當中的閱聽眾其實根本就不在乎真假,就算是被外界戳穿其虛假,往往也還是成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另類「真實」。

如果這樣的「另類」只是躲在某些群體的陰暗角落,倒也就算了。但遺憾的是現在的假新聞卻是堂而皇之的出現日常生活的報紙、電視媒體的頭條之中;在未經平衡報導之下,原本十六頁半的報告被標題改為「一頁半」。而原本是總統向民眾打招呼的照片,卻被剪成是總統在譏笑災民。就連台灣官員講話也會被中國變造內文,當成新聞在媒體上散佈。

當「假新聞」從另類成為頭條,也就意謂著假新聞成了我們輿論生活的日常。這些假新聞不只嚴重損害了媒體的可信度,也干擾了我們的社會群體之間彼此溝通的信任。

在台灣言論自由的保障下,辨識出放送這些假新聞的「假媒體」,成了台灣公民需要認真學習的第一課。分辨假新聞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進一步思想,要「拒絕」假新聞和假媒體,更不是件容易的事。或許我們可以藉由各樣媒體素養的培養,對於文本解讀和思辯的訓練,看穿各樣媒體訊息的真假。但是這些假新聞與假媒體為何還會有人在被揭穿之後還會有人相信,為何還是不斷地被傳送,顯然不單只是辨識真假的問題而已。

▲How To Spot Fake News是國際圖書館協會聯合會提出如何識別假新聞的資訊圖表。(from Wiki

《後真相時代》一書的作者Hector Macdonald以「矛盾真相」(competing truths)一詞來稱呼面對同一事件時,各種不同解讀面向的「真相」。作為閱聽眾的我們常常是以自己的信念、價值、想法,或者說所謂的世界觀來選擇我們所接受的一種「矛盾真相」。我們以此影響了自己的行動,也一點一滴地塑造了我們生活周遭的現實。在某種程度上,假新聞之所以能夠讓人誤以為真,也正是在一個新聞事件裡,選擇運用,並且強調了它要你所相信的「矛盾真相」。假新聞之所以會有人相信,正是因為它在某種程度上符合了閱聽人對該事件的世界觀;讓在這樣信念中的人情願被騙,就算是假的也當成真的。

學習分辨「假新聞」的媒體識讀是重要的,這是一種「聽真話」的學習。但在這個人人都可以是「媒體」的時代,「說真話」的學習更為重要。Bonhoeffer在〈何謂說真話〉一文中指出:說真話是需要學習的,說真話的「倫理」不能脫離「實在」。作為基督徒,我們對上帝負有義務說符合真實的話,這在世界上必須採取具體的型態…倘若符合真相的話脫離生活,脫離同另一個具體的人的關係,倘若「說了真話」卻不注意我對誰說真話,那麼真話也只徒有其表,而無真話的本質。

或許,假新聞之所以需要受到譴責,不僅是因為它沒有查證或是片面,更重要的是它沒有在具體且真實的關係裡言說;每一句話應當有並保持其自身的場合。真正的「真話」是在關係裡且對關係有益。正如Bonhoeffer所言:上帝的真話出於愛論斷造物,撒旦的真話出於嫉妒與憎恨而論斷造物。上帝的真話在世界中變成肉身,活在實在者裡,撒旦的真話是一切實在者的死亡!

假新聞,就是「作假見證陷害人」。就像馬丁路德小問答裡面說的: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們應當敬畏、親愛上帝,因此就不說謊誣衊他人、出賣他人、毀謗他人、或損壞他人的名譽,但要維護他、表揚他,以最仁愛的方式解釋一切的事。

1則評論

  1. 假新聞固然令人痛恨不齒,可是偏頗的評論難道會比假新聞帶來的危害不嚴重嗎?日本大阪辦事處處長蘇啟誠先生的輕生,一句「被假新聞操作害死」帶過,是否太過片面偏頗?看一下其他評論文章,再來省思一下你的評論吧! http://www.storm.mg/article/508338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