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说真话

1642

不可作假见证陷害人。(出20:16)

你们的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若再多说,就是出于那恶者。(太5:37)

自驻大阪办事处处长因假新闻引发外界批评而自杀后,许多人才开始意识到「假新闻」所带的威胁和危害。事实上,「假新闻」俨然已经成了台湾社会的另类与头条。说它另类,是因为之前许多的假新闻,多半是在网路里中国的内容农场、BBS,或是FB、Line等社群媒体的「同温层」中流窜;既是「同温层」,那么当中的阅听众其实根本就不在乎真假,就算是被外界戳穿其虚假,往往也还是成为「信者恒信、不信者恒不信」的另类「真实」。

如果这样的「另类」只是躲在某些群体的阴暗角落,倒也就算了。但遗憾的是现在的假新闻却是堂而皇之的出现日常生活的报纸、电视媒体的头条之中;在未经平衡报导之下,原本十六页半的报告被标题改为「一页半」。而原本是总统向民众打招呼的照片,却被剪成是总统在讥笑灾民。就连台湾官员讲话也会被中国变造内文,当成新闻在媒体上散布。

当「假新闻」从另类成为头条,也就意谓著假新闻成了我们舆论生活的日常。这些假新闻不只严重损害了媒体的可信度,也干扰了我们的社会群体之间彼此沟通的信任。

在台湾言论自由的保障下,辨识出放送这些假新闻的「假媒体」,成了台湾公民需要认真学习的第一课。分辨假新闻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进一步思想,要「拒绝」假新闻和假媒体,更不是件容易的事。或许我们可以借由各样媒体素养的培养,对于文本解读和思辩的训练,看穿各样媒体讯息的真假。但是这些假新闻与假媒体为何还会有人在被揭穿之后还会有人相信,为何还是不断地被传送,显然不单只是辨识真假的问题而已。

▲How To Spot Fake News是国际图书馆协会联合会提出如何识别假新闻的资讯图表。(from Wiki

《后真相时代》一书的作者Hector Macdonald以「矛盾真相」(competing truths)一词来称呼面对同一事件时,各种不同解读面向的「真相」。作为阅听众的我们常常是以自己的信念、价值、想法,或者说所谓的世界观来选择我们所接受的一种「矛盾真相」。我们以此影响了自己的行动,也一点一滴地塑造了我们生活周遭的现实。在某种程度上,假新闻之所以能够让人误以为真,也正是在一个新闻事件里,选择运用,并且强调了它要你所相信的「矛盾真相」。假新闻之所以会有人相信,正是因为它在某种程度上符合了阅听人对该事件的世界观;让在这样信念中的人情愿被骗,就算是假的也当成真的。

学习分辨「假新闻」的媒体识读是重要的,这是一种「听真话」的学习。但在这个人人都可以是「媒体」的时代,「说真话」的学习更为重要。Bonhoeffer在〈何谓说真话〉一文中指出:说真话是需要学习的,说真话的「伦理」不能脱离「实在」。作为基督徒,我们对上帝负有义务说符合真实的话,这在世界上必须采取具体的型态…倘若符合真相的话脱离生活,脱离同另一个具体的人的关系,倘若「说了真话」却不注意我对谁说真话,那么真话也只徒有其表,而无真话的本质。

或许,假新闻之所以需要受到谴责,不仅是因为它没有查证或是片面,更重要的是它没有在具体且真实的关系里言说;每一句话应当有并保持其自身的场合。真正的「真话」是在关系里且对关系有益。正如Bonhoeffer所言:上帝的真话出于爱论断造物,撒旦的真话出于嫉妒与憎恨而论断造物。上帝的真话在世界中变成肉身,活在实在者里,撒旦的真话是一切实在者的死亡!

假新闻,就是「作假见证陷害人」。就像马丁路德小问答里面说的: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们应当敬畏、亲爱上帝,因此就不说谎诬蔑他人、出卖他人、毁谤他人、或损坏他人的名誉,但要维护他、表扬他,以最仁爱的方式解释一切的事。

1则评论

  1. 假新闻固然令人痛恨不齿,可是偏颇的评论难道会比假新闻带来的危害不严重吗?日本大阪办事处处长苏启诚先生的轻生,一句「被假新闻操作害死」带过,是否太过片面偏颇?看一下其他评论文章,再来省思一下你的评论吧! http://www.storm.mg/article/508338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