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逼迫的教会

4490

对台湾的基督教会而言,大概很难想像会不会有哪一天,教堂的屋顶上不可以矗立十字架;教堂里圣坛的正中央要挂上国家元首的照片;会堂里还被强迫安装跟政府连线的监视器。不幸的是,这样的现实正大规模、有系统地发生在中国许多的省市中,中国政府不只以外在的形式逼迫教会,它还勒令教会要「听党话,跟党走」,要求诗班献唱红歌;限制教会不能向青少年传福音、寒暑假也不可以办福音营会,禁止儿童及青少年进到教会,连在学校也不可以承认自己是基督徒!

即便根据所谓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但是在该条文的但书里:「……国家『保护』正常的宗教活动。任何人不得利用宗教进行破坏社会秩序……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却是让缺乏司法独立与制衡的中国行政机关,有了随意解释,任意妄为的权力。更不用说今年开始实施的新的《宗教事务条例》,在一个宪法如同具文的国家里,这样的行政条例只是用来加强对于宗教的控制。

美国著名记者William Dobson曾在其《独裁者的进化》一书中指出,今日的独裁政权已经不再是以强行逮捕的方式逼迫意见不同者,而是派出税吏或各样内政官员让反对团体关门大吉。如今,中国政府正是以各样的行政手段,逼迫各样,不论是家庭教会、城市新兴教会,甚至是官方自己的三自教会;要将属基督的教会,改造成表面上说是「中国化」,但实质是「共产党化」的教会。

或许对处在自由台湾,信仰早已沦为私领域的一种「选择」的教会来说,实在难以理解为何中国共产党要如此对付基督教会。但这却显示了中国政府其实要比活在个人主义社会中的我们,更深刻的认知到基督信仰当中所具有的,对于现实处境的颠覆性。

这样的颠覆不是因为教会多么的有组织、纪律,或是某种武力,甚至是「境外」势力,而是因为基督信仰告诉我们;没有完全的明君与圣主,所有的人都是在罪中堕落,任何的政治体制,都需要监督与制衡。基督信仰也深刻的指出世俗政权当中所蕴含的各样的不公不义,一个国家最重要的不是追求经济与民生的成长,而是在基督里真正的自由与平等,那样由上主而来所赋予的人权!

当初代教会活在罗马帝国的殖民下,帝国一心一意要摧毁这些门徒们的精神和意志时,耶稣却是教导我们「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太5:44)。当罗马总是以武力、皇权和经济的压迫来维护他们所谓的「和平」时,耶稣却是向世人宣告禧年的来临:传福音给贫穷的人,让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路4:18)。

耶稣宣告了一个新的社会秩序,将世界所有的一切都重新定义;而这恰恰是每个独裁政权所不能容忍的。非关流血暴力,也非关其他阴谋势力,而是因为当人心被基督转变时,专制独裁的恐怖与威吓,就要失去它的权势,世界的王将不再掌权,而是基督要坐在宝座上施行审判与拯救!

面对这样的逼迫,已经有许多香港的教会站出来呼吁中国政府停止这样的恶行,就连身处逼迫的最前线的中国教会,更是勇敢的发出联合声明,要求当局停止压制和迫害教会。有意思的是,一向热衷「连署」的台湾教会,除了少数的长老教会外,却是在这样的呼吁行动中沉默、缺席。除了《教会公报》外,就连主要的基督教媒体也甚少着墨追踪。是不是台湾的教会早已认定台湾与中国不过就只是「一边一国」?还是说这些媒体内部已经自我审查,对这些批评噤声?

不管是不是真的认为「一边一国」,站在普世教会的立场上,台湾教会实在没有理由保持沉默,置身事外。台湾的教会需要深切地体认,中国共产党已经如同《纳粹中国》一书所描写的那样,成了这个时代不断的对内对外滋生邪恶、污秽的法西斯政权。谁继续对中国共产党的恶行保持沉默,就成了它无形的帮凶,谁继续与这个政权站在一起,为它代言,成为它的买办,就准备和它一起面对上主公义的审判。

(photo credit: 对华援助协会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