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勞的照護者誰來照護?

2605

最近媒體報導了幾起讓人心碎的消息,都跟長照有關,都是不堪照護之疲累而出手傷害被照護者(而被照護者正巧都是照護者至親)的事件。雖說消息在網路曝光之後,輿論一面倒的聲援與同情照護者的不得已,遺憾的是,這些聲援算是遠水救不了近火,實際上這些事件會曝光乃是因為照護者的鄰里爆料,且說的很難聽。

儘管政府已經積極在研擬照護者喘息服務,且積極推動長期照護公共化,無奈在台灣仍受華人傳統孝順文化影響下,仍有不少長輩希望自己老後人生可以由自己的家中晚輩照料。日前我在一場演講會後就有個與會者分享了自己的經驗,他說自己的婆婆希望他辭掉工作,在家專心照顧她。雖然被她以經濟狀況為由回絕,但對方並沒有放棄。

少子化與高齡化議題已經是台灣的國安危機,媒體也三不五時報導,提醒高齡長者自己的未來得自己盤算,不能只想靠子孫後輩照顧,政府也積極推動各種協助高齡長者安養的政策,然而,若是人們的觀念不能改變,仍維持以往大家族時代那套養兒防老,子孫應該放下工作盡心盡力奉養我到老死,那只會無端製造許多悲劇。

在日本,每年有十萬人為了照護家中長輩而離開職場,不幸的是,等照護工作完成後,這些人已經無力重返職場,已經從職場陞遷掉隊,只能靠打零工維生,人也已經由中年進入壯年且準備進入老年,直接淪為老後貧窮一族的人數比例並不低,也有因此而選擇自己結束性命,在完成照護家中長者的任務之後。

現在是人類歷史上高齡化人口最多且平均餘命最常的時代,偏偏也是生育新生兒數目最少的時代,人手不足是經濟進入已開發國家的社會的共通問題,因此無論是新生兒照護還是高齡人口照護都已經不是個別國民自己的家務事,而是國家和社會必須共同面對與承擔的公共事務。若我們希望家族繁衍且國家強盛,越活越久且健康的高齡長者們必須盡早盡快改變自己的想法,不要再沿用傳統。

教會在高齡長者的照護問題上,是很能有貢獻之處,教會可以更積極鼓勵教會內的長輩成立高齡化長者團契或小組,開出更多協助訓練照護的課程,舉辦更多適合長者參加的聚會,安排讓地方上需要照護長者的照護者喘息的服務或替換人力,也可以派出更多弟兄姊妹投入地方社區的高齡長者關懷與邀請,打造一個以教會為中心,邀請地方長者共同前來教會聚會,形成共同協力安度熟年生活的新社群。

俗話說危機也是轉機,在高齡長者的照護工作中毋寧隱藏著宣揚福音事工的絕佳機會,透過教會的協力邀請更多人來到教會,接受教會的服侍同時也認識主耶穌基督的平安,放下貌似無止境的照護勞苦重擔,在主裡安息。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