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劳的照护者谁来照护?

3790

最近媒体报导了几起让人心碎的消息,都跟长照有关,都是不堪照护之疲累而出手伤害被照护者(而被照护者正巧都是照护者至亲)的事件。虽说消息在网路曝光之后,舆论一面倒的声援与同情照护者的不得已,遗憾的是,这些声援算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实际上这些事件会曝光乃是因为照护者的邻里爆料,且说的很难听。

尽管政府已经积极在研拟照护者喘息服务,且积极推动长期照护公共化,无奈在台湾仍受华人传统孝顺文化影响下,仍有不少长辈希望自己老后人生可以由自己的家中晚辈照料。日前我在一场演讲会后就有个与会者分享了自己的经验,他说自己的婆婆希望他辞掉工作,在家专心照顾她。虽然被她以经济状况为由回绝,但对方并没有放弃。

少子化与高龄化议题已经是台湾的国安危机,媒体也三不五时报导,提醒高龄长者自己的未来得自己盘算,不能只想靠子孙后辈照顾,政府也积极推动各种协助高龄长者安养的政策,然而,若是人们的观念不能改变,仍维持以往大家族时代那套养儿防老,子孙应该放下工作尽心尽力奉养我到老死,那只会无端制造许多悲剧。

在日本,每年有十万人为了照护家中长辈而离开职场,不幸的是,等照护工作完成后,这些人已经无力重返职场,已经从职场升迁掉队,只能靠打零工维生,人也已经由中年进入壮年且准备进入老年,直接沦为老后贫穷一族的人数比例并不低,也有因此而选择自己结束性命,在完成照护家中长者的任务之后。

现在是人类历史上高龄化人口最多且平均余命最常的时代,偏偏也是生育新生儿数目最少的时代,人手不足是经济进入已开发国家的社会的共通问题,因此无论是新生儿照护还是高龄人口照护都已经不是个别国民自己的家务事,而是国家和社会必须共同面对与承担的公共事务。若我们希望家族繁衍且国家强盛,越活越久且健康的高龄长者们必须尽早尽快改变自己的想法,不要再沿用传统。

教会在高龄长者的照护问题上,是很能有贡献之处,教会可以更积极鼓励教会内的长辈成立高龄化长者团契或小组,开出更多协助训练照护的课程,举办更多适合长者参加的聚会,安排让地方上需要照护长者的照护者喘息的服务或替换人力,也可以派出更多弟兄姊妹投入地方社区的高龄长者关怀与邀请,打造一个以教会为中心,邀请地方长者共同前来教会聚会,形成共同协力安度熟年生活的新社群。

俗话说危机也是转机,在高龄长者的照护工作中毋宁隐藏着宣扬福音事工的绝佳机会,透过教会的协力邀请更多人来到教会,接受教会的服侍同时也认识主耶稣基督的平安,放下貌似无止境的照护劳苦重担,在主里安息。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