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治疗者:与神连结带出的医治

2647

这个月发生的普悠玛出轨事故,不仅造成许多家庭的破碎,更牵动更多人的伤痛记忆。该如何医治创伤的记忆?服事者除了探访、祷告、安慰及陪伴,还有什么方式可以支撑内心受创的人们?这不只是跟普悠玛事件有关,更是关乎你我日常的服事、跟弟兄姊妹的互动。当我们与神的亲密互动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不是为了事奉才追求恩膏或亲密、反而谦卑地认知「一切唯独恩典,离了神我们甚么都不能做」,那么我们的生命,将会自然引导他人与神连结,成为让人想起神的记号。

容许悲伤存在 允许自己花时间安顿情绪

在这次的重大事故发生时,不单是伤者或逝者的亲属,还有目睹现场的救难人员、第一线的医护人员、当时在车上的乘客,都会受到高度冲击。即使单单只是看到相关新闻报导的一般人,都可能会有庞大的复杂感受,例如哀伤、焦虑、紧张、无力、害怕……。

苏绚慧心理师表示:「遭逢创伤失落事件的个人,是以身体在记忆创伤,也记忆了创伤当下的情绪感受……创伤性事件所导致的失落与死亡,常含有残忍的记忆,回想,常让受创者感受到崩溃般的情绪。」安顿这些情绪需要时间,不要试图压抑,而要宣泄出来,好好经历哀悼的过程。在初期海啸般的情绪过去后,剩下的则是片段的记忆、以及不时随之而来的情绪,或许容易被忽略,当事人也会认为「我应该没问题了」,但果真如此吗?

将个人经验与神连结 医治受伤的记忆

「那些负伤的记忆渴望被医治,」灵修导师卢云神父在《记忆的治疗者》一书中指出,人们的情感与过去的记忆息息相关,特别是我们看待记忆的方式,决定了我们会有的感受。无论是孤单、焦虑、恐惧、怀疑,如果想透过遗忘来免除伤痛,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这些记忆其实不会消失,反而会成为一股不受控制的力量,在毫无防备的时候将你突袭得片甲不留。而唯有那些面对自己伤口的人,才有机会得到医治,并展开新的生活。

但是要面对负伤的记忆绝不容易,若没有好好处理,更是容易造成二度伤害。服事者的任务,就是提供一个安全空间,让人们可以接纳自己受伤的记忆、将其敞开在阳光下,并且将个人受苦的经验,与基督受难的经验连结在一起,看到我们的故事是上帝的更伟大故事的一部分,想起耶稣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从而得到医治与救赎。如同以赛亚书53章所言:「哪知他为我们的过犯受害,为我们的罪孽压伤。因他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他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作为神的活生生的记号,我们首先必须看重自己与神的亲密关系。」
──卢云

同时,卢云也提醒:服事者在帮助人与神连结时,重点不是说什么、做什么,也不是服事的技巧或步骤,而是关乎他本身的身分。会讲大道理、会运用技巧或工具的人,教会内外都有很多,但是光是知识并不足以医治人心。「与基督连结的生活,应该是我们首要的工作……这正是所谓的祷告生活:不是说许多祷词,而是生活中的大小事,任何一件事,都依靠祂而行、而说、而理解;祂是我们生命的源头。」

铭刻于心的爱带来救赎

如果说伤痛的记忆使我们挣扎,相对地,爱的记忆也能使我们被滋养。在圣经中,神多次告诉以色列百姓,要记念祂的作为。无论是节期、饰品、祭物、饮食,都是为了将过去的事件带到现在,并让以色列的后代子孙能够一同欢庆神的爱。不只对这个民族如此,对我们个人也是如此。

「当我们被绝望的声音包围、看不见任何出路,铭刻于心的爱使我们得到救赎。」卢云写道:「我们未必总能意识到,我们所能给彼此最美好的事物,好的回忆就是其中一样……作为记忆,它们能在困惑、恐惧与黑暗中,拯救我们。」领圣餐的意义也在此,透过主的饼、主的杯,我们纪念基督的受死,以及祂为我们付上生命代价的深爱。当我们想起神在过去对我们的带领与恩典,这些记忆将为成为支持我们现在走下去的力量,还有对未来盼望的来源。

透过缺席来服事

在《记忆的治疗者》一书中,我看到一个记忆发挥力量的特别时刻,那就是当服事者「缺席」的时候。在这个时代,我们强调同在、陪伴、「做些什么」的重要性,但是这些是否反而拦阻了神更深的工作?我们所说的究竟是自己的想法,或者是神的意念?甚至当这些事使你筋疲力尽时,又能怎样医治被服事者呢?

「我们这些服事者或许太过随传随到,以至于有太多的同在,太少缺席;太常与人在一起,太少离开他们;太多我们的影子,太少神与圣灵。」卢云举例,去医院或家庭探访后的离开,跟探访本身都是好的。因为被服事者想起探访的回忆,会带来安慰与鼓舞;而他相信,探访后的离开,使得神的灵能够以新的方式临在,带领被服事者更靠近神。(但未曾探访的缺席,则不会带来同等效果,因为从未到场也就没有所谓的离开)

祷告为事奉的核心

另一方面,卢云也提醒服事者:不仅要敢于透过缺席来服事,更要在祷告的独处与宁静中,谦卑自己,将焦点放在神身上而非自己身上──因为一切唯独恩典,因此我们就能从追求绩效的文化当中得以自由。如同耶稣不在乎祂是否达到群众的种种期待,包括医治、讲道、行神蹟甚至复兴以色列国,祂最看重的是与父神的关系,时常刻意从群众当中缺席、离开祂的门徒,单单只为不受干扰地与天父亲近祷告,这也是祂事奉的核心。

「祷告就是事奉。即使是与神独处,我们仍然在服事我们的教友、病人、学生。」
──卢云

「现今许多服事者都是极佳的讲员、能干的咨商者、好的计划管理者,但只有少数能安心地提供灵性指引给那些在生命里寻找神同在的人。」卢云指出:「唯有在祷告的宁静时刻,我们才能真正触碰对方的内心深处,并让人知道,神同在不断涌流的生命力。」当我们与神紧密相连,无论我们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同在或者缺席,我们整个人就是一个让人想起神的、活生生的记号。

Photo credit: waychen_c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