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為什麼對災難預言有高度興趣?

997

基督徒對災難預言有高度興趣?這是真的!全球皆然!不只台灣教會從「1995閏八月,中共攻打台灣」開始上癮不同災難的先知預言,美國各種先知更公開在電視談論大規模水患與火山爆發的種種預言,甚至出現過歐巴馬是最後一任總統,美國滅亡的誇張言論。

這些預言現在當然不攻自破,但在當時還是帶來不少人心惶惶。不只基督徒,只要在網路輸入「2019預言」,各種五花八們的災難預言就會出現眼前。自古以來,人類對於災難的恐懼從未停止,人性使然,無需大驚小怪,問題是,基督徒湊什麼熱鬧?

眾所週知,聖經就是一本災難預言書,清楚論述世界末日,耶穌本人更是直接預言地震饑荒與戰爭,更別說啟示錄裡不同號角背後的嚇人景象。然而,聖經並不是恐怖以及災難片,而是不折不扣的救贖之書。讀聖經帶來的是平安喜樂而非緊張刺激。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是有大量的基督徒熱衷於當代所謂先知提出的各種災難預言?甚至可以忽略這類先知常常號稱直接與上帝對話這種嚴重違反真理的荒謬,甚至屢次預言失真卻依然不乏追隨者?說到底,跟下面兩個原因非常有關:

1. 缺乏安全感

華人文化在幾千年皇帝的統治下長期缺乏安全感,威權的底蘊深厚地滲入親密關係與社會階層,連一般家長的管教都充斥著恐嚇與威脅,多數人的成長過程都伴隨著不安與忐忑,我們對於「未來」充滿著懷疑與不確定,愈愛我們的人就愈會替我們擔心,這種愛的語言跟聖經說的「愛裡沒有懼怕」幾乎背道而馳,難怪我們雖然信主,裡面還是充滿懷疑恐懼,導致一面唱著常常喜樂,靠主得勝,一面卻是窺探災難,終日惶惶於上帝何時會暴怒。這種吹口哨壯膽的信仰方式就成了不折不扣的精神寄托,也讓不斷槓龜的災難預言前仆後繼。

目前枱面上的教會領袖多半來自於戰後,成長的過程本身就挫折坎坷,對於災難以及威權式的審判很有同感,這一層背景,往往成了真理的迷霧,使我們不自覺踏入災難預言的陷阱甚至無法自拔。

2. 對神秘經驗的高度認同

怪力亂神一直是東方神秘宗教的主軸,不論算命風水或是養小鬼都是大家耳濡目染的民間故事,通靈更是家常便飯。就算儒家反對,神秘經驗依然在民間得到高度認同。神秘經驗依附於威權階級更是如魚得水,讓能人異士高人一等,這樣的背景也讓基督信仰蒙上陰影。

就算保羅強調「耶穌基督並十字架」,甚至明言「不要高舉恩賜」,但在實際的教會生活中,我們還是會發現會說方言的人以及看見異象的人,尤其是有醫病恩賜以及所謂預言恩賜的人通常享有較高地位。為了強化自己的權威,很多人喜歡聲稱直接與上帝對話,這樣的人在教會反而更受尊重,背後其實有濃厚的文化背景。

讓我們回到耶穌對災難與末日的態度,他傳遞的其實是平安的信息,他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顯然預言的目的不是彰顯先知的特殊地位而是帶來屬天的平安,平安來自於真理以及耶穌的十字架,所以耶穌才會說他已經勝過世界,還說在我們裡面的比外面的更大,最後更直白的說「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這些清楚的論述已經為災難定調。

聖經從來沒有鼓勵我們猜測災難的日期與方式,聖經說的儆醒也不是進防空洞躲轟炸機,最主要指的是敬虔度日。

耶穌用挪亞的日子來幫助我們明白「不要效法這個世界」,消費與享樂一直以來都是人類歷史的追求,聖經用「終日思想,盡都是惡」來形容。對照今天貧富不均,物慾橫流,只能說恰如其分。對基督徒來說「合神心意的生活方式」才是我們真正的追求。

探詢災難,不管是出於好奇或是不安,對信仰的本質都沒有真正的幫助。崇拜或是高舉這類先知也很可能是信仰的偏差。我們都同意這類的教導很吸引人甚至很有說服力,但是仔細對照聖經,其實大有問題,只是滿足人性的軟弱而已,但是在我們的文化背景下,確實令人很難抗拒。其實在高度興趣的背後還凸顯了一個最嚴重的問題,那就是「我們並不知道怎麼面對苦難」。

我們的文化底層是「逃避懲罰」,這正是我們對苦難的最深恐懼。我們跟亞當夏娃一樣躲起來,不敢面對自己闖的禍,我們善良而無助,不知道怎麼解決搞砸的事。大量接觸災難預言的資訊表面看起來好像幫助我們面對,消除心中莫名的恐懼,但是實際上對於活出神的樣式幫助有限。

聖經真正的教導是要我們穿戴全副軍裝,勇於面對現實,所有的災難都是「必須有的」,神所賜的不是膽怯的心乃是剛強仁愛謹守的心。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不要怕,這才是信仰的本質!

Photo credit: Ömer Ünlü CC BY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