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炫风吹得开教会传统?

8660

今年选举最令人吃惊的意外绝对是「韩国瑜炫风」,也被称为「韩流」。姑不论从选举角度如何定位这个事件,或是读者是否认同这个现象,但是身为基督徒必须认真观察,韩流揭露出的时代转变对于传统教会文化是否具某些启示?

首先,韩流揭示了「新世代来临」。韩流当然不可能推动时代往前进,但是他确实让大家看见「时代改变了」。这次选举的怪事就是蓝绿候选人都不希望党主席来助选,这应该是史上头一遭,因为大家都想跟旧势力切割。

这个情况有点儿类似以色列人出埃及,当年从埃及出来的最后都死在旷野,进迦南的是出生于旷野的新生代。同样地,当年领受宣教士的初代信徒都已经凋零,如今,教会的主力都是新生代,但是教会的文化背景乃至于组织架构是否都留在旧时代?教会领袖有没有意识到「时代不同」了呢?我们从布道到装备,甚至神学课程以及牧者养成是否还停留在上一个世代?

韩国瑜刻意跟传统势力区隔,但是却保有蓝营色彩,甚至还唱军歌跟国旗歌,这恐怕也让基督徒思考,我们在保持「真理至上」的同时,是否也该勇于走一条新路,新世代基督徒真的还要走当前主流教会的「增长」以及「成功神学」路线?

韩流带给教会界的第二个重大启示就是「请说民众听得懂的话」。虽然许多人批评韩国瑜只有口号,没有政见,但是很遗憾,台北丁守中跟高雄陈其迈认真论述政见的同时,却被认为「很无趣」。

这当然令传统政界担心,因为今年的选举几乎没有人在乎政见,从柯P到韩流甚至川普,这个时代在乎的只是「有趣」与「新鲜」,这种潮流当然不值得鼓励,但是这就是「时代」,多少高深理论的白皮书都比不上几句朗朗上口的庶民口语。如果韩国瑜真的意外当选,民众就要开始检验,口号的背后有没有实质支撑或者只是口水,真相总要水落石出。

信仰不也是这样?我们当然忌讳信仰变成口号,但是我们也要深思,讲一堆艰涩难懂的神学真的能够让神的国临到?是不是该让神学在背后支撑,然后我们有办法作出人家听得懂的福音。回顾耶稣的传道,他才十二岁就能在圣殿跟专业人士侃侃而谈,这种实力毋庸置疑,但是当他面对民众的时候说得却是浅显易懂。

基督徒能不能因应时代提出现代人能懂的福音论述?最有名的例子当属《耶稣比宗教大》这本书,当我们操作复杂的宗教仪式之际,能否聚焦于耶稣所说的「重生」?

即将临到的圣诞节是不是照例要让教会成为「年度人仰马翻」的节庆?我们能不能用「信仰不是宗教仪式而是生活方式」或是「信仰即生活」甚至是「让事业成为事奉」这种清晰的论述来带出完整的信仰概念,这恐怕才是当代信仰的挑战。

最后,韩流让人见识到「网路空军」的威力。「一瓶矿泉水」的战争之所以能够紧绷全台神经,靠的就是网路。

柯P已经证明过这一点,但那是在台北,资讯发达的地区,这次的韩流让人意外的是连高雄县的长辈都跟上了时代,不再仰赖传统地下电台,而是用line跟手机读取讯息,正因如此,韩流才会全面来袭,就算假新闻充斥也阻挡不了网路的趋势,来年即将登场的5G讯号会让人与人的沟通更快更完整,这是传统插旗子以及印文宣远远不及的。

这些年的网路文化确实对教会带来极大的冲击,也暴露出教会的反应迟钝,直到如今,许多教会还没有像样的网站,更别说整个教会的运作思维要网路化,所谓「网路化」落实来说就是下列几个方向:

1.教会重新定义。

过去的教会是「固定的人在固定的时间聚集于固定的地方做固定的事」,甚至连领袖都希望是固定的人担任直到退休,这样的思维势必走入历史。回归圣经,教会不是宗教财团法人而是信徒之间的关系,是「圣徒相通」,那恰恰是百分百的网路概念,所以新世代的教会观是没有围墙的,不在乎人数的,是资源流通的,是全球化的,我们称为globe church要取代local church,台语娴熟的戴继宗牧师(戴德生后代)更直接结合二者,创造「glocal church」这个新名词,表明教会区域性与全球性重叠的双重使命,每个教会都不再只关心自身人数而更关心神的国度。

2.教会运作更新。

既然教会的本质回归圣经,运作当然也随之全面翻新,要由传统的威权掌控与中央为主的思维转为成全圣徒的仆人思维。

网路时代不重视头衔只重视效能,美轮美奂的传统教堂只供人拍照而不具有多少实质意义,新世代信徒会花更多时间资源连结而不是建立自己的帮派势力。

韩流让民众意识到「空军会转为陆军」的时代来临,网路的连结可以带来实体的互动,看看三山造势的成功就可以知道。一旦教会理解「网路是为福音预备的」并且修正传统运作,「庄稼熟了」的时代就会很快来临。

全球教会正在面临转型,因此出现五个特征:

  1. 人数减少
  2. 年龄老化
  3. 制度僵化
  4. 观念老旧
  5. 反应迟钝

韩流来袭,基督徒不妨从中咀嚼!

(photo credit: 高雄选韩国瑜News

3 意见

  1. 看到牧师您近日的发文,就知道空军的影响力有多么厉害了!

    一个只会喊口号连自己户籍地的渔港都不晓得的候选人,叫作讲别人听得懂的话?

    那我也讲个让人听的懂的话,牧师,您的文章的圣经例子没人听的懂,您只要说,上帝会让您上天堂,只要相信就好,那么简单而已,不要跟我讲太细的圣经,没人听的懂反正现在的基督徒又蠢又笨。您以后的文章最好也不要提到任何圣经的地名,免得信徒、慕道友会听不懂喔!必将新时代的基督徒又蠢又笨嘛!

    既然您喜欢这样的论述,我这样讲您觉得适宜吗?您的刘粉是不是要起来攻击我了?

    唐崇荣牧师说:「我把听众看作最高级的,我只讲最好的道给大家。」

    您呢?

    祝福您在新时代中仍在信仰上站立的住!
    经营网路社群的牧师您,千万不要在网路时代自己迷失了而不晓得。

    • 我是不是刘粉随你假设,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你没抓到重点,并且你的论述除了断章取义唐牧师的话之外,没有任何圣经的根据,我想与刘牧师的文章是高下立判。

      再来,一个人连名字都要盗用,实在蛮可悲的。其他人会不会在网路上迷失我不知道,但恐怕你已经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