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型」基督徒也有出頭天?

4071

九合一選舉過後,「非典型」蔚為主流。典型藍綠幾乎全面遭到唾棄,現在連2020總統大選的民意都希望看見非典型候選人,非典型似乎正在把傳統政治組織送入歷史,藍綠不思改造,顯然前途黯淡。令人訝異的是,所謂「非典型」不但沒有走味反而形成另類濃縮配方。

以高雄選舉為例,一位藍營棄將用傳統綠營方式操作,居然帶來旗海飄揚的意外場面,這是任何傳統藍營戰將絕對辦不到的事。看起來,非典型是「立場不變,想法改變」。至於想法與做法改變之後會有何種效果,那就不強求,要緊的是,不要再把黨意凌駕民意,不再堅持過往的思維,不再迷信過去的戰術,讓事情自然呈現就好,接受所有的後果。

而這種後現代的歷史轉折會不會也帶入「非典型基督徒」並且帶來福音復興,讓人充滿好奇。那麼,我們要問,什麼是「非典型基督徒」呢?或許可以參考下列幾個特徵:

  1. 用淺顯易懂的對話代替高深神學。
  2. 不再追求名講員與特會轉而重視素人(一般弟兄姊妹)的靈命表現。
  3. 不再花那麼多時間從事教會活動也不再熱衷拉人進教會,對教會增長無感。
  4. 不再認為教會就是「固定的人在固定的時間地點做固定的事」的宗教組織,也不再看重宗派與堂會,轉而聚焦於平信徒之間彼此的互動。
  5.  對於在教會謀個長老執事頭銜興趣缺缺。

正因非典型基督徒很難再像上一代基督徒那麼投入教會,所以全球教會出現老化與退化,但其實,基督徒人數並未減少,說白了就是「教會外邊的基督徒比教會裡面的基督徒人數更多」。對照政治概念就是「藍綠黨員都減少,成為中間選民,但是中間選民其實各自具有基本的藍綠色彩,只要給予適當的刺激,那種藍綠本質就會被激發出來」。

傳統教會的運作其實很像政黨,受洗後成為會員就像入黨,月定奉獻就像繳黨費,長執會可以視為黨中央,同工會則是中常委,這種源自天主教的運作,對現代人來說確實漸顯疲態,而且愈到後來,獨立堂會的利益(人數與奉獻)會逐漸超越神國的拓展(黨意脫離民意),甚至出現大老(牧師與長執)權力鬥爭的畫面,這都讓一般人觀感不佳。結果就出現「我還是基督徒,但是對教會運作興趣缺缺」的非典型基督徒。

這類基督徒對傳福音還是充滿熱情,只是未必需要高層「遮蓋」,令他們痛苦的是「自己都不想去教會,何苦把別人拉進去?」但是要把朋友帶去哪裡?

於是,非典型教會也慢慢被催生,這樣的教會再次回到家裡或是咖啡廳以及其他彈性場所,他們沒那在乎牧師是誰(反正講員都在雲端)也未必要定時定點聚會,他們在網路社群互動頻繁,他們不想要傳統教會的執政包袱。

確實有少數傳統教會意識到這樣的轉變而開始轉型,多半是中年與青壯的教會,但是教會領袖到了60歲以上的教會通常比較難改變。

回到藍綠,基層民眾與黨內中生代都希望選舉結果可以帶來黨的改變,多數名嘴也都預言選後藍綠要脫胎換骨,因為時代趨勢實在太猛烈,只是,到目前為止,讓大家掉下巴的是,藍綠二黨顯然老神在在,讓民眾看不懂,只能讚嘆於「黨的堅固結構超乎想像」,最後會不會「含淚揮別」讓人拭目以待。

同樣的奇觀幾乎也正在教會界上演,現有的教會管理者明知問題嚴重,卻缺少改變的決心,多數教會甚至還在寄託於「下一任牧師」,完全無視過去幾十年來教會反覆出現的悲劇,熟悉教會運作的人都知道「沒有牧師,一起聘牧」就是一個教會最同心與和平的時期,一旦牧師真的來了,幾個月過後,就會有人挺他,有人反他,二年一聘過去,通常雙方人馬都願意再聘二年觀望,4-6年就是牧師陣亡正常週期,然後教會在傷痕累累的情況下重組聘牧委員會,開始另一段療傷止痛的同心期(通常2年左右)等到大家忘記上回的痛,就讓我們一起開始另一次痛,這種「典型」文化無怪乎會刺激出非典型信徒。

信徒需要領袖,這是聖經的教導,但是領袖的風格必然隨時代改變,偉大的摩西最好別進入埃及,讓約書亞扮演新時代領袖,雖然論能幹與資歷,約書亞遠遠不及。同樣地,非典型基督徒可能缺乏傳統教會的長期歷練,但並不表示他們承載不了歷史的重任。

馬丁路德500年前就提出「信徒皆祭司」,回顧歷史,500年來更像是在訓練祭司,如今,各教會的菁英是否該精銳進出,選擇非典型方式全力修補時代破口,或是依然進行派系鬥爭,爭搶權力?會不會我們也走到十字路口?

傳統教會能否轉型,鼓勵「約書亞們」彼此成全,或是最終讓信徒含淚告別,這或許將是許多人2019最關鍵的取捨。

2 意見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