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凱撒的歸凱撒

740

近年來常常聽到某些賢達在評論社會議題時,主張「政治的歸政治,體育的歸體育」,或「經濟的歸經濟,政治的歸政治」(當然還有引伸版的「麵包歸麵包,苓膏龜苓膏」),甚至基督教圈子內也有這樣的說法。我猜想,這用法應是源自新約聖經「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我無意從事語源學的研究或充當名嘴,然而這段經文的意義,在當下情境倒是十分適切的提醒。

按照馬太的敘事,耶穌最後一次上耶路撒冷去,刻意安排騎著驢駒,以先知預言所描繪的王者姿態高調進城,引起群眾前呼後擁夾道歡呼:「和撒那歸於大衛之子!」使得全城都驚動了。然後,耶穌又進聖殿「趕出所有在做買賣的人,推倒兌換銀錢之人的桌子和賣鴿子之人的凳子」。耶穌不只是擋人財路,他是在宣示主權兼清理門戶,聖殿的用途,他說的才算:「聖殿是禱告和敬拜上帝之處。」猶太官長領袖們當然不悅,挑戰他的權柄。

因此,耶穌咒詛無花果樹,一連講了三重比喻,警告他們:上帝的審判,要從以色列家開始了。耶穌的比喻故事,是希望聽的人可以從故事中找到自己,然而這些人在語意上是聽懂了,內心卻是剛硬的,他們恨的牙癢癢的,想要動手捉人,卻又懼怕耶穌的群眾基礎。

因此,才有後面這段故事。法利賽與希律黨人聯手,設下詭計要陷害耶穌。這群多年的敵人竟然可以聯手,原來「聯合明天的敵人,消滅今天的敵人」這套路自古就有。他們假惺惺的提問:「老師,我們知道你是誠實的,並且誠誠實實傳上帝的道,無論誰你都一視同仁,因為你不看人的面子。請告訴我們,你的意見如何?納稅給凱撒合不合法?」(馬太22:15~17)

這裡所提到的稅是殖民者羅馬帝國的人頭稅,繳納人頭稅是效忠於羅馬的表現,因此保守的猶太人不願繳納。所以,若耶穌回答「繳稅合法」,就惱怒猶太人,失去民間聲望,被控違背摩西律法。若耶穌回答「不合法」,則冒犯帝國,也是死路一條。這麼惡毒的詭計,這群人竟然可以說得如此溫良恭儉讓!
耶穌沒上當。

「拿一個納稅的錢給我看!」耶穌沒有這種納稅的銀幣,這群人倒是隨手拿得到。耶穌反問:「這像和這名號是誰的?」他掌握了話語權。他們回答:「是凱撒的。」那是一枚羅馬帝國發行的銀幣,除了有皇帝的頭像,錢幣正面的刻字宣示:「神聖奧古斯督的兒子該撒提必留,」背面的字是:「至高神的祭司。」

然後,耶穌說了那句千古名言:「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馬太告訴我們,這群人聽了「十分驚訝」,就離開了。很顯然他們都聽懂了。那麼,耶穌到底在說了什麼,讓這群人摸著鼻子走人?

第一種可能性,「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是在說,有凱撒形像的是錢幣,就給該撒,但有上帝形象的,是人,要奉獻給上帝。如此,人錢分流,間接承認凱撒有正當統治權,上帝子民可以既效忠上帝,又可以效忠皇帝,即「雙重效忠」。

然而,這種「政治的歸政治,宗教的歸宗教」的分裂思想,不可能是耶穌的意思。第一方面,政治、經濟、文化與宗教等是社會系統的不同面向,彼此連動,交織成一個有機的綜合體,無法簡單切割。

另一方面,這是第一世紀的以色列人無法接受的信仰。他們從亡國被擄巴比倫學會教訓,沒有「雙重效忠」這種腳踏二條船的事,那些想要同時敬拜雅威,又敬拜諸巴力的,是「淫亂」之罪,會惹動上帝的憤恨。因此,從被擄之地歸回之後,就不在敬拜任何有形的偶像,若有君王旗幟這類涉及偶像崇拜之物在聖殿區出現,可是會引發流血抗爭的。這也是聖殿外邦人區有兌換銀錢的攤位的原因,因羅馬錢幣有皇帝頭像與名號,不可在聖殿內使用。

第一世紀的猶太人每天生活的現實,是羅馬以「和平」之名所實施的恐怖統治。當從屬國的人民乖乖地繳稅金,來維持一個強大的羅馬時,才有所謂的「和平」,那些繳不出稅金的,「只有死亡與毀滅,拆毀城鎮,奴役居民,而強徵賦稅更導致小農地主只能棄地為奴與造反抗爭……帝國到處都能看見這種『和平』的結果:就在購買物品的錢幣上、城門上、寺廟裡、還有伴隨著帝國崇拜的凱旋遊行隊伍中。……這是用劍和血所打造的和平。」(華樂時、齊思美:《世界是耶穌的》,66~67)

所以,如果我們現在也以為虔誠的信仰不會干涉公共領域,神學與經濟、政治與文化無關,這樣的話,信仰就被政治馴化,而抱持這種「被摸頭」信仰的教會,其實成了帝國的俘虜⸺正好符合帝國的利益。(《世界是耶穌的》,125)

那麼,耶穌所說「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這句話大概得如此解釋:帝國的錢幣是王權的象徵,凡錢幣流通之處,就是皇帝統治的領域,人民以這些錢幣來交易的,就是接受皇帝的統治權,效忠於凱撒。因此,耶穌是在責備那些猶太宗教領袖,沒有效忠於上帝。侯活士說得好,擁有凱撒王權象徵的錢幣,已經是拜偶像了,「所有敬拜偶像的銀幣都應送回該撒那裡。因為,一個人不能事奉二個主。」

基督徒是宣認「耶穌是主」的群體,相信基督十架已經解構了世界上所有的權勢,他們的行動表明了「凱撒不再是主」,直接衝撞帝國的終極信念。所以,基督徒的日常生活,即便還無法完全不使用帝國的錢幣(無論是羅馬銀幣、台幣、美鈔,或RM幣),也該有意識地與帝國的偶像崇拜價值觀保持距離,包括語言的使用:「當教會內的用語,在敬虔外表的包裝下,對由偶像崇拜構成的文化提供正常的氛圍,因而充當一種斯文有禮的障眼法去掩飾在帝國的舒適生活,那麼,那樣的言語也是污穢的。」(《世界是耶穌的》,229)

身為基督徒,在這等候盼望基督從天再臨的日子裏重新反思耶穌的教訓:「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心情就不會是驚訝,更不是驚嚇,而應該是驚喜。因為我們深信,那軟弱無能十字架,是終極性的勝利。

Photo credit: Icarus Kuwait on Foter.com / CC BY-NC-ND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