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凯撒的归凯撒

1828

近年来常常听到某些贤达在评论社会议题时,主张「政治的归政治,体育的归体育」,或「经济的归经济,政治的归政治」(当然还有引伸版的「面包归面包,苓膏龟苓膏」),甚至基督教圈子内也有这样的说法。我猜想,这用法应是源自新约圣经「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我无意从事语源学的研究或充当名嘴,然而这段经文的意义,在当下情境倒是十分适切的提醒。

按照马太的叙事,耶稣最后一次上耶路撒冷去,刻意安排骑着驴驹,以先知预言所描绘的王者姿态高调进城,引起群众前呼后拥夹道欢呼:「和撒那归于大卫之子!」使得全城都惊动了。然后,耶稣又进圣殿「赶出所有在做买卖的人,推倒兑换银钱之人的桌子和卖鸽子之人的凳子」。耶稣不只是挡人财路,他是在宣示主权兼清理门户,圣殿的用途,他说的才算:「圣殿是祷告和敬拜上帝之处。」犹太官长领袖们当然不悦,挑战他的权柄。

因此,耶稣咒诅无花果树,一连讲了三重比喻,警告他们:上帝的审判,要从以色列家开始了。耶稣的比喻故事,是希望听的人可以从故事中找到自己,然而这些人在语意上是听懂了,内心却是刚硬的,他们恨的牙痒痒的,想要动手捉人,却又惧怕耶稣的群众基础。

因此,才有后面这段故事。法利赛与希律党人联手,设下诡计要陷害耶稣。这群多年的敌人竟然可以联手,原来「联合明天的敌人,消灭今天的敌人」这套路自古就有。他们假惺惺的提问:「老师,我们知道你是诚实的,并且诚诚实实传上帝的道,无论谁你都一视同仁,因为你不看人的面子。请告诉我们,你的意见如何?纳税给凯撒合不合法?」(马太22:15~17)

这里所提到的税是殖民者罗马帝国的人头税,缴纳人头税是效忠于罗马的表现,因此保守的犹太人不愿缴纳。所以,若耶稣回答「缴税合法」,就恼怒犹太人,失去民间声望,被控违背摩西律法。若耶稣回答「不合法」,则冒犯帝国,也是死路一条。这么恶毒的诡计,这群人竟然可以说得如此温良恭俭让!
耶稣没上当。

「拿一个纳税的钱给我看!」耶稣没有这种纳税的银币,这群人倒是随手拿得到。耶稣反问:「这像和这名号是谁的?」他掌握了话语权。他们回答:「是凯撒的。」那是一枚罗马帝国发行的银币,除了有皇帝的头像,钱币正面的刻字宣示:「神圣奥古斯督的儿子该撒提必留,」背面的字是:「至高神的祭司。」

然后,耶稣说了那句千古名言:「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马太告诉我们,这群人听了「十分惊讶」,就离开了。很显然他们都听懂了。那么,耶稣到底在说了什么,让这群人摸著鼻子走人?

第一种可能性,「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是在说,有凯撒形像的是钱币,就给该撒,但有上帝形象的,是人,要奉献给上帝。如此,人钱分流,间接承认凯撒有正当统治权,上帝子民可以既效忠上帝,又可以效忠皇帝,即「双重效忠」。

然而,这种「政治的归政治,宗教的归宗教」的分裂思想,不可能是耶稣的意思。第一方面,政治、经济、文化与宗教等是社会系统的不同面向,彼此连动,交织成一个有机的综合体,无法简单切割。

另一方面,这是第一世纪的以色列人无法接受的信仰。他们从亡国被掳巴比伦学会教训,没有「双重效忠」这种脚踏二条船的事,那些想要同时敬拜雅威,又敬拜诸巴力的,是「淫乱」之罪,会惹动上帝的愤恨。因此,从被掳之地归回之后,就不在敬拜任何有形的偶像,若有君王旗帜这类涉及偶像崇拜之物在圣殿区出现,可是会引发流血抗争的。这也是圣殿外邦人区有兑换银钱的摊位的原因,因罗马钱币有皇帝头像与名号,不可在圣殿内使用。

第一世纪的犹太人每天生活的现实,是罗马以「和平」之名所实施的恐怖统治。当从属国的人民乖乖地缴税金,来维持一个强大的罗马时,才有所谓的「和平」,那些缴不出税金的,「只有死亡与毁灭,拆毁城镇,奴役居民,而强征赋税更导致小农地主只能弃地为奴与造反抗争……帝国到处都能看见这种『和平』的结果:就在购买物品的钱币上、城门上、寺庙里、还有伴随着帝国崇拜的凯旋游行队伍中。……这是用剑和血所打造的和平。」(华乐时、齐思美:《世界是耶稣的》,66~67)

所以,如果我们现在也以为虔诚的信仰不会干涉公共领域,神学与经济、政治与文化无关,这样的话,信仰就被政治驯化,而抱持这种「被摸头」信仰的教会,其实成了帝国的俘虏⸺正好符合帝国的利益。(《世界是耶稣的》,125)

那么,耶稣所说「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这句话大概得如此解释:帝国的钱币是王权的象征,凡钱币流通之处,就是皇帝统治的领域,人民以这些钱币来交易的,就是接受皇帝的统治权,效忠于凯撒。因此,耶稣是在责备那些犹太宗教领袖,没有效忠于上帝。侯活士说得好,拥有凯撒王权象征的钱币,已经是拜偶像了,「所有敬拜偶像的银币都应送回该撒那里。因为,一个人不能事奉二个主。」

基督徒是宣认「耶稣是主」的群体,相信基督十架已经解构了世界上所有的权势,他们的行动表明了「凯撒不再是主」,直接冲撞帝国的终极信念。所以,基督徒的日常生活,即便还无法完全不使用帝国的钱币(无论是罗马银币、台币、美钞,或RM币),也该有意识地与帝国的偶像崇拜价值观保持距离,包括语言的使用:「当教会内的用语,在敬虔外表的包装下,对由偶像崇拜构成的文化提供正常的氛围,因而充当一种斯文有礼的障眼法去掩饰在帝国的舒适生活,那么,那样的言语也是污秽的。」(《世界是耶稣的》,229)

身为基督徒,在这等候盼望基督从天再临的日子里重新反思耶稣的教训:「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心情就不会是惊讶,更不是惊吓,而应该是惊喜。因为我们深信,那软弱无能十字架,是终极性的胜利。

Photo credit: Icarus Kuwait on Foter.com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