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社區是這個世界的希望

成都秋雨之福歸正教會王怡長老訪談摘錄(上)

1728

【編按】自去年2018年12月9日,中國當局對其成都秋雨之福教會(現已改名為「秋雨聖約歸正長老教會」)的大逮捕以來,首先被拘留的教會牧師王怡,不僅被當局以針對政治異議人士和政治活動人士的「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至今也仍然下落不明。

事實上,秋雨之福教會所做的事工,如同世界上信仰自由地區的教會一樣:傳福音、佈道、栽培門徒、拓植教會。王怡牧師一家過去亦時常來台,與台灣的許多教會、福音機構有所團契與交通。為了讓台灣的教會更多地認識這位在基督裡,勇敢面對各樣逼迫的中國牧者,本論壇特別摘錄了2011年由作家余杰對王怡牧師的訪談,分成三次刊出。

王怡簡歷

王怡,1973年出生於四川三台。原成都大學法學教師,憲政學者和基督徒作家。曾任九鼎公共事務研究所研究員,獨立中文筆會(ICPC)理事、副秘書長。2005年信主後,帶領家庭聚會。2008年12月辭去教職,蒙召全職服侍。2009年7月,在成都秋雨之福教會被選立為教導長老。

王怡曾入選《南方人物週刊》「影響中國的五十名公共知識分子」。也多次應邀在海內外各種教會、機構的研討會、特會和講座中擔任講員。信主前,出版過隨筆集《載滿鵝的火車》、《不服從的江湖》,法學論著《憲政主義:觀念和制度的轉捩》及自印文集《美得驚動了中央》、詩集《秋天的烏托邦》等。

信主後,在媒體開設看電影、談信仰的專欄,出版文集《天堂沉默了半小時》和《我有平安如江河》。近年來,另有譯著《自由的崛起:十五至十七世紀加爾文主義對西方五個政府的影響》,自印福音性文集《與神親嘴》以及2010年秋雨之福教會每週牧函《靈魂總動員》等。

從高高的書架上摔下來的那一刻認識神

王怡:在我歸正的過程中,有三句聖經的經文,好像步步為營的,引領著我。

2005年4月,在我家開始了一個聚會,幾個月後蔣蓉受洗。我參加聚會兩個月後,還是沒有信心,也沒有悔改。我既沒有獨自一人開口禱告過,也沒有一個人唱過讚美詩。有一天,我站在高凳子上,去拿書架上接近屋頂一層的書,突然從上面摔下來了。當時我躺在地上,血流不止,莫名其妙的就開口禱告了。腦海裡冒出一句讀過的經文:「兩個麻雀不是賣一分銀子嗎?若是你們的天父不許,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們的頭髮,也都被數過了。所以不要懼怕,你們比許多麻雀還貴重。」(《馬太福音》10章29至31節)。很久以前,我讀自由派神學家的書,提到對加爾文的評價,說他認為,世界上沒有任何一件事是偶然的,沒有一件事是不在上帝主權掌管之中的。當時我就想,我一兩百斤啊,相當於好幾百隻麻雀。如果一隻麻雀掉下來,都有神的主權掌管,那我掉下來是什麼意思?這是我信主的開始。就是對上帝的主權和奧秘的掌管,充滿莫名的敬畏,第一次開口禱告,第一次獨自唱讚美詩。

我的信主歷程,主要是對知識分子這個身分的不斷的悔改。這個悔改達到最高峰時,是我讀到詩篇5篇的一句經文:「你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那一次,我打開電腦,發現自己的文章已超過200萬字。我當時就想,神啊,如果我這輩子賣了200萬斤豬肉,我的罪或許沒有這麼大;但我寫了200萬字啊,要麼是字字珠璣,要麼是字字殺人啊。文字是要影響人的靈魂的。一個不知道真理的人大聲說話,好像所說的就是真理,那我是該死200萬次的人啊。這句經文讓我停了很久,想了很久,悔改了很久。對我的自我期許產生了最後的、完全的破碎。我不過就是一個罪人中的罪魁。

余杰:這種反省是非常寶貴的。在中國文化中,士大夫以天下興亡為己任,以個人良心為最高判斷標準,最缺乏的就是自我反省和自我質疑的維度。這也是我們傳福音的時候,在知識分子群體遇到的最大障礙。他們常常說,基督教是好的,利國利民,但我個人不需要,我可以獨自建構一個自給自足的系統。但是,這個系統靠得住嗎?人的良知靠得住嗎?你以為自己在行善,焉知不是在作惡?

王怡:是的,自我是一個偶像,沒有自我的破碎,就不可能信靠神。對知識分子身分的悔改是公共性的,指向的是「今生的驕傲」。還有私人性的,指向的是「眼目的情欲,肉體的情欲」。我愛自己的妻子,我們從幼稚園開始同學,高中開始戀愛,我們的愛情沿途都被周圍的人稱讚。我也忠於婚姻,沒有在身體上背叛妻子。然而,我也一樣在網站上看過色情圖片,我也如耶穌所說,對婦人動過淫念。你是知識分子,你是學者,你是作家,這些人前的榮譽和身分,其實一點都幫不了你。道貌儼然,內心污穢,別人不知道,難道在神面前你自己也不肯承認嗎?

另一種驕傲呢,就是在私人生活上的,道德主義的驕傲。以為自己比別人聖潔。但是,信主之後,我發現真正的改變,真正的對墮落的情欲的勝出,並不是靠道德的約束,而是在基督裡,內心的情感漸漸被聖化。經過幾年的侍奉,今天當我在教會看見一個年輕姊妹時,我開始體會到一種非天然的、卻是真實的情感,就是她真是我的姐妹,真是我的女兒。其實,人們儘管都會受到性的誘惑,但通常來說,大多數人都會對自己血緣的姐妹和女兒保有一種美好的情感,而不會生出邪念。那麼,為什麼我們會對其他異性生出邪念呢?不就是因為其他的女性跟你沒關係嗎。換言之,恰恰不是愛,而是冷漠,才產生了性的試探。

所以,你只能在基督裡,才能勝過情欲的試探。而在基督裡的含義之一,就是在一間具體的地方教會,建立美好的、聖徒之間的「神聖家族」的情感。首先,你必須先在主的教會,看到你的姊妹們時,開始將她們當作在基督裡的真正的母親、姐妹或女兒;然後,當你看見世上的異性時,你的情感才可能慢慢被聖化和被祝福。換言之,上帝在教會生活中,扭轉你裡面的情感的樣式,養成你的聖潔情感,讓「福音」成為一切異性關係的磐石。眼目的情欲才得以勝過。這是我很深的一個體會,我越服侍主的教會,我個人的生命就越蒙受祝福。為什麼我曾經走在街上,會對一個異性生出邪念?因為我不曾跪在上帝面前,為她禱告過。

余杰:謝謝你的坦誠。真正的信仰,必然改變人的思維方式和情感方式。很多基督徒知識分子,最多走到這一步也就停止了,最多也就是教會中的「消極會友」。但你卻很快走向全職侍奉之路,神是如何帶領你邁出這一步的,你又是如何尋求神在你身上的呼召的?

王怡:那一次從梯子上摔下來的經歷,帶領我剛一信主,幾乎就是一個加爾文主義者。我相信上帝絕對的主權,不但掌管我裡面的一切,也掌管我外面的一切。基督教信仰是一個完整的世界觀。基督在十字架上,贖回了一個敗壞的世界。這是真的「一寸山河一寸血」。宣傳部門有所謂「五個一工程」,每年評一本好書、一部電影、一首好歌等。信主後,我就用這「五個一」來尋求神在我生命中的旨意。

所謂的「五個一」就是:一位上帝,一位妻子,一間教會,一座城市,一分呼召。信主後,我的尋求和掙扎主要在後面三個,「秋雨之福教會」,「成都」,和「傳道人」。這三者最終確定了我一生的使命。之前,我覺得神對我的帶領是繼續做公共知識分子,作為自己的教師、學者和作家的身分(或者地位),這些都是我駕輕就熟的事,老實說,也是功成名就的途徑。以及,也是十分有安全感的選擇。基本上不需要你放棄什麼,只要沿著軌道繼續走就好了。我原以為,神並不要我在教會全職服侍,我只是帶職服侍,寫作對我來說才是最重要的。寫作的成就對一個像我這樣的知識分子來說,實在勝過其他一切的成就。但我這個如意算盤,後來卻慢慢被破碎了。

2007年年底以來,我開始尋求全職傳道的呼召。2008年5月2日,我們教會的退修會受到宗教局衝擊。我們拿到書面的行政處罰決定後,決定提起行政覆議和行政訴訟,嘗試用合法、得體的方式向政府表明:我們的聚會不是非法聚會。5月11日是主日,那天教會宣佈了20天的接力禁食禱告。但第二天汶川大地震就發生了。禱告的主題變成了大地震。

我想,沒有末世感和末日感的基督徒,是最不健康的基督徒。感謝神,藉著地震帶給我極強的末世感。地震之前我以為神對我的呼召不清楚,地震之後我才發現,其實他的呼召一直都很清楚,是我自己一直有障礙。我對經濟的壓力,對未知的道路,對公共知識分子、作家和教師身分的難以割捨,都阻攔了我的正確回應。但是,地震一來,你親眼看見自己的房子在你面前搖動,你大叫一聲,「不動產」是一個多麼荒謬的詞語。大地一搖,你30萬的房子就只值3萬了。你500元的西裝就只值5元了。那一刻,對末世的焦慮更深的進入我的內心,讓我承認我在這個地上真是寄居的,我一生要做的一切,都必須指向這一切結束的那一天。

我從樓上下來後,看見所有人都到了大街上,整個城市就是一座難民營,所有人都活在恐懼中。我心裡喊出的第一句話就是:主啊,我們要怎麼交帳?你在四川的兒女,你在成都的教會,要怎麼交帳啊?我就發短信給所有人。手機裡也有幾個宗教局幹部的電話,我也發給他們,安慰他們。我不是要趁這個機會做「福音統戰」工作,我知道那時候所有人都在恐懼之中,我必須安慰他們,因為我是上帝的兒女,我有這個職分。我必須安慰他們,因為這是天父的世界。我們是治理這地的。我們沒有什麼實際的權柄,但我們用神大能的話語來治理這地。也有宗教局幹部給我回短信表示感謝。

接下來幾個月,神的呼召在我心裡越來越肯定和迫切。讀經時,神又給了我第三句話,《提摩太后書》二章四節說:「凡在軍中當兵的,不將世務纏身,好叫那召他當兵的人喜悅。」我省察自己,雖然已在軍中當兵,卻還是捨不得世界,要偷跑出去做點小生意。九月開學後,上了第一周課,我回家對妻子說,我已無法集中精力上課了,我不能再等,必須辭職。

以前我也想做一個基督徒學者、基督徒作家。這些都很寶貴,好的基督徒商人、基督徒醫生,基督徒職員。但今天的教會,最缺乏的還是丟了漁船、甘心上路的傳道人。未來的二三十年,中國必將經歷社會、政治和價值觀的全面轉型。我相信,我也盼望,從地方教會的講壇所發出來的聲音,將成為這個時代的最強音,這是神給我的呼召。

余杰:在中國,教會和傳道人都處於「地下」或「半地下」狀態,有多少人會認為「牧師」或「傳道人」是一個正當的、具有「合法性」的職業呢?

王怡:我作了傳道人後,才瞭解這種邊緣性。有一次我需要填一個簡歷,表格中有職業一欄。家庭教會的傳道人豈不是「非法職業」嗎,沒有政府頒發的「傳道證」啊。那時,我心中軟弱,滿有顧慮,就填了「作家」。後來我良心不安,就在主面前自省、悔改。環顧四周,有多少人在偷偷做基督的門徒,又有多少家庭教會的傳道人也在悄悄做傳道人,有多少教會的執事、長老,他們的身分隱藏得如同秘密會社中的大哥一樣?我在一些主內的聚會或講座中也遇到過,一些與會者明明是家庭教會的帶領人,但他們都使用譬如經理、職員、教師的身分,全然不提教會的聖職。你說「天王蓋地虎」,他不對「寶塔鎮河妖」。我很傷心,但我自己也是這樣啊。在簡簡單單的一分簡歷上,第一,我虧欠了上帝的呼召;第二,我背叛了自己服侍的這一群聖徒。家庭教會很可悲,傳道人就更可悲了。保羅說「不以福音為恥」,而我們脫離這羞恥,都還有很遠的路要走。

余杰:在這個過程中有過動搖、害怕嗎,畢竟家庭教會還在受逼迫?

王怡:回想2004年,我開始慕道,以法律人的身分參加了幾個重大的家庭教會受逼迫案件的調查、寫作和訴訟。換言之,上帝呼召我傳道之前,先讓我觀看了一些受迫害的教會。免得我以後上了船,才說不知情。後來學校停了我一段時間課,也不能在媒體發表文章了。有人打匿名電話,騷擾我和妻子,去老家調查我的父母。用一些小動作恐嚇我們,離間我們。這些外在的壓力、國保的騷擾、經濟上的困難,曾讓我處於恐懼之中。不是害怕坐牢,而是不知道未來。我那時也有一種自由主義者的「殉道」情結,也做好了被抓、坐牢的心理準備。但我對世俗的自由主義作為生命根基的懷疑,也是從那時開始的。

後來我回答一個朋友,說關於「殉道」,基督徒和人文主義者的區別是什麼。基督徒看重的是後面這個「道」,所以他甘心去「殉」。但人文主義者看重的是前面這個「殉」,因為殉的本身,賦予了自己價值。前者是信仰,是「道」賦予了「殉」以價值。後者是道德主義,是「殉」賦予了「道」以價值。所以我處在信仰的困惑中,就不斷問自己:你究竟為著什麼樣的「道」而「殉」呢?孔子說,朝聞道,夕死可矣。但你是不是真知道你所殉之「道」呢?回想那時的勇敢,其實是以行為稱義的悲壯感。你害怕是不自由,你說老子不怕,也是不自由。只有「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你們就真自由了」(《約翰福音》八章三十六節)。

如果是「道」決定了「殉」,而不是「殉」決定了「道」。那麼我雖不知自己將來是否軟弱,又會在何時、何處軟弱,但現在我憑著信心說,我放心的知道一切都在上帝掌管之中。信主以來,我一直都有一個很清晰、強烈和持久的異象,就是今生必有一場牢獄之災。既然我信主的開始,是從書架頂層掉下來。那麼如果主的意思,是要我用一輩子的時間和經歷,來完成這個從摔倒到讚美的動作,我也甘心願意。我知道裡面的老我始終軟弱、卑微,所以我不求主使我一生不遇見軟弱,跌倒和恐懼,我只求主使我今後經歷這些時,一生不離開聖徒的團契。

(photo credit: 秋雨圣约教会FB粉絲頁

1則評論

  1. Christian titles are not positions but functions. The Lord does not want us to be sons of serpents but He does want us to be wise as serpents. You can function as a pastor in the political or entertainment arena but you don\’t need to have that title. You can function as a teacher, evangelist, apostle, and prophet in any sector of the society but you don\’t need to have those titles. I do not agree with these comments: \”環顧四周,有多少人在偷偷做基督的門徒,又有多少家庭教會的傳道人也在悄悄做傳道人,有多少教會的執事、長老,他們的身分隱藏得如同秘密會社中的大哥一樣?我在一些主內的聚會或講座中也遇到過,一些與會者明明是家庭教會的帶領人,但他們都使用譬如經理、職員、教師的身分,全然不提教會的聖職。你說「天王蓋地虎」,他不對「寶塔鎮河妖」。\” Do not judge these people! They are hidden for a reason! In Mark 16:15 Jesus said: 他又對他們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萬民:原文是與一A.的κτίσις一致,指一個「權威體系」或「政府」,即被造的行動,或與一B.一致,指制度或權威本身)聽。(https://bible.fhl.net/new/s.php?N=0&k=02937&m=). The Lord wants us the to preach the good news to any places of influence and establish churches right there with Godly mindset, instead, we bring people to churches and they become powerless!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