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关系让生命活得耀眼

411

活得耀眼没有标准

社会关怀目的之一是让生命活得耀眼,这是我从以赛亚书35章得到的领受。虽是如此,但这段圣经也令我有一定疑惑。例如,生命活得耀眼是否就等于玫瑰绽放,朵朵繁茂?生命活得耀眼是否就等于在沙漠就有江河涌流?生命活得耀眼是否就等于盲人的眼睁开、聋子的耳开通、瘸子跳跃如鹿?是否这问号要指出谁决定活得耀眼的内容,又为何我们要接受这界定。

事实上,撤哈拉沙漠的美正是它的沙漠,变成江河涌流的沙漠是悲剧。玫瑰的美不需要朵朵繁茂。同样,有身体障碍的不需要没有障碍才可以活得耀眼。相反,很多跑得和讲得的并不活得快乐。活得耀眼或许有其客观性,但如何活得耀眼是每个生命的选择和自由。

因有盼望和想像,生命活得耀眼

那么,以赛亚书35章如何让我们认识生命活得耀眼呢!

第一,我们要承认圣经作者的时代对身体障碍持负面态度的,因为他们的世界观是简单二元论,即只有正常与不正常。又在自然环境的恶劣下,水源是重要的,所以,他们不会欣赏沙漠。但若对身体有更多认识和有充足自然资源的话,身体障碍和沙漠就不需要被否定。所以,我们会说,身体障碍不是残障(disabilities),而是不同能力(different abilities)。

第二,若我们将以赛亚书34与35章一并读时,我们就发现34章是对压迫者以东的审判,35章是对受压迫的以色列人拯救。例如,34:9说,「它的河水要变为柏油,尘埃变为硫磺」、34:13说,「以东的宫殿要长出荆棘,城堡要生长蒺藜和刺草」,而35:7说,「火热之地要变为水池,干渴之地要变为泉源」。在此,圣经作者选择从社会弱势者角度讲生命活得耀眼。

第三,选择以具体和生活际遇描述上主的拯救与应许是当时的理解方式,但重点是其象征意义,即上主是我们的盼望、我们的生活想像。所以,以色列人没有因为这些具体承诺没有全面发生而放弃对上主的盼望。那么,问题一:盼望和想像如何可以令生命耀眼?问题二:我们如何可以让社会弱势者有盼望和想像而使他们自由地活得耀眼?

盼望与想像的失落

盼望与想像让人可以走出既定框框看事物,并有能力实现这看来不实际的想像。盼望与想像让人看见可能,甚至自己成为可能。在盼望与想像里,限制可以被质疑,甚至被迁移,因为限制从不是不变的真理。然而,人渐渐失去想像力,因人被自己将限制视为不变真理限制了,也被生活习性驯化了。弱势者与富有者也不愿意离开安舒区。

其实,我们的社会很矛盾。一方面,我们很想社会充满想像力,因为这是社会更新的动力;另一方面,我们却限制人们的想像力,因为代表既得利益者的社会不愿意因此被挑战而令他们的利益受损。学校和教会就是一例。我们知道生态破坏的严重,但却不愿意因此而想像另一生活可能性。

我们知道居住从不是一个拥有房子的课题,但我们似乎不愿意拒绝这想像,以致在投诉脱离负担能力的高楼价时,我们仍一掷千金。香港政府提供大湾区社会生活想像,但这想像却没有提及法治、人权、自由教育。这是想像还是消灭想像?说回来,甚么令人不敢想像、失去想像?懒惰吗?贫穷吗?恐惧吗?身心障碍吗?还是权力和财富吗?

成为一个有盼望和想像的群体

生命活得耀眼,因为人有盼望和想像力,也因为人生活在一个有盼望和想像力的社群。那么,我们的教会曾为这社区提供甚么盼望和想像?甚么盼望和想像引导教会事工呢?此外,有需要者接触我们的教会和社会服务经验到甚么生活的盼望和想像,以致他们可以自由地活得耀眼。

同样,富有者和当权者是否从我们的教会和社会服务的盼望和想像经验到为他者的意义吗?我们是一个有盼望和想像力的社群并不是自视过高,因为我们被上主救赎了,靠着圣灵,向周边见证由上主救赎而来的盼望和想像。

我们不需要为别人订下想像内容,但要缔造条件,即盼望与想像,让人可以自由地想像如何活得耀眼。这是教会设立社会服务的目的,也是从事社会服务者的使命之一。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