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與神貧:論教牧收受禮物

874

近日一樁有關一名牧師與一名教友的爭論,焦點之一是這名牧師有否利用教友對他的信任而濫用之,欺騙這名教友的金錢和其住宅單位。誰是誰非留待法庭判決,但這事件帶出若干有關對教牧工作的思考。

教牧的尊敬

教牧主要工作場景是教會。教會是基督的教會,所以,教牧很自然被視為上主僕人,甚至有些教牧以上主代言人自居。縱使信徒接受信徒皆祭司,也接受事奉上主沒有聖職與世俗之分,但信徒對教牧總存有一定尊敬和仰慕。可能因教牧的敬虔生活是信徒嚮往,但他們卻做不到,所以,對教牧的尊敬是信徒對自身內疚的補償。至於教牧是否真如信徒相信過著敬虔生活,但信徒就是這樣假設和相信。信徒給予教牧的信任無形中降低他們對教牧的批判性,並將自己成為從屬者。

此外,透過教會的權力制度和由此建立的神學傳統,教牧身份更自成一格,合理地遠離信徒監察。這特別在主教制、教牧必然是堂會董事會主席的教會為甚。所以,每當有教牧犯錯時,信徒多會顯得驚訝,但多傾向相信教牧和以保護心中理想為由,保護教會名聲,隱瞞事件。

查實,一位值得我們尊敬的教牧,不是因為他是教牧,而是忠心於上主,並委身於服務弱勢者。這也適用於對任何工種的評論。所以,若牧者懶惰、搬弄是非、戀棧權勢、利用職權行騙的話,我們不須因上主,姑息他們,因為姑息犧牲了公義。當然,有牧者投訴,他們已淪為雇工,沒有得到我以上所說的尊重。這是事實,也是鐘擺到另一極端。

另一個教牧得到尊重的理由,因為他們的待遇相對地低。這反映他們一種犧牲精神。坦白說,低收入人士大有人在,但他們卻得不到如教牧般的尊重。所以,低收入不是因為個人沒有競爭力,而是因為這是個人的選擇。這是神貧。為了服務眾人,願意領取低薪是可尊敬的。

但換一個角度,教牧之所以得到尊重,因為他們竟然會這麼傻和認真做這份低收入工作。所以,尊重也可因鄙視而來。說回來,神貧的實際運作帶出一些問題。第一,有教會以神貧為由,欺壓教牧,不提供合理待遇。這是正義嗎?第二,教會沒有因神貧而成為貧窮人教會,反而花錢建立宏偉教堂。這是真正相信神貧嗎?第三,面對生活壓力時,經歷過神貧的教牧可能會濫用權力,為自己打算。這解釋高薪養廉有其重要性。

教牧的可憐

基於教牧形象靠賴神聖與神貧建立,大部份信徒傾向對教牧有多點照顧和優待。例如,有些基督徒開設的公司會給教牧折扣、有教會會友送花膠、人蔘等禮品給教牧、也有教會會友以愛心名義奉獻金錢給教牧。曾作為教牧的我,曾有一青年人送給我一對皮鞋。查實,這些都是信徒對上主僕人的關懷,沒有賄賂成份。那麼,教牧可以接受?教牧是否會刻意利用信徒對他們的關懷,從中尋求更多個人利益?雖然教牧接受禮物甚少牽涉賄賂,但如何避免濫權、如何避免製造會友對教牧的倚賴。教會宜適合製訂收禮規則。

查實,信徒給教牧的照顧是因尊重教牧還是可憐教牧?或許,教牧無從得知捐贈者的真正心意,但教牧可以不須事事尋求優惠,也不須一定要接受禮物,因為低收入的教牧比很多低收入人士還要好呢!教牧生活可能很可憐,但不需被可憐和尋求被可憐。教牧要認識清楚,他跟一般人一樣,沒有須要特別被照顧。只有如此,教牧才不會扮可憐,也不樂於此。

當教牧以為事奉上主的人生終會有好結果時,他們就會很自然認為信徒對他們的照顧是天使的行動,毫無懷疑接受信徒好意。查實,教牧跟一般信徒一樣,都同樣面對生活現實的困難。為何有行乞的信徒,沒有行乞的教牧呢!難道上主只厚愛教牧嗎?教牧可以有不濟晚年,但若這不是因個人因素導致,作為雇主的教會要反思:是否做了教會應做的責任?例如,有教會為其退休教牧提供廉價平房。

教牧是上主恩典流通管子,不應是利益受惠者。教牧可以為有需者,向有額外能力者尋求協助,但教牧絕不可以讓自己成為受惠者,因為教牧要知道他在權力關係中,他站在優勢之一方。例如,他們站的位置,使他們讓人知道他們的需要。當敝教會牧師收到愛心奉獻時,她會向董事會報告,將捐款捐給教會,並向會眾報告,建議會友對她的捐款轉為捐給教會。當然,教會也要思考:是否有虧待牧師呢?

以上考慮主要是避免濫權和高度透明。只有這樣教牧才值得尊重,也是神聖所在。

(原刊於《時代論壇》,2019年3 月7日,蒙作者允准轉載)

前一篇文章一個不做孤星的理由
下一篇文章5G時代,教會該改版了
龔立人
英國格拉斯哥大學哲學博士,現任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副教授、香港基督徒學會義務總幹事。主要教授課程包括公共神學、基督教倫理、宗教與社會及生命教育。認為教會是一個政治實體,其責任是向世界見證上主國的價值。所以,教會是一場參與轉化世界的政治運動。牧者是政治家,宣揚上主國、建立以教會為基礎的地方工作、培養信徒的心之習性。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