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時代,教會該改版了

3632

5G時代翩然來臨,教會將面臨空前危機!5G之所以不斷引人注目是因為所有專家都預測比4G快100倍的5G將為人類現有生活方式帶來極大的改變。歷史舞台固然高潮不斷,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幾次關鍵性的幕落再起確實出現轉折,例如工業革命把人類帶入機器的時代,宗教改革挑戰了理所當然的威權制度。而這一次,5G搭配著人工智慧,讓人對未來充滿期待。

基本上,我們可以用最粗略的圖表帶大家回憶一下過去40年的科技發展。

1G 2G 3G 4G 5G
1980-1990 1990-2000 2000-2010 2010-2019 2019-
類比時代 數位時代 手機時代 智慧型手機 人工智慧

以10年為一代的分類當然不精準,但是卻淺顯易懂。在日新月異的今日,誰還記得沖洗底片的日子?更別提許多讀者年輕時的「隨身聽」?現在就算人家送你剛發片的CD,恐怕都不見得找得到播放器。

還記得農業社會的腳踏車滿街都是,但2019的時代幕簾升起迎接的已然是無人駕駛的電動車以及3秒下載一部影片的螢幕可折疊手機(就是把現有手機像書本翻開一樣就立即變成平板電腦)還有一大堆令人瞠目結舌的科技。但若我們現在立即切換鏡頭,把焦點轉向教會,請問大家,這40年來教會有哪些改變?

我們再用圖表對比,大概會得到以下答案。

傳統詩歌(鋼琴) 敬拜讚美(樂團與敬拜團)
傳統詩歌本 投影片
莊嚴肅穆 活潑熱鬧
師徒制牧者培訓 神學院四處林立
週六有青年團契 週六休閒度假去
固定的人在固定時間地點做固定的事 流動性大幅增加
小型教會居多 大型教會增加
教會像大家庭 教會像大賣場
用電話聯繫 用網路聯繫

雖然很多朋友會說現在的教會跟以前差別很大,但是跟時代的轉變相比,教會已經是一個非常穩定的系統了。因此,在5G之前,基督徒確實尚有一點兒條件緬懷過去,甚至可以努力傳承那個美好的年代。

遺憾的是,5G即將為舞台更新佈景與燈光,舊有裝潢儘管昂貴精緻並且依然堪用,但若不面對現實,傳統教會不是凋零就是成為令人珍惜與不捨的博物館,對於「往普天下去傳福音」這個本質毫無助益。要釐清教會何去何從以前,還是要回到教會的本質。

依照聖經的教導,教會既不是建築物也不是非營利組織,更不是同鄉會也不會是政黨,教會是:

1.彼此相愛的實踐
2.信仰成長與分享的園地
3.見證真理,傳揚福音的族群
4.聖徒相通的柔性團體(全球只有一個聖而公之教會)

如果我們回到這個初衷,我們會赫然發現,從1G到5G(甚至將來無限代的NG)根本無礙於教會本質,甚至運用得當還可以促成教會活化,讓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真正讓現有教會岌岌可危,迅速凋零的主要原因其實有「外」與「內」二個因素:

1.科技化之下的人心脆弱
2.教會自身的停滯不前與僵化思維

這二個因素的交錯影響之下,基督徒被邊緣化為一群離群索居的人。

正因科技化與後現代的交雜,讓人心快速轉變,傳統價值與道德還有家庭都跟全球冰山一樣快速崩裂,造成基督徒完全來不及跟時代對話,於是在維護真理之時,被誤解為保守過時,跟時代的溝通發生重大決裂。許多有志之士在挫折無助之餘只能退守教會圈保住命脈,結果卻令人更加反感,讓教會更加孤立。

教會與社會的誤解已經是當前全球教會棘手的難題(在性別議題上最為明顯),這樣的艱難不但沒有帶來基督徒內部的同心反而讓內部矛盾更加擴大(社會議題帶入教會之後幾乎都以分裂收場)。之所以如此,恰恰凸顯出教會本身的僵化老舊。

所謂「僵化老舊」指的是「體制」與「論述方式」而非在真理本身的妥協(若堅持真理被認為是老舊,教會就失去存在的意義)要談教會內部問題一定要先回到教會的背景。由於基督信仰是宣教士帶進來的,在那個知識不普及的年代,信徒多數連字都不認得,沒有能力自己讀聖經,配合當年的農業時代背景,早期教會具有幾個特色:

1.教會重視績效(強調人數與教堂還有事工)
2.以講台(神學知識傳授)為核心價值的教會型態
3.家庭式的教會氛圍(非常重視人際關係)
4.大家長制的根深蒂固(對牧者高度倚賴)

幾十年過去了,我們不難發現,基督徒對教會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過去,沒有意識到時代改變後教會應該出現的因應。5G時代將會對上述特色產生嚴重衝擊,這就是教會即將面對的危機。這就像一部電腦,如果沒有去「設定」修改一些條件,功能就無法發揮一樣。

首先,網路就是整合與串連,所以傳統「地方堂會把自己顧好」的思維就會像雜貨店一樣逐漸式微,還在重視人數與活動卻忽略了信仰真正功能的教會離現代人甚遠。其次,在知識普及的今日,所有的信仰知識以及好的講員都在網路上,對講台的期待不修正,不從「談論信仰」升級到「實踐信仰」,這樣的教會同樣前景黯淡。接著,現代人的全球移動早就失去了傳統教會的家庭氛圍,我們必須建立全球化教會的連結,否則窒礙難行。最嚴重的當然是對牧者的過度倚賴,這已經讓教會與牧者雙方都傷痕累累。

我們期待5G為教會帶來祝福,若要這樣,教會就必須具備對外與後現代對話的能力,對內更回歸前文提到教會四個本質,調整思維不被舊的框架限制,重新檢視牧者角色與教會行政結構,用更有彈性的作法強化教會功能。

我們現在熟悉的教會文化其實是信仰在幾十年前落地生根的結果,如今,土壤已經不同,教會必須與現代人對話,否則無法傳福音。福音不變,但是傳福音的團體一定要改變!

Photo credit: Ars Electronica / CC BY-NC-ND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