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时代,教会该改版了

7256

5G时代翩然来临,教会将面临空前危机!5G之所以不断引人注目是因为所有专家都预测比4G快100倍的5G将为人类现有生活方式带来极大的改变。历史舞台固然高潮不断,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几次关键性的幕落再起确实出现转折,例如工业革命把人类带入机器的时代,宗教改革挑战了理所当然的威权制度。而这一次,5G搭配着人工智慧,让人对未来充满期待。

基本上,我们可以用最粗略的图表带大家回忆一下过去40年的科技发展。

1G 2G 3G 4G 5G
1980-1990 1990-2000 2000-2010 2010-2019 2019-
类比时代 数位时代 手机时代 智慧型手机 人工智慧

以10年为一代的分类当然不精准,但是却浅显易懂。在日新月异的今日,谁还记得冲洗底片的日子?更别提许多读者年轻时的「随身听」?现在就算人家送你刚发片的CD,恐怕都不见得找得到播放器。

还记得农业社会的脚踏车满街都是,但2019的时代幕帘升起迎接的已然是无人驾驶的电动车以及3秒下载一部影片的萤幕可折叠手机(就是把现有手机像书本翻开一样就立即变成平板电脑)还有一大堆令人瞠目结舌的科技。但若我们现在立即切换镜头,把焦点转向教会,请问大家,这40年来教会有哪些改变?

我们再用图表对比,大概会得到以下答案。

传统诗歌(钢琴) 敬拜赞美(乐团与敬拜团)
传统诗歌本 投影片
庄严肃穆 活泼热闹
师徒制牧者培训 神学院四处林立
周六有青年团契 周六休闲度假去
固定的人在固定时间地点做固定的事 流动性大幅增加
小型教会居多 大型教会增加
教会像大家庭 教会像大卖场
用电话联系 用网路联系

虽然很多朋友会说现在的教会跟以前差别很大,但是跟时代的转变相比,教会已经是一个非常稳定的系统了。因此,在5G之前,基督徒确实尚有一点儿条件缅怀过去,甚至可以努力传承那个美好的年代。

遗憾的是,5G即将为舞台更新布景与灯光,旧有装潢尽管昂贵精致并且依然堪用,但若不面对现实,传统教会不是凋零就是成为令人珍惜与不舍的博物馆,对于「往普天下去传福音」这个本质毫无助益。要厘清教会何去何从以前,还是要回到教会的本质。

依照圣经的教导,教会既不是建筑物也不是非营利组织,更不是同乡会也不会是政党,教会是:

1.彼此相爱的实践
2.信仰成长与分享的园地
3.见证真理,传扬福音的族群
4.圣徒相通的柔性团体(全球只有一个圣而公之教会)

如果我们回到这个初衷,我们会赫然发现,从1G到5G(甚至将来无限代的NG)根本无碍于教会本质,甚至运用得当还可以促成教会活化,让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真正让现有教会岌岌可危,迅速凋零的主要原因其实有「外」与「内」二个因素:

1.科技化之下的人心脆弱
2.教会自身的停滞不前与僵化思维

这二个因素的交错影响之下,基督徒被边缘化为一群离群索居的人。

正因科技化与后现代的交杂,让人心快速转变,传统价值与道德还有家庭都跟全球冰山一样快速崩裂,造成基督徒完全来不及跟时代对话,于是在维护真理之时,被误解为保守过时,跟时代的沟通发生重大决裂。许多有志之士在挫折无助之余只能退守教会圈保住命脉,结果却令人更加反感,让教会更加孤立。

教会与社会的误解已经是当前全球教会棘手的难题(在性别议题上最为明显),这样的艰难不但没有带来基督徒内部的同心反而让内部矛盾更加扩大(社会议题带入教会之后几乎都以分裂收场)。之所以如此,恰恰凸显出教会本身的僵化老旧。

所谓「僵化老旧」指的是「体制」与「论述方式」而非在真理本身的妥协(若坚持真理被认为是老旧,教会就失去存在的意义)要谈教会内部问题一定要先回到教会的背景。由于基督信仰是宣教士带进来的,在那个知识不普及的年代,信徒多数连字都不认得,没有能力自己读圣经,配合当年的农业时代背景,早期教会具有几个特色:

1.教会重视绩效(强调人数与教堂还有事工)
2.以讲台(神学知识传授)为核心价值的教会型态
3.家庭式的教会氛围(非常重视人际关系)
4.大家长制的根深蒂固(对牧者高度倚赖)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不难发现,基督徒对教会的印象一直停留在过去,没有意识到时代改变后教会应该出现的因应。5G时代将会对上述特色产生严重冲击,这就是教会即将面对的危机。这就像一部电脑,如果没有去「设定」修改一些条件,功能就无法发挥一样。

首先,网路就是整合与串连,所以传统「地方堂会把自己顾好」的思维就会像杂货店一样逐渐式微,还在重视人数与活动却忽略了信仰真正功能的教会离现代人甚远。其次,在知识普及的今日,所有的信仰知识以及好的讲员都在网路上,对讲台的期待不修正,不从「谈论信仰」升级到「实践信仰」,这样的教会同样前景黯淡。接着,现代人的全球移动早就失去了传统教会的家庭氛围,我们必须建立全球化教会的连结,否则窒碍难行。最严重的当然是对牧者的过度倚赖,这已经让教会与牧者双方都伤痕累累。

我们期待5G为教会带来祝福,若要这样,教会就必须具备对外与后现代对话的能力,对内更回归前文提到教会四个本质,调整思维不被旧的框架限制,重新检视牧者角色与教会行政结构,用更有弹性的作法强化教会功能。

我们现在熟悉的教会文化其实是信仰在几十年前落地生根的结果,如今,土壤已经不同,教会必须与现代人对话,否则无法传福音。福音不变,但是传福音的团体一定要改变!

Photo credit: Ars Electronica / CC BY-NC-ND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