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天朝的時間說不

511

當希律王的時候,耶穌生在猶太的伯利恆… 馬太福音2:1-3

自從一年前中國當局取消相當於一國元首的國家主席的任期後,在缺乏有效的權力監督與制衡機制下,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的習近平,無疑已成為世界上最有權力的人。

然而,也是因著監督與制衡機制的缺乏,加上領導人任期制度的取消,可以想見,在下位者只能熬資歷,比誰活得長的情況下,將會加劇各樣政權內部的鬥爭;加上整個中國社會對現狀的「不滿」失去了「盼望」,必然使得這樣的政體面臨極大的崩解風險。

由權力決定的時間

專制政權不是不知道這樣的危險性,從過往文明歷史來看,獨裁者為了維繫政權的穩固,一方面除了藉由各樣的意識型態國家機器,對內部人民建構一套「強人」的政治神話與論述(例如:民族的救星、世界的偉人…)外;同時也建構出各式各樣的「敵人」與「危機」,好讓人民為了當下的利益,甘願為奴,放棄本來就屬於自己的權力,而將權力集中在獨裁政權手裡。

不論是「強人」還是「敵人」,這樣的論述乃是意圖要人民將政權視為「信仰」,而且是一種不容許「異議」的信仰。這樣的信仰壓迫它的人民只能述說同一個「故事」,除了奴役與獨裁外,不能有其他的「想像」。獨裁政權要藉著唯一的,專屬於統治者的「故事」,來塑造人民對時間的想像,只能有一種的想像。

就像著名的神學家Stanley Hauerwas在《馬太福音神學註釋》一書中指出的:統治者施行管治,以為他們可以決定那構成時間的故事—因為那些管治的人都會以為,時間是由權力決定的!Hauerwas批評所謂的「美國夢」,指出美國人相信他們是在控制時間,因為所有人都必須述說自己那些與美國故事相關的時間和故事。

將自己視為神的政權

很明顯的,Hauerwas所質疑的是以美國等西方國家為首,現今讓我們身陷其中的「新自由主義」意識型態與行動邏輯。但對現今的台灣社會來說,迫在眉睫的卻是一種新型態的,融合了新自由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利用民主制度的漏洞而寄生的共產極權威脅。

在這個政權底下的人民不僅沒有民主、自由,就連被我們所視為理所當然,最基本的人權和政治權利,都被統治者視為一種被「賞賜」的「恩典」和「特權」。更不用說無論是新疆穆斯林的「再教育營」(集中營),還是對圖博藏人的殘暴,或是在中國各地對教會和牧者的迫害;中國官方的三自愛國教會主席,甚至將基督教視為西方反華勢力的代表。在在都顯示了這個政權的可怕。

對台灣教會而言,對於中國共產的政權的認識與批評,可能多數還是停留在過去常說的馬克思主義的「無神論」印象上。但實際上中國共產黨不僅是「無神」,它更是將自己視為神;共產政權不論是從意識形態還是實際的政治行動,都是為了要讓自己成為人民心中唯一的偶像。企圖消滅各個宗教的中國共產黨,已經將自己打造成中國最大且唯一的「宗教」,一個如同初代教會所面對的羅馬帝國一樣的政教合一的政權。

不論是民主國家還是基督教和伊斯蘭世界應該要意識到,他們當下與之打交道的中國,已經不能從純粹的現代民族國家來對待。這樣的政權已經不能以現代理性視之。從某方面來看,它們建構了一種「想像」,一種現代國家都能難以想像的邪惡;如同過去的納粹德國一樣,共產中國其實就是納粹中國,而且它更進一步視自己為一個政教合一的「天朝」,中國共產黨以為藉著他們強大的經濟和軍事力量,能夠管控時間;在各種形式的威逼利誘下,要讓所有人都必須述說自己那些與中國故事相關的時間和故事。

為何只能有「一個中國」?又或者這「一個中國」是哪一個中國?憑什麼「中國」是由習近平和共產黨來定義?又憑什麼所謂的中國又必須是一個「統一」的中國?當獨裁者及其附庸喊著「一個中國」時,其實就是要將人民對中國的想像,封閉在專制天朝的單一故事裡,讓人民甘願為奴,以中國天朝的時間,作為唯一的時間。

真正的和平

然而,耶穌的降生意謂著真正的時間掌握在上帝的手裡,基督的十架標誌著上帝介入人類的時間。Hauerwas指出,當耶穌降生的時間,那一個天啟的時間(apocalyptic time)與希律王的世界的時間交錯時,便造成了一個政治危機。因為基督的故事同樣要形塑我們身處的時間,在基督的故事裡,上帝要祂的子民拒絕相信暴力能夠決定歷史的意義;上帝要祂的上帝的子民相信,他們擁有世界上所有的時間。相對於建立在暴力與奴役之上的希律—羅馬的「和平」,基督要以十字架和復活來建立真正和平的國度。

中國天朝的威脅,不只是武力和經濟的威脅,更是時間的威脅。或許身處台灣的我們難免擔憂,難免懼怕,更有投機政客和政黨隨之附和,要我們放棄辛苦走來爭取到的民主、自由和各樣基本人權,而要「使百姓回埃及去」(申命記17:16),重新為奴。但不論邪惡如何猖狂,作為上帝的子民我們依然相信,「一個中國」的天朝時間不是我們的時間,這世界的時間永遠在上帝手中,唯有在基督裡才有真正的和平!

(Photo credit: Baron Reznik / CC BY-NC-SA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