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中流砥柱

711

「因此,我們必須更加堅守所聽到的真理,免得被潮流沖走。天使所傳給我們的信息已經證實都有效力,所有不遵從這信息的人已經受到應得的懲罰。既然這樣,如果我們忽略這麼偉大的拯救,怎能逃避懲罰呢?主本身首先宣告了這拯救;那些聽見的人也已經向我們證實。同時,上帝自己用異能、奇事,和各樣的神蹟來加強他們的見證。他又按照自己的旨意,把聖靈的恩賜分給我們。上帝並沒有把他將要創造的世界,就是我們所說的那個世界,置於天使的管轄下。相反地,正如聖經上某處所說的:上帝啊,人算甚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甚麼,你竟關懷他。你使他一時比天使低微;你用榮耀、尊貴作他的華冠;你使他統轄萬有。這裏說,上帝使人「統轄萬有」,這明顯地是包括一切。可是,我們現在並沒有看見人統轄萬有。我們倒是看見耶穌,他一時被置於比天使低微的地位上,好藉著上帝的恩典,為萬人死。如今,我們看見他經過了死的痛苦而獲得榮耀、尊貴的華冠。」(希伯來書2:1-9)

大齋節與隨之而來的復活節,可以說是基督教年曆中最重要的節期之一。大齋節又叫做預苦期,從「聖灰星期三」開始起算,一直到受難週的星期六為止,一共橫跨6個主日,總計46天之久。不同地區的教會往往會藉著這個節期,舉行祈禱、悔罪或苦行等儀式,提醒基督徒在紀念耶穌受難的事蹟時,也要效法耶穌基督的愛與捨己、犧牲之精神,來促進社會公義的落實。

台灣教會很少會在聖灰星期三,用灰燼在額頭標示十字架的記號,也很少會在大齋節期為社會公義的議題,舉行大規模的遊行。然而,離我們不遠的香港,不分教派的基督徒今年卻舉行了「傘下同行 民主苦路」的活動。在330日下午,從銅鑼灣一路走到金鐘,這個由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香港基督徒學會、崇基學院神學院學生會、基督徒關懷香港學會等組織共同籌辦的活動,目的在「喚起大眾關心佔中九子的判決,並重新檢視2014年雨傘運動前後前後的社運的訴求與當前的困難處境」。

2013年,香港大學法律學者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的社會學者陳健民與牧師朱耀明發起「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希望以非暴力公民抗命方式來爭取普選,結果造就了2014年「雨傘運動」。這是史上最久的公民佔領街頭抗議活動,長達79日的佔領,以及政府的催淚彈,成為這一代香港人抹不去的歷史烙印。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和另外六人合稱「佔中九子」,被控「串謀作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作出公眾妨擾」及「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被如國際特赦組織等國際人權團體形容成是特區政府的「秋後算賬」,「以圖阻止市民參與和平集會,使反對聲音滅聲」。

就在這週二,49日,如同當時苦行的眾人所預期的,「佔中九子」被法院裁定多項罪名成立,其中最重要的「佔中三子」,戴耀廷、陳健民和朱耀明,均被判串謀犯公眾妨擾罪成立。

即便如此,這次苦行仍舊有著至為深刻的意義。他們以「莫忘初心」為題,藉由基督教傳統中的苦行,希望呼籲社會大眾,縱使香港民主道路艱困,大家仍舊可以團結並肩同行。因而,他們仿效耶穌受難的十四站,羅列出香港雨傘運動以來遭遇到的諸多挫折,把耶穌的故事與人民追求民主解放的故事交織在一起,一方面不忘記香港人所遭受的政治迫害,另一方面,提醒基督徒自己,在患難中,要定睛在上主的救贖大能,在困頓中,不要失志絕望,要相信上帝仍舊掌權。

這不是香港人第一次的苦行,但一次次的抗爭、苦行,卻都沒有帶來政治的改變,反而令中國透過特區政府加強對香港言論自由的鉗制和對民主的打壓。不少香港朋友告訴我,雨傘革命後,很多人覺得抗議沒有用,就冷心了。有媒體甚至這樣形容,從梁振英到林鄭,「香港沒有最絕望,只有更絕望」。連絕望,都沒有盡頭!

「如果沒有用,他們為什麼還是動不動要上街抗議?」我問。他們反詰,「不上街,那要做什麼,難道什麼都不管了嗎?」「持續努力不放棄,其實,更多是為了守住自己,讓自己不要隨波逐流。」

「隨波逐流」是一個很好的比喻,形容一個人沒有立場就像落在大水中,全沒有使力點,只能隨著湍急的水流,或往東,或朝西。隨波逐流,是最不吃力的,但也是最危險的,保不住什麼時候便會滅頂。要想不隨波逐流,其實,沒有幾多個選項,只能成為中流砥柱。

砥柱,指的是中國歷朝最難整治的黃河,其洶湧急流中屹立不動的砥柱山。黃河之水一路氣勢洶洶,到了砥柱山,也不得不分流。這是何等令人驚愕的一幕,後來便被用來比喻那些個能在艱難環境中起支柱作用的個人或集體。

希伯來書是專門寫給遭患難受逼迫的基督徒的,上帝藉經文所期待我們的,正是在艱難的時刻,堅持信仰做中流砥柱的人。經文說,「我們必須更加堅守所聽到的真理,免得被潮流沖走。」不被潮流沖走,必須能夠像山一樣堅守所聽到的真理。這個真理是什麼呢?就是經文一開始「因為」二個字之前所論述的,上帝在末後的日子藉著自己的兒子向我們說話。

這個地位遠比天使崇高的上帝的兒子,一時之間,卻被置於比天使低微的地位上,好藉著上帝的恩典,為萬人死,如今經過了死的痛苦,而獲得榮耀尊貴的華冠。令人不解的是,為什麼比天使高的,要被置於天使低的位置?猶有甚者,上帝的恩典,不同於成功神學,在這裡直接被用來描述死亡?地位低,死亡,這些我們看來「魯蛇」的,負面的描述,在今天的經文裡,卻有了弔詭的意義,全都是上帝的恩典,為要讓信他的獲得榮耀尊貴的華冠。

你會問,上帝不是全能的上帝嗎?拯救豈不能有幾多種方法?為何偏偏要用十字架的道路來完成?經文這樣說,「因為兒女都是有血肉的人」,「為要釋放那些因為怕死而一生處在奴役下的人」。耶穌也同樣具備了人性,但他不怕死,從而一舉毀滅了掌握死亡權勢的魔鬼,成為上帝長子,為我們立下了模範。

這個我們平日身熟能詳的信仰教義,對香港佔中的基督徒而言,不再是聖書上的白紙黑字,而是他們在香港真實見證信仰的召命。香港有700多萬人,人人生而平等,政府卻剝奪一般人民的提名權、參選權。首屆特首由400人選出,政府和人民沒有任何關連,自然不會傾聽民意。現在好些,但卻是要治理700多萬人的特首,僅由1200人所選出。香港人為爭取平等的人權,民主必須再多走一步路,而才剛剛生了一場大病,選擇退休養老的朱耀明牧師,這樣說,「爭取2017年一人一票選特首,我雖然已70高齡,但禁不了良知的呼喚,我絕不會讓我的弟兄孤身上路。」

在法庭上,朱耀明牧師流淚說的話與我們今天所讀的經文符合若節,像基督死在羞辱的十字架一樣,他說,「作為一個終生為上主所用,矢志與弱勢者和窮苦人同行,祈求彰顯上主公義,實踐天國在人間,傳頌愛與和平福音的牧師,垂老之年,滿頭白髮,站在法庭被告欄,以待罪之身作最後的陳辭,看似極其荒謬和諷刺,甚至被視為神職人員的羞辱!」「然而,此時此刻,在我心中,在法庭的被告欄,是一生牧職最崇高的講壇,死蔭的幽谷成就了靈性的高峯。」

他更進一步引用歷史學家霍華德.津恩的名言,指這起司法審判真正的問題並非「公民抗命」,而是來自那種隨波逐流的「公民從命」!「或許您們會說:我們的問題源自『公民抗命』。錯了!我們的問題,乃是來自『公民從命』。這種從命,讓世上無數的人屈膝於強權,獨裁者的政體之下,被捲進死傷以百萬計的戰爭。這種從命,讓世上無數的人對貧窮、飢餓、愚昧、戰禍與殘暴無動於衷。這種從命,讓世上的監牢擠滿小奸小惡的罪犯:大奸大惡者,卻成為國家的領袖。」

縱使如此,他深信,「那裏有痛苦和眼淚,那裏就有救贖主!」,並期許自己如同基督一樣,「在乖謬的時代,在專權的國度,在扭曲的社會,甘願成為一個勇敢的敲鐘者,喚醒人間昏睡的靈魂。」

最吸引我注意的是,他竟引用了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過去受迫害時經常引用的一處經文,「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上主同行。」(彌迦書6:8),並宣告「我們沒有後悔,我們沒有埋怨,我們沒有憤怒,我們沒有遺憾。我們沒有放棄。耶穌說:『為義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馬太福音5:10)慈愛,公義的上主,我將自己交託祢手中,願袮的旨意成就!」

所以,香港基督徒協進會的前總幹事郭乃弘牧師這樣為他們祈禱,「上主,祢的僕人已經按祢的旨意作出了無比的犧牲,懇求祢眷顧他們每一位,賜他們有平靜的心境去面對艱苦孤獨的前路!亦求祢保守他們所愛的人,安慰他們,賜他們有勇氣與力量去走前面一段困難的路程。求主憐憫我們,求基督憐憫我們,求上主憐憫我們。」末了的這三遍「求主憐憫」,我們可曾聽出其中同時具有的軟弱與剛強?!

香港此刻基督徒的經驗離我們不遠,他們正經歷著戒嚴統治時期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所走過的苦路。不單如此,2020年是台灣民主的危機年,有人這樣形容,台灣從未像今天這樣接近獨立,眼看著美國正聯合世界各國要圍堵中國;然而,台灣卻也從未像今天這樣距離獨立如此遙遠,我們自己人說貨出去錢進來,發大財就好,尊嚴可以放一邊!或許,香港刻正經歷著的,不是台灣的過去,而是台灣充滿動蕩不安的苦難未來,未來還要步上的一條未竟的民主長路。

願希伯來書這段經文成為我們的提醒,如果我們忽略了這麼偉大的拯救,就不能逃避懲罰。願我們在患難的日子,都能堅守所聽到的真理,免得隨波逐流。

Photo credit: Inmediahk / CC BY-NC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