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中流砥柱

1943

「因此,我们必须更加坚守所听到的真理,免得被潮流冲走。天使所传给我们的信息已经证实都有效力,所有不遵从这信息的人已经受到应得的惩罚。既然这样,如果我们忽略这么伟大的拯救,怎能逃避惩罚呢?主本身首先宣告了这拯救;那些听见的人也已经向我们证实。同时,上帝自己用异能、奇事,和各样的神蹟来加强他们的见证。他又按照自己的旨意,把圣灵的恩赐分给我们。上帝并没有把他将要创造的世界,就是我们所说的那个世界,置于天使的管辖下。相反地,正如圣经上某处所说的:上帝啊,人算甚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甚么,你竟关怀他。你使他一时比天使低微;你用荣耀、尊贵作他的华冠;你使他统辖万有。这里说,上帝使人「统辖万有」,这明显地是包括一切。可是,我们现在并没有看见人统辖万有。我们倒是看见耶稣,他一时被置于比天使低微的地位上,好借着上帝的恩典,为万人死。如今,我们看见他经过了死的痛苦而获得荣耀、尊贵的华冠。」(希伯来书2:1-9)

大斋节与随之而来的复活节,可以说是基督教年历中最重要的节期之一。大斋节又叫做预苦期,从「圣灰星期三」开始起算,一直到受难周的星期六为止,一共横跨6个主日,总计46天之久。不同地区的教会往往会借着这个节期,举行祈祷、悔罪或苦行等仪式,提醒基督徒在纪念耶稣受难的事蹟时,也要效法耶稣基督的爱与舍己、牺牲之精神,来促进社会公义的落实。

台湾教会很少会在圣灰星期三,用灰烬在额头标示十字架的记号,也很少会在大斋节期为社会公义的议题,举行大规模的游行。然而,离我们不远的香港,不分教派的基督徒今年却举行了「伞下同行 民主苦路」的活动。在330日下午,从铜锣湾一路走到金钟,这个由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香港基督徒学会、崇基学院神学院学生会、基督徒关怀香港学会等组织共同筹办的活动,目的在「唤起大众关心占中九子的判决,并重新检视2014年雨伞运动前后前后的社运的诉求与当前的困难处境」。

2013年,香港大学法律学者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学的社会学者陈健民与牧师朱耀明发起「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希望以非暴力公民抗命方式来争取普选,结果造就了2014年「雨伞运动」。这是史上最久的公民占领街头抗议活动,长达79日的占领,以及政府的催泪弹,成为这一代香港人抹不去的历史烙印。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和另外六人合称「占中九子」,被控「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及「煽惑他人煽惑公众妨扰」等罪名,被如国际特赦组织等国际人权团体形容成是特区政府的「秋后算账」,「以图阻止市民参与和平集会,使反对声音灭声」。

就在这周二,49日,如同当时苦行的众人所预期的,「占中九子」被法院裁定多项罪名成立,其中最重要的「占中三子」,戴耀廷、陈健民和朱耀明,均被判串谋犯公众妨扰罪成立。

即便如此,这次苦行仍旧有着至为深刻的意义。他们以「莫忘初心」为题,借由基督教传统中的苦行,希望呼吁社会大众,纵使香港民主道路艰困,大家仍旧可以团结并肩同行。因而,他们仿效耶稣受难的十四站,罗列出香港雨伞运动以来遭遇到的诸多挫折,把耶稣的故事与人民追求民主解放的故事交织在一起,一方面不忘记香港人所遭受的政治迫害,另一方面,提醒基督徒自己,在患难中,要定睛在上主的救赎大能,在困顿中,不要失志绝望,要相信上帝仍旧掌权。

这不是香港人第一次的苦行,但一次次的抗争、苦行,却都没有带来政治的改变,反而令中国透过特区政府加强对香港言论自由的钳制和对民主的打压。不少香港朋友告诉我,雨伞革命后,很多人觉得抗议没有用,就冷心了。有媒体甚至这样形容,从梁振英到林郑,「香港没有最绝望,只有更绝望」。连绝望,都没有尽头!

「如果没有用,他们为什么还是动不动要上街抗议?」我问。他们反诘,「不上街,那要做什么,难道什么都不管了吗?」「持续努力不放弃,其实,更多是为了守住自己,让自己不要随波逐流。」

「随波逐流」是一个很好的比喻,形容一个人没有立场就像落在大水中,全没有使力点,只能随着湍急的水流,或往东,或朝西。随波逐流,是最不吃力的,但也是最危险的,保不住什么时候便会灭顶。要想不随波逐流,其实,没有几多个选项,只能成为中流砥柱。

砥柱,指的是中国历朝最难整治的黄河,其汹涌急流中屹立不动的砥柱山。黄河之水一路气势汹汹,到了砥柱山,也不得不分流。这是何等令人惊愕的一幕,后来便被用来比喻那些个能在艰难环境中起支柱作用的个人或集体。

希伯来书是专门写给遭患难受逼迫的基督徒的,上帝藉经文所期待我们的,正是在艰难的时刻,坚持信仰做中流砥柱的人。经文说,「我们必须更加坚守所听到的真理,免得被潮流冲走。」不被潮流冲走,必须能够像山一样坚守所听到的真理。这个真理是什么呢?就是经文一开始「因为」二个字之前所论述的,上帝在末后的日子借着自己的儿子向我们说话。

这个地位远比天使崇高的上帝的儿子,一时之间,却被置于比天使低微的地位上,好借着上帝的恩典,为万人死,如今经过了死的痛苦,而获得荣耀尊贵的华冠。令人不解的是,为什么比天使高的,要被置于天使低的位置?犹有甚者,上帝的恩典,不同于成功神学,在这里直接被用来描述死亡?地位低,死亡,这些我们看来「鲁蛇」的,负面的描述,在今天的经文里,却有了吊诡的意义,全都是上帝的恩典,为要让信他的获得荣耀尊贵的华冠。

你会问,上帝不是全能的上帝吗?拯救岂不能有几多种方法?为何偏偏要用十字架的道路来完成?经文这样说,「因为儿女都是有血肉的人」,「为要释放那些因为怕死而一生处在奴役下的人」。耶稣也同样具备了人性,但他不怕死,从而一举毁灭了掌握死亡权势的魔鬼,成为上帝长子,为我们立下了模范。

这个我们平日身熟能详的信仰教义,对香港占中的基督徒而言,不再是圣书上的白纸黑字,而是他们在香港真实见证信仰的召命。香港有700多万人,人人生而平等,政府却剥夺一般人民的提名权、参选权。首届特首由400人选出,政府和人民没有任何关连,自然不会倾听民意。现在好些,但却是要治理700多万人的特首,仅由1200人所选出。香港人为争取平等的人权,民主必须再多走一步路,而才刚刚生了一场大病,选择退休养老的朱耀明牧师,这样说,「争取2017年一人一票选特首,我虽然已70高龄,但禁不了良知的呼唤,我绝不会让我的弟兄孤身上路。」

在法庭上,朱耀明牧师流泪说的话与我们今天所读的经文符合若节,像基督死在羞辱的十字架一样,他说,「作为一个终生为上主所用,矢志与弱势者和穷苦人同行,祈求彰显上主公义,实践天国在人间,传颂爱与和平福音的牧师,垂老之年,满头白发,站在法庭被告栏,以待罪之身作最后的陈辞,看似极其荒谬和讽刺,甚至被视为神职人员的羞辱!」「然而,此时此刻,在我心中,在法庭的被告栏,是一生牧职最崇高的讲坛,死荫的幽谷成就了灵性的高峯。」

他更进一步引用历史学家霍华德.津恩的名言,指这起司法审判真正的问题并非「公民抗命」,而是来自那种随波逐流的「公民从命」!「或许您们会说:我们的问题源自『公民抗命』。错了!我们的问题,乃是来自『公民从命』。这种从命,让世上无数的人屈膝于强权,独裁者的政体之下,被卷进死伤以百万计的战争。这种从命,让世上无数的人对贫穷、饥饿、愚昧、战祸与残暴无动于衷。这种从命,让世上的监牢挤满小奸小恶的罪犯:大奸大恶者,却成为国家的领袖。」

纵使如此,他深信,「那里有痛苦和眼泪,那里就有救赎主!」,并期许自己如同基督一样,「在乖谬的时代,在专权的国度,在扭曲的社会,甘愿成为一个勇敢的敲钟者,唤醒人间昏睡的灵魂。」

最吸引我注意的是,他竟引用了台湾基督长老教会过去受迫害时经常引用的一处经文,「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主同行。」(弥迦书6:8),并宣告「我们没有后悔,我们没有埋怨,我们没有愤怒,我们没有遗憾。我们没有放弃。耶稣说:『为义受迫害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马太福音5:10)慈爱,公义的上主,我将自己交托祢手中,愿袮的旨意成就!」

所以,香港基督徒协进会的前总干事郭乃弘牧师这样为他们祈祷,「上主,祢的仆人已经按祢的旨意作出了无比的牺牲,恳求祢眷顾他们每一位,赐他们有平静的心境去面对艰苦孤独的前路!亦求祢保守他们所爱的人,安慰他们,赐他们有勇气与力量去走前面一段困难的路程。求主怜悯我们,求基督怜悯我们,求上主怜悯我们。」末了的这三遍「求主怜悯」,我们可曾听出其中同时具有的软弱与刚强?!

香港此刻基督徒的经验离我们不远,他们正经历著戒严统治时期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所走过的苦路。不单如此,2020年是台湾民主的危机年,有人这样形容,台湾从未像今天这样接近独立,眼看着美国正联合世界各国要围堵中国;然而,台湾却也从未像今天这样距离独立如此遥远,我们自己人说货出去钱进来,发大财就好,尊严可以放一边!或许,香港刻正经历著的,不是台湾的过去,而是台湾充满动荡不安的苦难未来,未来还要步上的一条未竟的民主长路。

愿希伯来书这段经文成为我们的提醒,如果我们忽略了这么伟大的拯救,就不能逃避惩罚。愿我们在患难的日子,都能坚守所听到的真理,免得随波逐流。

Photo credit: Inmediahk / CC BY-NC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