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徒能否成為電競選手?——虛擬與真實之戰!

925

基督徒是否合適成為電競選手,一直是一個引起熱議的話題。支持者認為打遊戲都已經成為正式運動項目了,有何不妥?反對者認為我們都已經反對沈溺電玩了,怎可能變相鼓勵孩子成為電競選手?電競被列為運動只是世俗的看法,基督徒或許可以把電玩當娛樂,但是不適合成為職業。

討論這個議題首先要釐清一個觀念:「所有合法的職業都是可被基督徒接受的嗎?」答案是:「NO!」例如開賭場在某些地區是合法的,但是基督徒絕對不能說「我開賭場是為了向賭徒傳福音」。

「合法」是整個社會「目前」的看法,不等於真理,因為法律是可以修訂的。2019/3/15基督城發生清真寺槍擊案,六天過後,政府就修訂法律禁止槍枝販售,這就是法律的反應,只需要一個禮拜,合法就可以變成非法。

所以,電競職業化被認可為正式運動項目,並無不法,但是對基督徒來說,依然有爭議。爭議在哪裡?就在於「電玩」本身。對於年輕人來說,電玩本身是非常真實的,因為他們從小就接觸,他們認為這是真實世界的一部分。但是對於絕大多數父母來說,電玩卻是虛擬的,會讓一個人與真實世界隔絕,每天足不出戶的結果,就算網友滿天下,還是會妨礙子女跟人的真實互動溝通,並且造成身心的不良影響。

電玩作為「休閒娛樂」,大概是雙方僅有的交集,一旦成為職業,彼此的分歧就會無限擴大,父母認為是「玩物喪志」,孩子卻認為這是「正當職業」,就算孩子進了國家隊,並且為國爭光,在父母眼中依然是「不務正業」。「電玩」跟「圍棋」不同,後者畢竟在刺激人類的思維邏輯,是整體人類的重要一環也有助於個人修身養性。

「電玩」固然滿足現代人需求最強烈的「舒壓」,但是也帶來驚人的後遺症,長時間花在電玩對於健康與真實人際關係都帶來傷害,職業電玩固然對玩家有極高的欣賞性,而且在可見的未來也會納入正常經濟的一環,但是它的傷害始終無法解決。

那麼,聖經怎麼說呢?聖經的原則是「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這個原則確實有助於我們釐清問題。說「電玩」是壞東西,大概是上一代的思維,對於生長於真實環境的上一代來說,電玩確實是虛擬,但是對於從小拿著ipad長大的孩子來說,完全沒有說服力,電玩可是他們生命中多麽重要的一部分,這就是經驗的差異。

我們不妨作個假設:

如果一個年輕人有天份,不需沈溺就達到職業水平,並且這個孩子的社交人際又很健康,同時還是很好的基督徒(搞不好又長得俊美),他(她)可以認為這是上帝給他的使命,就像林書豪打籃球一樣,他想見證,可以用健康的方式看待電玩,並且宣導不要沈溺,請問,周遭的人還有什麼理由可以反駁他呢?有比「電競職業選手鼓勵年輕人不要沈溺電玩」更具說服力的宣導方式嗎?

是不是我們避去了副作用就等於這個東西討主喜悅,這恐怕是永無止境的爭議。所以,討論「基督徒適不適合成為職業電競選手」確實是複雜的議題,而且絕對因人也因時代而異。其實,就連「孩子該不該學林書豪」都同樣是個惱人的問題呢。學習林書豪逆境奮鬥是毫無爭議的,但是每天都花很多時間打籃球,畢竟還是高風險的,趁著年輕把時間花在籃球上不能說沒有幫助,但是到底對於整個人生的祝福在哪裡實在耐人尋味。

回到聖經原則,那就是「我們到底用什麼態度面對這件事?」電玩也好,球類也好,任何不違反道德的活動都可以從事,甚至成為職業,但是,將來面對審判的時候,我們會不會得到稱讚?這是每個基督徒必須面對的自我責任。尤其值得提醒的一點是:「這是不是一輩子可以從事的活動?」也就是說,當我們準備花大量時間投入一件事情的時候都必須同時考量「生涯規劃」,就算厲害到頂尖國手甚至奧運奪牌同樣要面對退休的規劃。如果到了四十歲只會打球或是很會電玩,人生下半場依然堪憂。

人的一生必須被視為一個整體,除了專業與謀生技能,還要考量人際關係,品格道德,加上休閒娛樂,這就是為什麼在年輕的時候要同時培養「德智體群」以及「美學教育」,人生除了理財還有情緒管理還有二性教育,環環相扣,難怪古人標榜「琴棋書畫」,因為這些都是可以從事一輩子並且有益身心的事。

現代人努力讓虛擬拉近現實,搭配人工智慧與虛擬實境裝置,這是趨勢,甚至有人試著把人的基因植入猴子,結果猴子確實變聰明,但是也精神錯亂。這個世界有世界的路線,虛擬與真實之戰只會愈演愈烈,與此同時,基督徒卻依然有所堅持,真實與虛擬永遠不能混為一談。

結論就是,不管我們是否支持孩子成為電競選手,從小管制他們接觸電玩絕對是必要的,如果孩子已經到了青少年甚至社青,跟他們持續建立真實的親密關係,讓他們感覺被了解並對於「跟人互動」保持高度興趣,絕對有助於他們的未來。

焦點不是「電玩」而是「人格」與「心理健康」。信仰絕非虛擬,復活與永生也是百分百真實!

Photo credit: ulricaloeb / CC BY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