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自由殺手夏寶龍為何起死回生?(上)

508

2017年,中共浙江省委書記夏寶龍被中央宣布免職,坊間傳說頗多。因為夏寶龍是習近平的舊部(習近平任浙江省委書記期間,夏寶龍任副書記),外界猜測其可能「另有重用」,會被任命爲北京市委書記或中央政法委書記。

數日之後,正式任命下達:65歲的夏寶龍出任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屬「二線投閒置散」的職務;十九大期間亦未獲委任中央委員,甚至連人大常委之身份也未得到,令外界跌破眼鏡。

親北京的香港網媒「香港零一」評論說:「北京觀察人士認為,夏寶龍的任命表明中共決策層在用人上遵循「政治規矩」,杜絕任人唯親。」這個說法真是馬屁成精:習近平執政以來,人事佈局從來都是任人唯親、一意孤行、優敗劣勝,從不遵循任何「政治規矩」。

夏寶龍是拆教堂的兇手

夏寶龍在告別講話中「深情」回顧在浙江工作的14年,甚至秀出當年赴任時的一首矯揉造作的打油詩:「精忠報國在津沽,一紙千鈞到西湖。丈夫坦蕩凌雲志,不圖名利為蒼生。」這是典型的人大、政協體的打油詩,文釆乾癟,韻律混亂,只有初中生的水平。夏寶龍居然堂而皇之地將其公之於眾,跟他的只有小學文化程度的主子倒也相配。

在此次講話中,夏寶龍反複表達對習近平的赤膽忠心,在肉麻的八個「忘不了」中,最重要的一個是:「我忘不了,我們大家一道,學習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精神,回顧總書記在浙江工作時對我們言傳身教的那種親切表達。」而他「最大的政治抱負」就是「把習近平同志思想和總書記在浙江工作時作出的一系列戰略決策部署在浙江大地落地生根、開花結果。」大概他還想垂死掙扎,以情動人,說不定主子會格外開恩,讓他享有「金滿箱、銀滿箱」的晚年光景。

夏寶龍所炫燿的政績之一是「三改一拆」,所謂拆舊廠房廠區、舊城中村、舊住宅區及違章建築,前三項要強改,後一項要強拆。表面上是爲了「騰籠換鳥」,把騰出來的土地再度開發、重新建設;其真正目的卻是拆基督教堂及十字架。對此,溫州家庭教會傳道人鄭樂國在臉書上評論說,夏寶龍有八個「忘不了」,「但我們只有一個『忘不了』,夏寶龍拆至少1500個十字架,秘密羈押20來位教牧和律師,傳喚數百人,重判2位牧師,至今羈押顧約瑟牧師。」

2007年以前,習近平在浙江任省委書記時,曾在《浙江日報》頭版發表200多篇評論(當然都是出自秘書之手),後來結集成書出版。夏寶龍任浙江省委書記時,在相同的版面上連續發表十幾篇為「三改一拆」涉及拆宗教場所行為辯護的報道及評論文章。其中一篇題為〈抹黑三改一拆企圖何在〉,文章氣勢洶洶地指出:「境外媒體假借涉及宗教違法建築妄評中國內政,不過是他們的又一次拙劣表演。……敵對勢力越是顛倒黑白,就越暴露其不良企圖,越證明「三改一拆」符合發展大局;這一類的雜音噪音越喧囂,我們就越要堅定主心骨,依法依規將依法拆違進行到底。」其文章風格如文革的社論,如北韓金氏王朝的檄文,夏寶龍倒是很適合擔任中共駐平壤大使,一定能跟金三胖一見如故、把酒言歡。

夏寶龍為什麼要瘋狂迫害基督教呢?甚至連官方控制下的三自教會都不放過?他並非著眼於宗教,乃是注目於權力。他一廂情願地以為,他在浙江殘酷打壓基督教,他的強硬手段會受到習近平的賞識,由此具備在官場步步高陞的奠基石。殊不知,機關算盡太聰明,竹籃打水一場空。夏寶龍離任之際,浙江很多地方有民眾和基督徒放鞭炮慶賀,浙江官場和民間亦有傳說,夏寶龍可能面臨調查和指控,他與若干腐敗案件都脫不了關係。

浙江官方嚴厲打壓關於夏寶龍離職的評論,更讓人產生此地無銀三百兩之聯想。長期直言不諱地批評夏寶龍的基督徒作家、人權活動人士昝愛宗,在日前遭警方傳訊,威脅他不得就此事接受外媒訪問。但是,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就能讓夏寶龍安全着陸嗎?

「政協大管家」也算是「黨和國家領導人」

在2018年的全國政協會議上,汪洋出任新一屆的政協主席並不讓人意外。而夏寶龍「當選」政協副主席並兼任秘書長,即俗稱的「政協大管家」,卻讓外界大跌眼鏡。

習近平是否重用夏寶龍,對中國官場而言,是一個重要的風向標。如果夏寶龍能扶搖直上,如此前傳說中的那樣出任北京市委書記或新疆自治區書記等要職,則其他封疆大吏必將察言觀色、群起效仿,在打壓宗教信仰自由及公民社會方面爭先恐後、不遺餘力;如果夏寶龍真的被閒置到底,則說明習近平在乎西方輿論的壓力,既然打手的命運是「飛鳥盡,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那麽後人自然視之為前車可鑒,在此處猶豫再三、裹足不前。

夏寶龍在人大,只做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副主任委員,與之擔任過浙江省委書記的身份遠不相稱。卻不料,他又從人大轉至政協,成為政協第二把手,也成為所謂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他為何能起死回生呢?

原因不外有三。其一,當初習近平閒置夏寶龍,是因為他用中古時代的暴虐方式打壓基督教,引發眾怒,習近平不得不將其調到清水衙門,暫避風頭。但後來習近平發現西方輿論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就連統領天主教世界的梵蒂岡當局,也垂涎於中國龐大的「宗教市場」,中國宗教管制越發嚴密,梵蒂岡不敢發聲批評,反倒低三下四地乞求中共「承認」其合法地位。所以,習近平相信,重新啓用夏寶龍未必會帶來外界的巨大反彈。

其二,夏寶龍被調職時,人大政協早已人滿為患,找不到理想的空缺,只能等待今年換屆的時候給予安排。汪洋是團派出身,非習近平的嫡系,雖然政協無權無勢,習近平也不願讓政協成為汪洋控制的獨立王國,便特別安插了夏寶龍作為汪洋的「監軍」。對夏,算是廢物利用;對汪,則如同臥榻之旁有他人鼾睡,不得不謹言慎行。

其三,習近平雖然肯定夏寶龍的忠心耿耿,卻未必欣賞其在浙江那一套粗陋的做法。他沒有讓夏寶龍去新疆複製浙江的那些做法,害怕激起更劇烈的民族衝突。他只是給夏在政協安排一個高位,即便其仍然胡作非為,也不至於釀成大禍。看來,習近平對於奴才,還是頗能知人善用、人盡其才。(待續)

(photo credit: 明鏡火拍 youtube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