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自由杀手夏宝龙为何起死回生?(上)

3473

2017年,中共浙江省委书记夏宝龙被中央宣布免职,坊间传说颇多。因为夏宝龙是习近平的旧部(习近平任浙江省委书记期间,夏宝龙任副书记),外界猜测其可能「另有重用」,会被任命为北京市委书记或中央政法委书记。

数日之后,正式任命下达:65岁的夏宝龙出任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属「二线投闲置散」的职务;十九大期间亦未获委任中央委员,甚至连人大常委之身份也未得到,令外界跌破眼镜。

亲北京的香港网媒「香港零一」评论说:「北京观察人士认为,夏宝龙的任命表明中共决策层在用人上遵循「政治规矩」,杜绝任人唯亲。」这个说法真是马屁成精:习近平执政以来,人事布局从来都是任人唯亲、一意孤行、优败劣胜,从不遵循任何「政治规矩」。

夏宝龙是拆教堂的凶手

夏宝龙在告别讲话中「深情」回顾在浙江工作的14年,甚至秀出当年赴任时的一首矫揉造作的打油诗:「精忠报国在津沽,一纸千钧到西湖。丈夫坦荡凌云志,不图名利为苍生。」这是典型的人大、政协体的打油诗,文釆干瘪,韵律混乱,只有初中生的水平。夏宝龙居然堂而皇之地将其公之于众,跟他的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主子倒也相配。

在此次讲话中,夏宝龙反复表达对习近平的赤胆忠心,在肉麻的八个「忘不了」中,最重要的一个是:「我忘不了,我们大家一道,学习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回顾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时对我们言传身教的那种亲切表达。」而他「最大的政治抱负」就是「把习近平同志思想和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时作出的一系列战略决策部署在浙江大地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大概他还想垂死挣扎,以情动人,说不定主子会格外开恩,让他享有「金满箱、银满箱」的晚年光景。

夏宝龙所炫燿的政绩之一是「三改一拆」,所谓拆旧厂房厂区、旧城中村、旧住宅区及违章建筑,前三项要强改,后一项要强拆。表面上是为了「腾笼换鸟」,把腾出来的土地再度开发、重新建设;其真正目的却是拆基督教堂及十字架。对此,温州家庭教会传道人郑乐国在脸书上评论说,夏宝龙有八个「忘不了」,「但我们只有一个『忘不了』,夏宝龙拆至少1500个十字架,秘密羁押20来位教牧和律师,传唤数百人,重判2位牧师,至今羁押顾约瑟牧师。」

2007年以前,习近平在浙江任省委书记时,曾在《浙江日报》头版发表200多篇评论(当然都是出自秘书之手),后来结集成书出版。夏宝龙任浙江省委书记时,在相同的版面上连续发表十几篇为「三改一拆」涉及拆宗教场所行为辩护的报道及评论文章。其中一篇题为〈抹黑三改一拆企图何在〉,文章气势汹汹地指出:「境外媒体假借涉及宗教违法建筑妄评中国内政,不过是他们的又一次拙劣表演。……敌对势力越是颠倒黑白,就越暴露其不良企图,越证明「三改一拆」符合发展大局;这一类的杂音噪音越喧嚣,我们就越要坚定主心骨,依法依规将依法拆违进行到底。」其文章风格如文革的社论,如北韩金氏王朝的檄文,夏宝龙倒是很适合担任中共驻平壤大使,一定能跟金三胖一见如故、把酒言欢。

夏宝龙为什么要疯狂迫害基督教呢?甚至连官方控制下的三自教会都不放过?他并非着眼于宗教,乃是注目于权力。他一厢情愿地以为,他在浙江残酷打压基督教,他的强硬手段会受到习近平的赏识,由此具备在官场步步高升的奠基石。殊不知,机关算尽太聪明,竹篮打水一场空。夏宝龙离任之际,浙江很多地方有民众和基督徒放鞭炮庆贺,浙江官场和民间亦有传说,夏宝龙可能面临调查和指控,他与若干腐败案件都脱不了关系。

浙江官方严厉打压关于夏宝龙离职的评论,更让人产生此地无银三百两之联想。长期直言不讳地批评夏宝龙的基督徒作家、人权活动人士昝爱宗,在日前遭警方传讯,威胁他不得就此事接受外媒访问。但是,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就能让夏宝龙安全着陆吗?

「政协大管家」也算是「党和国家领导人」

在2018年的全国政协会议上,汪洋出任新一届的政协主席并不让人意外。而夏宝龙「当选」政协副主席并兼任秘书长,即俗称的「政协大管家」,却让外界大跌眼镜。

习近平是否重用夏宝龙,对中国官场而言,是一个重要的风向标。如果夏宝龙能扶摇直上,如此前传说中的那样出任北京市委书记或新疆自治区书记等要职,则其他封疆大吏必将察言观色、群起效仿,在打压宗教信仰自由及公民社会方面争先恐后、不遗余力;如果夏宝龙真的被闲置到底,则说明习近平在乎西方舆论的压力,既然打手的命运是「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那麽后人自然视之为前车可鉴,在此处犹豫再三、裹足不前。

夏宝龙在人大,只做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副主任委员,与之担任过浙江省委书记的身份远不相称。却不料,他又从人大转至政协,成为政协第二把手,也成为所谓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他为何能起死回生呢?

原因不外有三。其一,当初习近平闲置夏宝龙,是因为他用中古时代的暴虐方式打压基督教,引发众怒,习近平不得不将其调到清水衙门,暂避风头。但后来习近平发现西方舆论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就连统领天主教世界的梵蒂冈当局,也垂涎于中国庞大的「宗教市场」,中国宗教管制越发严密,梵蒂冈不敢发声批评,反倒低三下四地乞求中共「承认」其合法地位。所以,习近平相信,重新启用夏宝龙未必会带来外界的巨大反弹。

其二,夏宝龙被调职时,人大政协早已人满为患,找不到理想的空缺,只能等待今年换届的时候给予安排。汪洋是团派出身,非习近平的嫡系,虽然政协无权无势,习近平也不愿让政协成为汪洋控制的独立王国,便特别安插了夏宝龙作为汪洋的「监军」。对夏,算是废物利用;对汪,则如同卧榻之旁有他人鼾睡,不得不谨言慎行。

其三,习近平虽然肯定夏宝龙的忠心耿耿,却未必欣赏其在浙江那一套粗陋的做法。他没有让夏宝龙去新疆复制浙江的那些做法,害怕激起更剧烈的民族冲突。他只是给夏在政协安排一个高位,即便其仍然胡作非为,也不至于酿成大祸。看来,习近平对于奴才,还是颇能知人善用、人尽其才。(待续)

(photo credit: 明镜火拍 youtube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