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自由殺手夏寶龍為何起死回生?(下)

480

夏寶龍未來的下場堪比古代的酷吏

替皇帝幹過太多壞事的走卒,自古以來都沒有好下場。武則天黨政時的酷吏周興殘害無辜被舉發,武則天命另一名酷吏來俊臣審理此案。來俊臣請周興吃飯,來俊臣問:「囚犯如果硬是不認罪,該怎麼辦才好?」周興大笑說:「這太容易了,把犯人放到甕裡,四周燃起炭火。」來俊臣派人找來一口大甕,按照他出的主意用火圍著烤,然後站起來說:「來某奉太后懿旨審查於你,請君入甕吧!」周興見大事不妙,磕頭求饒。

而俊臣與黨羽撰成《羅織經》,專教人羅織罪名,且發明了不少枷鎖,由最重至最輕各有名號,如「求破家」、「求即死」、「死豬愁」、「反是實」、「實同反」、「失魂膽」、「著即承」、「突地吼」、「喘不來」、「定百脈」等合共十個。它們令受刑者極為痛苦,而來俊臣由此拿到了政敵之「証供」。後來,來俊臣被太平公主扳倒,武則天「下詔棄市」,「國人無少長皆怨之,竟剮其肉,斯須盡矣」,武則天再下令將其全家處死棄市。

共產黨時代,爲黨爲領袖幹髒活的酷吏、屠夫,同樣一個都沒有好下場。公安部長羅瑞卿在50年代的鎮反運動中殺人無數,後來卻被毛澤東打成反黨集團成員,跳樓摔斷腿。心狠手辣的特務頭子康生,死掉之後骨灰還被移出八寶山,中央下發文件嚴詞譴責,其遺孀受盡羞辱。天安門屠殺期間大開殺戒的軍官王建平,雖然一度升任上將軍銜的武警部隊司令,在被調查後用筷子刺穿頸動脈自殺身亡。那麽,夏寶龍的未來會比他們光明嗎?

倘若夏寶龍知道六四時的國務院新聞發言人袁木被共產黨始亂終棄的下場,大約就不會那麽賣力打壓基督教了。當年,袁木在接受美國電視記者採訪時表示,戒嚴部隊在執行清場任務的過程中「沒有死一個人,沒有軋傷一個人。」他巧舌如簧地爲中共的屠殺辯護、掩飾,以為由此可以當上中宣部長。結果,他剛滿60就被發配到政協,中共也不願重用這種千夫所指的髒東西。

據美國前駐華大使李潔明在回憶錄中記載,在六四後不久,袁木的女兒到美國駐北京領事館申請留學簽證。簽證官發現來者竟是袁木的女兒,故意大聲問道:「你真的是袁木的女兒?我不敢相信這麼討厭美國、天天詆毀辱駡美國的袁木,會要他的女兒到美國留學。」袁木的女兒怯生生地說:「他是他,我是我。」當然,美國不搞株連制度,袁木的女兒還是得到了簽證。

前幾年,網上流傳一張袁木在美國打高爾夫球的照片。有線民諷刺道:「這個人晚年居然在打高爾夫球,如此享受西方生活方式」,還指袁木所使用的鐵杆為HONMA,「日本本間高爾夫出的世界名牌,全套十三支鐵杆,加三支木杆和推杆,價值十萬多人民幣」。

聖經中說:「惡人卻有禍了,他們必遭災難,因為他們必按自己手所作的得報應。」。聖經《以斯帖記》中,波斯帝國的宰相哈曼企圖屠殺猶太人,結果自己卻掉進了先前挖設的陷阱之中,可恥地死去。聖經的故事不單單是歷史,更是活生生的現實,浙江基督教會的梁恩惠長老用八個字言簡意賅地預測了夏寶龍的未來:「哈曼一個,自我釘死。」

(photo credit: 明鏡火拍 youtube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