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養群羊還是被羊群牧養?

3860

有朋友回應上主傳道的呼召,舉家捨棄了原本安穩的工作,進入神學院預備成為全時間的傳道者。但是在神學院的團體生活中,他愈來愈對台灣教會的未來感到憂心;除了看到其他同學在生活紀律上的漫不經心,對研經、神學的不重視外,也訝異為何在學院的崇拜講道中,講台的牧者會傳遞骨子裡其實就是「成功神學」的內容和見證。耐人尋味的是,當他向老師們反映他的疑惑與不滿時,得到的卻是「這樣你會很難去牧養羊群」的勸告。

不禁想問,到底要什麼的訓練才「容易」去牧養羊群呢?曾有在牧養現場的牧師說,他過去神學院同學的Line群組裡,不是不時充斥著各樣的特會、「XX小組研習會」消息,不然就是各樣靈恩與醫治釋放的「宣告」和「見證」。鮮少有研經、講道的嚴肅討論,更不用說對於國家、社會公義的關懷。

難道,牧養群羊只是為了領人到「特會」的面前,現代的傳道者要學習追逐「風向」,台灣的教會圈吹什麼風就把羊帶到那裡去,要吹號角就要大家買號角,要幸福就要去研習會,要上什麼「天國法庭」就得去淘寶買支「法鎚」…這難道就是傳道者的「專業」?

原本以為,是因為牧養現場的壓力與忙碌,讓許多第一線的傳道者「停止學習,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但如果在當神學生的時候,沒有養成良好的學習習慣,沒有對神話語的重要性有深刻的體認,那恐怕是一開始學習時,就已經不再「學習」了!或者該說,這其實也是一種「惡性循環」,如果教會沒有盡心地在每個主日講解聖經,沒有努力地引領弟兄姊妹學習上帝的話語,那麼又怎能期待從教會出來的神學生,未來的傳道者,能對神的話語有好的學習,認真的態度呢!

牧養羊群從來都不是容易的,最明顯的例子就是耶穌自己,即便是幾乎全天候的陪伴著門徒三年,即便是真實地活出生命的榜樣,仔細地教導門徒上帝的話語後,他終究還是被自己的學生出賣,被最肯定的學生否認,當他被釘在十字架上時,只有兩個強盜陪著他。如果造就門徒是如此的不容易,現今的我們又怎能說自己會做的比耶穌要好呢!

牧養羊群從來都不是容易的,如果是容易的,那就是被羊群「牧養」;從帶領群羊變成被群羊「帶領」。耶穌從來不會因為人的掌聲和肯定而忘記了自己的使命,在許多的神蹟與醫治,在眾人一片要擁戴他做王的聲浪中,他總是選擇遠離人群,退卻到曠野去祈禱。然而遺憾的是,在追求數量增長的台灣教會生態下,傳道者們卻總是忘記了需要遠離這樣的「試探」。我們總以為只要羊群要什麼,我們就要盡可能地給他什麼。聖經的字太多,教義太嚴肅,談罪太傷人,不如多點積極的正向心理學,溫柔又無需付代價的諮商輔導,強調幸福而非悔改的小組,再加上多多奉獻就能「發大財」的成功神學。這樣就能吸引更多的羊。

當傳道者被羊群「牧養」,其實就是被「市場」牧養!市場總是希望有更多、更快,更廉價的「商品」。但生命的養成卻非一朝一夕,屬靈的果子也不能只有一種,而恩典更不是商品,而是值得我們變賣一切追求的重價珍寶。如果傳道者在乎的只是「市場」,那麼也就是把自己當作一件「悅人眼目」的商品,把自己擺在世界的櫥窗上供人消費罷了!

只是,如果要「借用」世界的那一套,那又何必讀神學院呢?世界上的大學豈不是更專業,更「悅人的眼目」嗎?如果神學的訓練不能幫助傳道者,從聖經中對這個世界發出屬乎上主的批判,提出另一條有別於世界,對於生命之道的不同進路與想像,那這些以牧養為職志的傳道者念神學又有何意義呢?只是徒增會友的笑柄罷了!

真正的牧養豈不是艱難的嗎?因為做牧羊人的,不僅是要以上主的呼召,帶領群羊走在上主真理的窄道上,更要為羊捨命,為基督至死忠心!

Photo credit: Tobi NDH / CC BY

1則評論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