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是一種慢性病

826

似乎已經成了某種常態,不論是國內外的哪個宗派教會,總會爆發出神職人員的醜聞事件。所謂「醜聞」,不外乎金錢、權力和美色,雖說最容易被放上新聞版面的多半是性侵與性騷擾的案件,但三者對於教會的傷害,對弟兄姊妹的打擊,卻是一樣巨大。

這些醜聞之所以對教會造成傷害,除了當事人身心受創之外,更多的傷害其實是教會或機構後來的處置失當。許多教會機構分不清到底是為了「維護主的名」?還是只是為了維護「領袖」或「教會」的名?因而沒有在第一時間做出處置,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向信徒公開事件始末,向受害者道歉,向加害者問責;而是選擇了迴避和隱忍。這也使得事件在媒體曝光後,招來更大的質疑和反彈。

有論者已經指出,華人教會因著傳統文化的影響,向來過於高舉教會領袖的權威、權柄;以為教會裡的屬靈領袖、榜樣,就是不會「犯錯」與「犯罪」的「聖人」。但卻忽略了從聖經的觀點來看,不論是領袖還是一般信徒,都是「罪人」,都是「蒙恩的罪人」。

把罪視為慢性病

既是「蒙恩的罪人」,也就代表著我們雖然因信耶穌而蒙拯救,被「算」為義,但卻仍然還是「罪人」。更直接的說,就算你已經蒙恩,但若沒有持續地在基督裡,仍然有「犯罪」的可能。這樣的說法,簡單的說其實就是「稱義」與「成聖」的兩個面向。但是除了這樣「神學性」、「教義性」的表述外,或許我們還能從生活中更為實際且具體的層面來理解。

德國的路德神學家Bernhard Lohse曾指出馬丁路德對於同時是罪人和義人的理解,有個關於病人和醫生的比喻;路德認為所謂罪人與義人,正如一個病人相信醫師並聽從醫師的話,盼望康復……。他實際上生病,但因著他相信醫師的準確預言,他是健康的。醫師算他早已是健康的人。

路德的醫生和病人的比喻提醒了我們,或許能從「疾病」,特別是「慢性病」的角度來理解「罪」。所謂「慢性病」是一種持續或長期的健康狀況或疾病,因為和生活習慣有關,所以在日本慢性病又稱為「生活習慣病」。以最常見的慢性病「糖尿病」來說,糖尿病患者除非因血糖控制失當,而導致身體機能出現問題,不然我們不會稱他為「病人」。只要他血糖控制得當,他就仍算是「健康」的人。

從治癒到照護

進一步的說,所謂的慢性病是一種沒有辦法完全「治癒」和「根除」的病,所以作為一個慢性病患者,如果要讓自己的身體「健康」,有好的生活品質,他就必須誠實地面對與承認:自己有病——而且是不會好的病。他必須承認自己有病,才會願意改變、調整生活習慣。此外,生活習慣的調整也不是個人能夠調整的,而是要與醫療人員、親友一起合作面對。否則,他就有可能因著慢性病的控制不當,危害到生命。

荷蘭醫學人類學者Annemarie Mol曾在糖尿病的醫療場域觀察到其中的行動者,有兩種相對的行動邏輯,一是「選擇的邏輯」,另一則是「照護的邏輯」。在其《照護的邏輯》一書中她指出;在「選擇的邏輯」下,病人就像顧客一樣自由選擇醫療商品,卻必須對選擇負完全責任;而「照護的邏輯」則不認為病人真的有辦法做出選擇,應由照護人員與團隊提供完整的醫療協助。

如同這本書所說,選擇的邏輯,讓病人跟悔恨綁在一起;強調選擇的後果意謂著病人個人需要自己去承擔各樣選擇的後果,以及沒有達到治療目標的「罪咎感」。但是對照護的邏輯而言,如果出錯了,重點不是責怪自己,而是繼續的和團隊討論,面對自己的失敗,繼續努力,繼續修正。

照護罪人的教會

綜合路德的比喻和Mol的「照護的邏輯」,我們可以想像出一幅何謂「蒙恩的罪人」的具體圖像;人類的罪就好比慢性病,而且是每個人都有的慢性病。當人在上主面前承認自己有罪時,就如同面對與承認自己有病/有罪一樣,需要醫生/基督的醫治和救恩。如同耶穌所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我來本不是召義人,乃是召罪人。」(可2:17)

但是在承認自己的罪,因著基督的救恩而被上主赦免後,雖說在身份上已算為「義人」,但在回天家之前,我們並不能脫離自己仍是「罪人」的本質。如同慢性病患一樣,如果不願意付代價去改變、調整,並且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遠離逃避各樣的試探,那麼終究還是會有犯罪(發病)的可能。

如同「照護的邏輯」帶給我們的提醒,當面對自己依然是罪人的身份,甚至還處在軟弱不討神喜悅的光景中時,我們需要做的,不是終日不停地活在悔恨和罪咎感之中,而是繼續來到上主的面前尋求赦免,繼續地在眾人面承認自己的軟弱,在教會群體之中尋求幫助,持續不斷地努力去養成正確良好的生命習慣!

同樣的,教會也必須深刻地體認不論是領袖還是信徒,都是有罪/有病的人,面對有罪的人,不能只是在宣講教義之後,就讓他們獨自在日常生活中面對試探,自己去選擇、去負責和承擔「罪」的結果;然後在眾人的異樣眼光中帶著罪咎感過日。教會應當盡力地宣講十架的救恩,不是欺瞞罪,而是讓弟兄姊妹願意彼此敞開承認自己的過犯,一起付出時間、物質等有形無形的代價來對付罪,與上主一起照護在罪中的人,這或許也是教會在除了宣講聖道、施行聖禮之外,最重要的任務吧!

1則評論

  1. 用慢性病來理解罪有相當的適切性,但既曰慢性,那就蘊含了時間向度之下的多層次。但基督徒如何正視罪的多層次,進而撐開與穿透層次中的糾結,不能只是過於簡單地一竿子把罪打進深淵(例如文中所舉的性犯罪),恐怕是非常需要培養的眼光。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