禤智伟/主耶稣亲授的非暴力抗争七式

1264

编按:本文为时代论坛就「暴力,抑或不暴力?」的韦式回应 —— 记一众践行同在的「刘牧师一文之延伸,欢迎读者同步阅读该文,可对作者的书写脉络有更完整之图像。

六月以降,香港人就一同经历了许多个令人忧愤难平的日与夜。相隔数月,行政官林郑月娥才迟迟宣布撤回《逃犯条例》的建议修订,但民间其余的诉求却仍然未获回应,包括就警方的滥权和滥暴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在可见的将来,恐怕不但抗争不会平息,甚至连何谓「回复安宁」也几近难以想像。而教会的脉搏也紧跟随着时势的起伏,跃动于亢奋与不安之间。《向上帝唱哈利路亚》(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最初一度成为示威游行的「战曲」,令不少基督徒顿觉头顶多了光环。然而,我们又可曾留意,在行动事成(或事败)、人群散去之后,众人口里只知赞扬香港人如何美善,信徒更以身为香港人为荣、以此自傲,却竟无几人回来真心将荣耀归给上帝?有人认为香港人正经历大团结;但也有人痛心于人际关系的撕裂,因为一切的仇视对立,都已经不仅来自政见的分歧,而是提升到良知的辨别。参与在抗争中的基督徒,又应该与谁联合、与谁为敌?

我们有时喜欢将耶稣幻想成好像古巴的革命英雄哲古华拉(Che Guevara)一样,是位站在群众前头揭竿起义的战士。耶稣无疑怜恤群众的困苦无助,因为他们犹如没有牧人的迷羊(太九36);但他也忌惮和防备群众,每当群众将他们的政治理想投射在耶稣身上,祂就及早抽身、远离退隐,而从不附和群众的政治企图、满足他们的抗暴野心。假使基督徒一旦投身群众政治,就立时将主耶稣的教导和榜样抛诸脑后,视之为不切实际的空想,我们岂不是自愿将福音「去政治化」?却不晓得,耶稣在世的职事,已经在要么顺服投降、要么勇武抗暴以外,行出了第三条非暴力抵抗的窄路。

英国圣公会神学家韦尔斯牧师(Samuel Wells)在《拿撒勒宣言》(A Nazareth Manifesto: Being with God, 2015)指出,路加福音记载的平原宝训,当中六章27-30节就是指导信徒,当生活在压迫、不义、暴力底下,如何面对面地爱仇敌,免得将制度的权力夸大成无可匹敌、匿名的无情力量;而是要去认清「敌人」的面貌(哪怕这是隐藏在防毒面具底下的),觉悟对方跟自己一样,也是会有恐惧和懦弱、会流血受伤的一个人,而不是一个抽象的、肩章上的警员编号(哪怕这又是刻意从防暴战衣上收藏起来的)。耶稣用最少七种可行的方式启发我们去「爱仇敌」,其基本原则,就是必须要抵抗行凶者!因为,持久的反抗才是「爱仇敌」的真正表现,而不是逆来顺受,任由对方滥用其僭称掌握的有限权力;但是,反抗施暴者的时候,也要警戒自己不要成为作恶者,免得为对方报复镇压留有余地。于是,「非暴力」追求的不只是消极地自己「不暴力」,而是试图掏空对方使用暴力的必要性、有效性、合法性、合理性,从而令其「缴械」(disarmed),止息暴力的循环,同时恢复加害者和受害者的人格尊严。非暴力抗争是一种考验信心、耐性、品格和想像力的公义践行,自己先心意更新变化、克服恐惧与愤怒,不去挑衅作恶者的罪性,反而设法堵塞其继续动武的借口,以给予对方停止作恶的机会、呼吁回转迁善:

一、恨你们的,要待他好——以行动向对方表明:即使你现在如何憎恶我,我也不会长久怀恨于你。你我之间的仇怨没有不共戴天,反而必有终止的一日。在你眼中我既是妖魔,我就更不会让你使我变成真正的魔鬼,我要你看出我也是人。

二、咒诅你们的,要为他祝福——你虽辱骂我,我却不反唇;因为,你粗鄙的言语只反映出你的幼稚。我惟有将你当成一个口没遮拦、少不更事的几岁小儿看待,需要我循循善诱地,安抚你虚弱的心灵,看见你内里不过也是个缺乏安全感、长不大的孩子。

三、凌辱你们的,要为他祷告——你虽以暴力对待我,但我会先为你祈祷、求主向你临在,而不是因为惧怕你而急于为自己求平安。因为你心中无神,无计可施、自觉无力,所以才会诉诸暴力。

四、有人打你这边的脸,连那边的脸也由他打——转脸由他打,不是甚么忍辱负重的苦肉计,而是以最强硬的姿态和身体语言宣示:武力并不会压倒一切,我既不畏惧你的警棍,即使你打倒我,我也不会承认你比我强,更不代表你胜利、你有理。

五、有人夺你的外衣,连里衣也由他拿去——我以近乎浮夸的极其慷慨,来应对你对我的剥削。我以不按本子的「超额接纳」(overacceptance)、过份的合作来体现出彻底的「不合作」,以揭露你根本没有按你据称的公义来对待我。

六、凡求你的,就给他——你既然如此一步不让、得寸进尺,我就将你所苛求的,通通无条件送赠予你,因为你我既同属贫乏、我就同情怜悯你,但我则没有空闲去为自己所甘愿付出的自怨自伤。

七、有人夺你的东西去,不用再要回来——连我仅有的、卑微的自由和权利,你也要夺去,我便毫不稀罕;因为,真正的自由、尊严、能力(power),在于我能够为我所信持、所珍重的,不惜牺牲其他所有。

主耶稣在十架上完美地活现出祂自己一贯的宣讲。然而,祂只是教训门徒,对待仇敌的态度是要「爱」他们,却没有要求在敌人停止作恶之前,就先去「原谅」对方。耶稣自己克胜不义暴力的方法是甘心承受暴力、自愿受害,唯有当这些暴力快将要终结祂的生命、当暴力对祂的侵害将要终结,到那一刻,祂才原谅了祂的敌人。祂与罪恶对抗到最后一口气,祂爱罪人、爱到底。

Photo credit: Studio Incendo CC BY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