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選舉變天,反思台灣教會的政治參與

1233

反送中運動中至今己破160天,香港人抗爭的血淚好不容易換來了區議會大勝。「猜測會贏,但不知道會贏這麼多」,是包括香港及國外多個傳媒名嘴當下的第一反應。其實,一葉知秋,香港聖公會內另一場安靜的革命,是一個在解析區議會大選意義時值得參考的指標。

四分之三的總投票人口出來投票,超過七成支持泛民派新面孔候選人,有些區甚至全面踢走建制派多年經營地方的議員,一面倒的選舉結果,是否果如戴耀廷所言,係「新香港精神」的本土意識的出現?!雖然泛民派主打的選戰策略,是要讓區議會選舉成為「反送中」的全民公投,然而區議會畢竟在選的是地方民意代表,亦有數字統計說,這可能是因為不忿港警催淚煙所致,在 30 個「催淚彈重災區」,民主派候選人得勝率高達 96.7%。

不過,若我們把目光投向區議會選舉前五天,21日發生的事,或可以看出一些中國如何介入香港選舉的基本套路,和反送中運動民心的向背。

目前仍為中央人大委員的香港聖公會大主教兼香港島教區主教鄺保羅,將於2021年退休並卸任。明眼人都知,這一職位宛如大主教之備位。根據大主教選舉安排,香港只有三個教區主教,可競逐下任大主教,而近兩任大主教均兼任香港島教區主教。因之,此番港島區主教選舉,意義重大,就像區議會選舉會牽動之後的立法會選舉一樣。

雖然「政教分離」常為香港教會掛在口頭上的基本立場,中國視宗教為香港一國兩制下功能組別的一環,卻是不爭的事實。根據97年《立法會條例》,在現今1200人的特首選委會中,宗教界可以佔60席。這些席次由6個指定宗教團體平分,分別是天主教香港教區、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中華回教博愛社、香港道教聯合會、孔教學院及香港佛教聯合會等。香港聖公會在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可以預見,港島區主教選舉絕無法自外於外界政治力量的干預。

此次聖公會香港島教區舉行繼承主教選舉,共有4名牧師競逐。候選者之中,早在教階地位和社會知名度上領先者,當為政治立場同樣親中的,現為政協委員的,一般咸視為鄺保羅接班人的教省秘書長管浩鳴。早先,他曾公開表示支持《逃犯條例》修訂,並相信教友不會因宗教問題遭引渡,更曾批評港獨是「挑戰中央底線,只會令香港走進不歸路。」

就像在區議會選舉前,先安排了理工大學遭圍困的過場,作球讓建制派的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進去協助百名示威者離開一樣,在香港聖公會港島區主教選舉前,也有這麼一場劇力萬釣的戲!

為了讓港台民眾相信,只有親建制派的才能夠當家管事,管浩鳴作足了戲。除了積極主導陳同佳到台自首,他多次接受大陸官媒、港媒、甚至台媒的專訪,甚至直接代表港府向台灣政府放話,同時向陳同佳拍胸脯掛保證,赴台自首絕不會被判死刑。不料,卻遭民進黨給狠狠踢了鐵板!

所幸,管浩鳴落選。在區議會選舉結果出爐後回顧另一場教會內的變天,其實能更清楚地看到,宗教信仰團體在這次反送中運動中亦作出表態,對現有「中國在地協力者」的拒斥。

台灣大學教授黃克先在研究基督教的跨海峽互動時曾指出,基督教會中熱衷於信仰中「中國因素」極可能導致「反中國因素」的出現,教會的菁英與在地協力者並不能等同於草根群眾,「後者因宗教理念、集體記憶或其他因素,對中共政權的既定觀感及態度,反倒可能掣肘菁英向政治權力靠攏的作為,甚至讓菁英喪失在地領導的正當性」。

相較於香港教會的覺醒,台灣親中的基督教會團體日前連署發表「台灣基督教聯盟對2020大選聲明」,顯示絕大多數台灣牧長的政治觀還是離地兼落伍的,半點地緣政治的常識及對審議民主的素養都無。聲明內文除了糾結於早就翻篇的同性婚姻爭議,沒有隻字提到不遠的中國如何壓迫宗教自由,滲透並干預台灣大選,更沒有半語要以隔鄰一國兩制的香港為借鏡,要求信徒要勇敢站出來捍衛台灣得來不易的自由及民主。

香港聖公會及區議會選舉的雙雙變天,或許可以為台灣基督教會信徒作出絕佳的示範。有覺醒的「平」信徒該推動第二次的宗教改革,推動教會內的轉型正義,切毋一味盲從牧長權威,莫讓紅色浪潮襲捲基督教會。

(photo credit: 香港2019區議會選舉粉專)

發表評論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