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香港选举变天,反思台湾教会的政治参与

2126

反送中运动中至今己破160天,香港人抗争的血泪好不容易换来了区议会大胜。「猜测会赢,但不知道会赢这么多」,是包括香港及国外多个传媒名嘴当下的第一反应。其实,一叶知秋,香港圣公会内另一场安静的革命,是一个在解析区议会大选意义时值得参考的指标。

四分之三的总投票人口出来投票,超过七成支持泛民派新面孔候选人,有些区甚至全面踢走建制派多年经营地方的议员,一面倒的选举结果,是否果如戴耀廷所言,系「新香港精神」的本土意识的出现?!虽然泛民派主打的选战策略,是要让区议会选举成为「反送中」的全民公投,然而区议会毕竟在选的是地方民意代表,亦有数字统计说,这可能是因为不忿港警催泪烟所致,在 30 个「催泪弹重灾区」,民主派候选人得胜率高达 96.7%。

不过,若我们把目光投向区议会选举前五天,21日发生的事,或可以看出一些中国如何介入香港选举的基本套路,和反送中运动民心的向背。

目前仍为中央人大委员的香港圣公会大主教兼香港岛教区主教邝保罗,将于2021年退休并卸任。明眼人都知,这一职位宛如大主教之备位。根据大主教选举安排,香港只有三个教区主教,可竞逐下任大主教,而近两任大主教均兼任香港岛教区主教。因之,此番港岛区主教选举,意义重大,就像区议会选举会牵动之后的立法会选举一样。

虽然「政教分离」常为香港教会挂在口头上的基本立场,中国视宗教为香港一国两制下功能组别的一环,却是不争的事实。根据97年《立法会条例》,在现今1200人的特首选委会中,宗教界可以占60席。这些席次由6个指定宗教团体平分,分别是天主教香港教区、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中华回教博爱社、香港道教联合会、孔教学院及香港佛教联合会等。香港圣公会在香港基督教协进会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可以预见,港岛区主教选举绝无法自外于外界政治力量的干预。

此次圣公会香港岛教区举行继承主教选举,共有4名牧师竞逐。候选者之中,早在教阶地位和社会知名度上领先者,当为政治立场同样亲中的,现为政协委员的,一般咸视为邝保罗接班人的教省秘书长管浩鸣。早先,他曾公开表示支持《逃犯条例》修订,并相信教友不会因宗教问题遭引渡,更曾批评港独是「挑战中央底线,只会令香港走进不归路。」

就像在区议会选举前,先安排了理工大学遭围困的过场,作球让建制派的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进去协助百名示威者离开一样,在香港圣公会港岛区主教选举前,也有这么一场剧力万钓的戏!

为了让港台民众相信,只有亲建制派的才能够当家管事,管浩鸣作足了戏。除了积极主导陈同佳到台自首,他多次接受大陆官媒、港媒、甚至台媒的专访,甚至直接代表港府向台湾政府放话,同时向陈同佳拍胸脯挂保证,赴台自首绝不会被判死刑。不料,却遭民进党给狠狠踢了铁板!

所幸,管浩鸣落选。在区议会选举结果出炉后回顾另一场教会内的变天,其实能更清楚地看到,宗教信仰团体在这次反送中运动中亦作出表态,对现有「中国在地协力者」的拒斥。

台湾大学教授黄克先在研究基督教的跨海峡互动时曾指出,基督教会中热衷于信仰中「中国因素」极可能导致「反中国因素」的出现,教会的菁英与在地协力者并不能等同于草根群众,「后者因宗教理念、集体记忆或其他因素,对中共政权的既定观感及态度,反倒可能掣肘菁英向政治权力靠拢的作为,甚至让菁英丧失在地领导的正当性」。

相较于香港教会的觉醒,台湾亲中的基督教会团体日前连署发表「台湾基督教联盟对2020大选声明」,显示绝大多数台湾牧长的政治观还是离地兼落伍的,半点地缘政治的常识及对审议民主的素养都无。声明内文除了纠结于早就翻篇的同性婚姻争议,没有只字提到不远的中国如何压迫宗教自由,渗透并干预台湾大选,更没有半语要以隔邻一国两制的香港为借镜,要求信徒要勇敢站出来捍卫台湾得来不易的自由及民主。

香港圣公会及区议会选举的双双变天,或许可以为台湾基督教会信徒作出绝佳的示范。有觉醒的「平」信徒该推动第二次的宗教改革,推动教会内的转型正义,切毋一味盲从牧长权威,莫让红色浪潮袭卷基督教会。

(photo credit: 香港2019区议会选举粉专)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