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與你一同敬拜?

當有越來越多的外籍移工在我們當中時,作為基督的門徒,我們實在需要更多的、主動地去「看見」他們。而不是像這個世界,像台灣社會一樣,對外來的勞動者視而不見。

你信的是「純正的福音」?

不幸的是,這恰恰是一個「參雜」的世代,黑心食品滿天飛,消費者根本搞不清楚標示的成分,其次,很多毒品或是迷魂藥都包裝成一般飲料,讓人防不勝防。福音也是這樣!

教會作鹽發光的責任

政府不可以違反法治精神。如果他們違反了法治精神,被統治者有正當的權利拒絕當局的要求,並且採取必要的措施,使法治精神得以恢復。要做得到這點,就不能只窩在教會的舒適圈,以教會內的語言來自滿,而是必須能以民主法治社會的一員,來與各界對話。

他們沒有選擇容易的路

認真做事的人,或許令不想改變自己的人害怕,但他們的努力讓這個世界不至於全面腐爛敗壞,他們的身影讓人看到希望的光芒。在新的一年裡,深願我們大家都在自己的小角落裡,認真專注。

2018年的在世存有

我們大多都是租地者……但我們比擁地者對地的感受可能更親密……地的特色之一就是它不可以移動。我們可以改變地的用途,但不可以從元朗帶走一片地到中環去。倚賴地生活的人不自覺地被地限制了他們的活動空間,但也同時,社區和歸屬感就漸漸形成。這是一種棲居的表現。

你還在許「新年新希望」嗎?

試試看今年不要定新年新希望了。回頭看看去年、前年乃至大前年所定下的新年新希望,到底實踐了多少?有多少是未來仍然想實踐的?不妨先把那些撿回來,好好想一想,當初怎麼就沒能執行到底、半途而廢了?

尋找真實的耶穌?

面對這個世界關於「真實」的挑戰,我想教會的任務不是要指出聖經裡面耶穌的事蹟,到底有多麼符合這個世界所認定的「真實」。而是像Brueggemann說的,當我們重新被聖經所「閱讀」時,我們也「被重寫劇本」,在世界活出一個不同的生命。

耶穌也當過難民

「因為逼迫、戰爭和暴力而被迫逃離自己家鄉者就是難民。他們因為種族、宗教、國籍、政治意見、團體屬性等因素而遭到迫害,大多有家歸不得,也不敢回去。」根據這個定義,耶穌、約瑟和馬利亞當年確實是流亡到埃及的難民。想到這個事實,對於身為基督徒的你我,是否有扎心的感覺?

歡迎按讚加入粉絲團

熱門新聞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