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枉啊,這不是黑箱!

更精確來說,長老教會議會的問題不是出在於黑箱,而是出在於「公開透明」的程度沒有符合青年期待跟上時代腳步。500年前的議會當然無法做到現場直播,因此透過選舉,推舉出眾人認可的人選成為議會的一員,包括今日在會議之後會送交議事錄等,都是在技術未達直播門檻之前,最大程度能夠做到「公開透明」的方式。

教會界的李國華們

為了顧全教會所謂的「大局」,為了給加害者一個再次出發的機會,有些人選擇忽略與打壓事實真相。然而,正是這種忽略與打壓的失當舉措變相提供加害者一把保護傘,讓加害者躲在傘下不受雨淋。對於教會裡較弱勢的受害者,如果教會裡的各種環節沒有提供足夠的支持,這些人為與非人為的缺漏都將成為共犯結構,這些憾事也將不斷重演。

國家轉化,Yes, but HOW?

有教內先進提出一些非典型的宣教新方法,目標很遠大,倒是蠻吸引人的。雖說新方法還沒在歷史上驗證過,有效與否還不得而知,然不試過一二回怎麼知道?即便事後無效,但花費不高,總是努力過了;然而,若花費高昂卻無法預期有效與否,就應再三考慮了。

《心靈小屋》:當你改變目光方向,傷痛終將遇到愛與救贖

一場意外,失去了小女兒蜜思,從此改變了麥肯跟整個家。事隔數年,麥肯收到一封神秘信件,邀請他回到當初的案發現場,署名是他妻子對上帝的暱稱「老爹」……「如果神是良善全能的,那為什麼世界上這麼多破碎傷痛?」「為什麼這些事發生在我身上?神,我需要祢時,祢在哪?」從小經歷家暴又痛失愛女的麥肯,始終無法諒解上帝,但當他踏上往小屋的路,卻經歷一場不可思議的救贖之旅。

改革中的教會組織:允許忠誠反對者

一個信仰群體或教會組織最大的難題,往往不在外來壓力,而是它能否真誠地面對內部的不同聲音,去和各種聲音對話,並找出新時代的信仰詮釋。處在2017年,這個台灣社會最具有歷史傳統的基督教會當前正面臨著這項挑戰。

這是實踐的大好機會

當權力失去正當性後,往往會蛻變成赤裸裸的暴力,大家該找找那個做為議會正當性的「上帝的同在」在何處?就算是再神聖的信仰議題,怎麼會在上帝同在的會議中,以如此不堪的形式展現?

器官捐贈:自願或默許

教會沒有神學要反對器官捐贈,反而耶穌說,「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仍舊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結出許多子粒來。」我們是否可以用器官捐贈理解這經文?即器官捐贈就是結出許多子粒的具體應用。那麼,教會是否值得主動與香港食物及衛生局聯絡,共同推動「自願捐贈」,塑造一個有關愛的社會。

傳統領域所求為何?原住民土地運動的下一步

對我而言,共管的概念,在很多方面與信仰生活互相輝映。首先,共管關乎權力釋放,這是所謂的交托。交托並不是被動的接受現實,而是透過釋出主權,實際經歷與神同工同行的過程。其次,共管強調做中學的長期參與,這是代管(Stewardship)的核心。

歡迎按讚加入粉絲團

熱門新聞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