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一點自以為是的「信心」

面對現代的憂鬱症和精神疾病,我們最好不要有太多從宗教來的理解和判斷,甚至更不需要有太多的,自以為敬虔的「信心」。再怎麼樣的小心都不為過,不然反倒會「絆倒人」,讓罹病的兄姐承受更大的壓力,而且還是莫名的「屬靈」的壓力!

他者的臉容與死亡

給口渴的人一點水並不一定可以改變他的命運,但不能就此任由他可以沒有被擁抱下獨自受苦。苦難可以令生活變得無奈,卻不可能將世界變得無情。「我渴了」就是要喚醒人心,絕不讓痛苦者無聲無色地溜走。

基督徒,可以進行人身攻擊嗎?

關鍵在於,這些人把個人的意見或對事物的看法跟此人存在的本質混為一談。認為持有跟我不同意見者必然是壞人,是必須被消滅的惡者。

叫什麼名字?

就算忘了自己本是異鄉人,台灣社會裡也還有為數不少的異鄉人,在我們身邊與我們一起生活,再說,我們無論如何是世上的客旅。一種新的語言尚且難以被靈魂接納、認同,名字呢?我的靈魂願意被按哪個名字召喚?

論愛餐

愛餐,是台灣教會美好又有趣的文化。教會「愛餐」通常指主日禮拜後,弟兄姊妹一起享用的午餐,或是,團契、小組聚會為大家預備的餐食。這類「愛餐」不見得是大魚大肉,或烹調複雜的菜餚,但絕對可以吃飽。教會提供愛餐,不只方便會友安心參加聚會,用餐更是交誼分享和連繫情感的重要時刻。

服事,心臟要強!

聖經托付給領袖的責任非常明確,一就是真理教導,二就是牧養關懷與代禱,至於最後的結果,人家是會背起自己的十字架還是把你釘在十字架?只能學耶穌說那一句「倘若可行,叫這杯離開我,但不要照我的意思而是照祢的意思」。

那絆倒人的有禍了

教會領袖的言行不一,是最容易使會眾跌倒的原因。晚近許多國家的教會(無論是天主教或新教)都出現聚會人數銳減的現象,特別是年輕的世代越來越少到教會。除了教會的教導經常與會眾生活實際面對的問題脫節外,教會領袖令人不敢恭維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他們不屬世界,正如我不屬世界一樣」:從公民角度思考(二)

全球公民有助基督徒理解他們在世界的角色,但這不等於基督徒身分是由全球公民界定,因為基督徒的政治是上主國,不是從政治理念而來;基督徒的道德是教會,不是倫理理論而來;基督徒的經濟是上主創造與救贖,不是從經濟理念而來;基督徒的文化是聖靈,不是從自由而來。

歡迎按讚加入粉絲團

熱門新聞 Top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