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绍光/路德与德意志民族主义

路德也支持最高主教的意念,并且统治的诸侯可以担任最高的圣职,这就创造了一种国家教会了,俗世的领袖以「紧急主教」来在教会的领域之中行使其权力。路德把教皇与皇帝的权力与责任,置于德意志主权统治者的手里。

其实,在光州之前有济州-后篇

济州岛姜禹一主教就是这样的一盏微光,或许,他如何从自身做起,从事良心化的和平教育工作,是一个值得亚洲基督教会探究的起点。

卢其宏/不过就是7天假

工时修法争议要从复杂的陷阱跳出来,让我们从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部分切入,现在政府修法的重点就是要砍掉劳工原有的7天国定假日。

基督徒社区是这个世界的希望

回想2004年,我开始慕道,以法律人的身分参加了几个重大的家庭教会受逼迫案件的调查、写作和诉讼。换言之,上帝呼召我传道之前,先让我观看了一些受迫害的教会。免得我以后上了船,才说不知情。后来学校停了我一段时间课,也不能在媒体发表文章了。

临风/仇恨、偏见与暴力的时代,我们依然仰望——夏洛特示威事件有感

在这个情绪高涨,仇恨、偏见与暴力充斥的「美国优先」的国家,要推动政治上的改变,或许没有什么便捷的解决方案。不过在改变政治气候之先,或许更需要改变的是我们个人的心态,从夺取权力到了解对方的伤处。Weisser拉比的耐心、爱心和宽恕或许正是我们值得深思的榜样?

禤智伟/学听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上)

不少信徒埋怨,是日崇拜的讲坛,无道可听。到底,是甚么出了问题?谁之过?假若,你不幸地在这天听了一篇很「烂」的道,就代表传道者偷工减料(shortchange)、骗去了你宝贵的时间,甚至你彷如没有崇拜过?

临风/直面后基督教族群对圣经的疑惧

美国的基督教界,包括福音教会、主流教会、天主教会、东正教、摩门教,等等,近年来逐渐感受到会众流失的压力和对文化影响力的普遍下降,尤其是以白种人为主的教会。面对这个现实,基督教界应当如何回应?

吕绍昌/总统选不下去未必是坏事

实在很难想像,曾经是现代民主自由的橱窗,西方民主的楷模,笑傲寰宇的美国,竟然可以产生如此的总统大选,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

反思茶杯里的风波

经济抵制不应该看成是反市场交易的,相反地,而是对市场的一种矫正。它不只有消极说「不」的一面,也有积极说「是」的另一面,借由鼓励替代性产品的购买,或新型态生活惯习的养成,来协助新产业的研发和市场拓展,乃至打造不同消费行为背后的公民社会的另类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