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1日

禤智伟/学听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下)

传道者需要真正的听道者作为伙伴,宣讲才可能发生。听道者应该是主动积极的信道者、寻道者、行道者,而非被动消极的消费者。听道者在宣讲中的角色,其分量甚至比传道者还要关键;崇拜是否「有道可听」是听道者自己的责任,多于传道者,因为传道者根本从来无法控制听道者听到甚么、或到底是否在听。

临风/好撒玛利亚人?从圣经看接纳叙利亚难民的困境

2011年春,叙利亚爆发了内战。由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用武力镇压国内的示威民众,占大多数的逊尼派穆斯林于是愤而起来反抗。因着阿萨德用残酷的手段大量屠杀本国的人民,许多难民开始纷纷逃向世界各地。

Kolas Yotaka/在对的地点「道歉」

最近偶尔会听到有人质疑,为什么总统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进总统府道歉,「为什么?!」问者通常忿忿不平,认为这种道歉没诚意,依然不脱上对下的殖民心态云云,更有少数有心人以道歉的地点大作文章,企图以此弱化总统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当性。

吕绍昌/总统选不下去未必是坏事

实在很难想像,曾经是现代民主自由的橱窗,西方民主的楷模,笑傲寰宇的美国,竟然可以产生如此的总统大选,成为全世界的笑柄。

黄春生/再思「唯独圣经」:落实在牧养的实践(上)

如果我们读圣经,一直停留在过去的眼光,不在我们当下的处境去思考和反省,我们很容易也会成为我们这个时代的逼迫者。我们说的「改革宗」,其实也是「改革中」,是不断在进行的一种过程。如果宗教改革只有停留在500年前的处境,没有随着时代前进,我们今天的教会就是需要被改革的对象。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

基督教伦理学看武力反抗

这个世界上有许多政权都是基督徒采取武装抗暴而建立的,包含美国独立革命与中国的辛亥革命。宗教改革时代,路德、加尔文等大师也都曾主张武装抗暴。事实上,新教的建立本身就是三十年战争的果实。武装抗暴,是最后万不得已的手段,但并没有违反圣经的教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