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年/谈全职传道人的待遇——尼希米时代的再现?

大多教会和信徒,一方面受到过去「传道人就是要吃苦」的时代印象,一方面也矫枉过正,深怕传道人可能贪财,而只重于严格的监督,却忽略了应当为传道人的身家有周全的规划,以让一位事奉者得以安身立命、无后顾之忧地被培植和养育成为将来成熟的牧羊人。

基督徒社区是这个世界的希望

这就是地方教会的建造,对于中国社会转型的不可取代的价值。这不是教会的目的,是教会的副产品。但这个副产品,最终会为一场更大、更深入的福音运动预备人心。地方教会就是一个基督徒社区,是唯一真实的人类共同体。

王文堂/我们应当跟从谁?

基督徒应当跟从哪一个潮流?是跟从融合了民族、民粹、资本三者的川普潮流,还是跟从融合了相对、个人、平等三者的后现代世俗主义?我想答案很简单:我们基督徒不跟从世界,只跟从主!

禤智伟/学听道:平信徒的本份和方法(上)

不少信徒埋怨,是日崇拜的讲坛,无道可听。到底,是甚么出了问题?谁之过?假若,你不幸地在这天听了一篇很「烂」的道,就代表传道者偷工减料(shortchange)、骗去了你宝贵的时间,甚至你彷如没有崇拜过?

Kolas Yotaka/在对的地点「道歉」

最近偶尔会听到有人质疑,为什么总统不去原住民族部落道歉,反而是要原住民族进总统府道歉,「为什么?!」问者通常忿忿不平,认为这种道歉没诚意,依然不脱上对下的殖民心态云云,更有少数有心人以道歉的地点大作文章,企图以此弱化总统向原住民族道歉的正当性。

韦尔斯、科雅贝/宴席定要继续

当我们现在要在彼此相远的不同角落,去持守这场宴席,我们就被邀请,去推敲、去细嚼、去回味,主餐礼当中诸种祷告的含意:原来,上帝想方设法,为要达成祂转化众生、成就美好的旨意,并在受造世界中以变像的形式来彰显祂的荣耀。

杨凤岗:中国能找到宗教治理新思维吗?

4月下旬中共中央举行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国际媒体对此颇为关注,几乎所有的报导和评论都指出,会议释放出了收紧宗教管制的信号。不过,我个人觉得,这场多次被推迟的会议所释放出的另外一个更为重要的信息是:中共高层认为,现有的宗教理论还需要得到发展,宗教工作水平需要得到全面提高。

光年/跳脱成功模式的「作见证」

基督信仰最特别之处,不是成功案例!而是当我们软弱时、仍处病痛时、失意时、消沈时…甚至是濒临死亡之际,我们却向主存著指望,这就是好见证,甚至应该说这才是见证!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