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我的自由:挣脱自卑与自傲的终极途径

你怎么看待「自己」呢?或许是在自我批评中挣扎,怀疑可能是圣灵叫自己知罪;也或许是努力透过外在表现肯定自己,却在失去成就时便开始动摇。关于自我的问题常叫人无比烦恼,但好消息是:真正因为福音而谦卑的心,不会自恨也不会自恋、不是自卑也不是自傲,而是在祝福当中「忘记自己」,从而得到彻底的自由。

无惧的爱:一场属灵回归的旅程

如果要用一个词总结这个世界的问题,那会是什么?在《爱胜过恐惧》一书中,灵修导师卢云指出:「恐惧」导致世世代代的人们被困在无归属感、毫无果效以及停滞不前的痛苦中,唯有神的爱能使人脱离恐惧的牢笼,迎向自由无惧的生命。

《雪地里的拥抱》:谁能帮助韩国找到新出路?

慰安妇,一直是日本和东亚数国之间未结的难题。二战期间,日本在本国、殖民地与各国占地征召了数十万女子,写下一出又一出的历史悲剧。长期投入此议题的妇女救援基金会表示,当初被征召为慰安妇的台湾女子估计至少1200人,其中愿意公开身份的原有58人,至今只剩3位仍在世。

服饰与服事

我们的服饰有着文化、宗教与社会意义的,也影响了我们服事的群体。医院的牧者身穿粉色或是浅蓝色牧师服时,代表着对台湾习俗的宽容与接纳。今日我们可以看到原住民牧师以原住民的图腾展现自身的身分认同,客家牧者的牧师服能用蓝染花布作为点缀。不同的衣物有社会性的理由,带着某种文化、宗教与社会意义。

《恩典不虚传》:给干渴之人的恩典

问问身旁的朋友,当他们想到基督徒,会想到什么?几十年前,答案可能包括金发碧眼的传教士,来台湾开医院、盖学校,奉献资源与时间给偏乡的人民。那么现在呢?

从又穷又落后的瑞典走来 ──《穷佃农》之歌

现今的瑞典给人的印象是「进步」、人均所得高的国家,其实并不很久以前的20世纪初,瑞典穷得逼使大量人民外流,走不了的甚至落入不得不「典当」或卖小孩的境地。

逮住他!

学校还特别提醒这些气愤的高年级学生,如果刚好发现肇事学生,千万不能追打、恐吓他(们),不能自以为站在正义的一边就「以大欺小」,而要尽可能温和地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大家的共同目标放在未来恢复和谐的社群关系,就不能太强调在眼前的负面情绪与损失。不是吗?

回忆使我们团结——智利的教会与政治

提起拉丁美洲,我们就联想起1960年未出现的解放神学。然而,解放神学在不同地区有各自发展,不是铁板一块。因身在智利,我趁机回顾智利的教会与政治关系。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