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国宝作家的死亡寓言

约拿单以生命为代价的救援行动,并不是值得其他人效法的匹夫之勇,而是足以让读者识读出「牺牲之爱」的记号。尽管如黑暗一般的未知与死亡本身,仍然令人畏惧、难以欣羡,但正是「爱」的记忆与召唤,才能让人在享受「爱」同在的片刻,决定揹著「爱的记忆」,跃向恐惧与死亡。

逮住他!

学校还特别提醒这些气愤的高年级学生,如果刚好发现肇事学生,千万不能追打、恐吓他(们),不能自以为站在正义的一边就「以大欺小」,而要尽可能温和地问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大家的共同目标放在未来恢复和谐的社群关系,就不能太强调在眼前的负面情绪与损失。不是吗?

燃烧的大楼

我们的社会习惯吃定「好的撒玛利亚人」,台湾的教会也喜欢彻底利用「马大姊」的天真。教会经常「要求」个人「必须无偿履行」某些圣工,以维持教会例行事务正常运作,却不思建立一个「让个人的服事保持自由与弹性」的制度与气氛。

找到工作的使命、活着的意义

「人人吃喝,在他一切劳碌中享福,这也是神的恩赐。」(传道书3章)Dan Miller指出,神设立工作不是为了折磨我们,而是让我们享受的。「工作,不是上帝的咒诅,而是行在祂旨意当中的好处之一。寻找自己喜爱的工作不是图利私己的目标,而是实践人生真正呼召的要素。」

性/别,说好的自决呢?

细细老师在书的末了,提到自己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是因为有盼望,指望一个没有肉体没有疾病没有情伤的天堂。其实,复活不在乎灵也在乎身体,康沃指出,双性人神学可以同残障神学结盟,看医治,不必再侷限于个人身体的「正常」,而是破碎关系的修复,而这才是日后复活身体所能带给人的真正盼望。

善良的勇气

「怂恿、放任他人接受更多痛苦」,跟主动面对邪恶、自愿选择代替他人受苦的基督,是完全不同的。身为基督徒的我们,是要随从文化的暗示、即使参与邪恶也在所不惜?或是选择追随基督?换句话说:我们到底有没有选择善良的勇气?

缺席的父亲

现今许多教会以「高抬(核心)家庭的价值」呼吁保持家庭的「完整」,亦即,为了小孩维持婚姻关系。但此举对那些遭逢父亲缺席了的孩童而言,无异于落井下石;对那些父亲形同隐形人的孩童而言,闪耀着金光的「家庭价值」乖离事实。

与神重燃爱火的亲密之旅

如果我们不清楚自己的肉体是软弱的,就会骄傲导致跌倒;但如果我们只看到自己的软弱,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内心是愿意的,就会沮丧退缩。然而,神要的是我们在爱中没有惧怕,除此之外,清楚自己蒙神喜悦,不仅带来与神的亲密,更会带来灵命的成熟。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