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政教关系(下):电影《缠绕之蛇》与乐团暴动小猫的控诉

以教会的角色而言,当其面对政治和社会上的种种不公义,以沉默的态度隐遁于灵性上救赎的层次,是否真的是符合信仰的?面对不公义而选择沉默,难道不是这个不公义结构的帮凶吗?

怎样的基督教大学,怎样的国家素质

日本基督徒仅1%,因有优秀的基督教大学产生强大的影响力,使日本社会有守法、重视公共利益、避免麻烦别人的性格。那么,台湾的基督教大学、教会学校又产生什么影响呢?

谁的兴旺?谁的衰微?

一昧的将会友留在自己的教会网络内,是否真的合乎上主的心意?当我们念著《使徒信经》里的「圣而公之教会」时,我们或许会在乎教会的「圣洁」,但却很少去意识到教会也应当是「大公的」(catholic),应该是「普世的」。

客旅人生的人生课题

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只是客旅,只是寄居,搬家到地上的豪宅,或移民到欧美先进国家,并不是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最主要目标,我们应该渴慕主的应许,盼望并等候天上更美的家乡。

源自教堂和杂货店的保守主义信念——读《撒切尔夫人自传:通往权力之路》

撒切尔夫人对西方的懈怠与松弛充满了忧虑。中国已经取代了昔日的苏联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专制国家,因此她警告说:「我们需要坚持不懈地给中国施加压力,告诉它如果想享有受人尊重的关系所带来的全部的切实利益,它就必须结束迫害人权的做法,并且用文明的标准来对待西藏、基督教会以及国内持不同政见的人士。」

临风/不要以上帝的名义,去喂养你的欲望

对(成功神学的)跟随者来说,我认为,最值得担忧的是人对上帝的误解:以为祂像庙里的菩萨一般,偏袒送钱人、不公正、看不起穷人、不了解人类的苦难。祂是势利的,短视的,无情的。这个上帝不是圣经里的上帝。

社会关系让生命活得耀眼

生命活得耀眼,因为人有盼望和想像力,也因为人生活在一个有盼望和想像力的社群。那么,我们的教会曾为这社区提供甚么盼望和想像?甚么盼望和想像引导教会事工呢?此外,有需要者接触我们的教会和社会服务经验到甚么生活的盼望和想像,以致他们可以自由地活得耀眼。

生活中的「细拉」:以安息重整你的心

忙碌被当作是荣耀的标记,满满的行程给我们「自己很重要」的满足感,但毕德生却认为忙碌是「绝对的懒惰」:「那是以我们的行动填满时间,而不是留意神的行动。那是在掌控一切。」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