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立场

目前台湾众教会的重大困扰之一,就是对「教义的差异」该如何对待的看法没共识。「异端」,是很严厉恶的指控,必须提出非常确实的证据,教会需要小心分辨,也要以温柔的心来处置。不然的话,「诬告」之罪,恐怕当事者自己承担不起。

与沃弗一起上教会——委身不只是个人选择

11年前我从台湾到美国读书,刚到新的环境,我想先去看看不同形态的教会,再决定要委身在哪一间教会聚会。

教会的失忆症

教会不是从石头蹦出来的,任何一间堂会都不是。2000年来,独一的教会持续成长,在各社会文化场域取了不同肉身而多元展现,上帝的教会在台湾是其中一部分。主内同道何不试着从自己所在的群体开始,回溯自己的神学DNA,寻根信仰的传承,找回自身的历史,一直到五旬节圣灵降临时的那个教会呢?

「公民不服从」与「顺服权柄」的两难?

两年多前发生318学运(太阳花学运)时,基督徒对于如何看待学运,特别是对于「顺服权柄」的教导内容,有着不同的论述说法,也引发一些争论。时至去年,发生几次反对民法修法的集会冲突抗议行动,虽然在网路或基督教媒体上,甚少再看到有关「顺服权柄」的教导论述,但在面对越来越多的社会议题和争议,有个主题仍值得继续探讨,即是:个人的「公民不服从」是否与「顺服权柄」相冲突?

找到生命的价值

每个物品都会有其价值,最直接的表现就是用金钱来衡量,我们买东西会先看价格,再评估能力。人类一开始是以物易物,逐步改变交易方式,最后使用钱币,如同当年亚伯拉罕用400舍客勒向赫人以弗仑买了一个地方,要作为墓地。

黄春生/再思「唯独圣经」:落实在牧养的实践(下)

我们从耶稣年代面对的法利赛人的律法主义开始反省,一直到对于近代人类社会变迁的反省。一个共同的特点是:每个时代都有其特殊的处境,这使得每个时代按照圣经所解释的信仰真理都可能有其限制,因此,必须以耶稣的眼光来重新检视并批判这些具有时代限制的真理。是以,律法有时而穷,唯基督精神常新。

从吃耶稣的肉和喝耶稣的血说起

每当香港有新兴宗教出现,传媒朋友总会打电话问我。其中一个常问的问题是奉献,尤其是十一奉献。他们大多认为这是一种行骗。基督徒有自己的解读,也从没有觉得被骗,但没有基督信仰的传媒朋友不会明白。在耶稣时代,一个另人困惑的题目是耶稣说,「吃人子的肉,喝人子的血。」

待人处事:体谅与冲撞

保罗在说「对甚么样的人,我就作甚么样的人」前,他坚持对罪和恶的不妥协。当时哥林多教会的罪和恶是分党分派(林前一、三)、淫乱(林前五)、彼此告状(林前六)等。保罗的教导不是只有牺牲和宽容,更要有对恶的不让步意志,甚至不害怕因不让步而有的冲撞。

热门点阅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