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莱特一起上教会——委身整全的宣教使命

4121

我曾在教会中遇到一个人,他和我说上帝对他的呼召就是传福音。我问他:「那你打算做什么工作来生活?」他说:「上帝会养我。」我一开始很佩服他的信心,后来却渐渐发现,他整天无所事事,到处晃来晃去,财务状况一团糟,人际关系也很混乱。这不禁让我开始反省,当基督徒被教导要祷告、读圣经和传福音的同时,是否也有被教导跟随耶稣对我们日常生活(工作、学业、家庭、财务、休闲、时间管理……)的意义是什么?

许多基督徒似乎把自己的信仰生活和日常生活切割开来,认为这是两回事,不应该混为一谈。在这种二分法中,有些人只专注活在信仰生活中而忽略日常生活的责任,另外有些人则是汲汲营营追求日常生活的成就,把信仰生活当作舒压调剂的休闲活动。

然而这种把信仰生活与日常生活二分法是否符合耶稣对门徒的呼召?当耶稣呼召他的门徒来跟随他时,到底是在呼召他们去做什么?基督徒的呼召是要热心参与教会、天天祷告、到处传福音?还是要在社会中当个好公民,在家中当个好孩子,在学校中当个好学生?又或,上帝呼召我们进入一个更整全的使命中,在这整全的使命中,信仰实践与日常生活是紧密结合在一起,不是二分的?

莱特论教会的使命

英国神学家克里斯多福・莱特(Christopher Wright)结合旧约神学与宣教学两个领域的研究,从整本圣经重新理解和诠释教会的使命。莱特认为根本没有宣教的圣经根据(biblical foundation for mission)这回事,因为教会本身就是上帝宣教(God’s mission)的结果,也为上帝的使命(God’s mission)而存在。基督徒被呼召来认识上帝过去在世上的作为,同时受邀参与上帝今天在世上的作为。(注1) 教会的使命就是参与上帝的使命。

莱特感叹今天的教会往往陷入二分的危机,把个人性与世界性的救赎分开,把信仰和生活分开,把宣讲和彰显榜样分开,把传福音和作门徒分开。(注2)这种二分法往往造成教会择一而偏重,扭曲了上帝赋予教会的整全使命,也使基督徒的信仰实践变得支离破碎。

莱特提醒教会,我们要向这世界宣告圣经所启示的大故事,一个赋予生命和万物意义的大故事。这个故事就是好消息,告诉我们上帝是如何爱这世界,忠于祂与世人所立的盟约,以致赐下祂的独生子耶稣,使世界透过耶稣与上帝和好,并在耶稣里开始一个全新的创造。

对莱特来说,上帝使命的核心是使万物与祂——世界的创造主——和好(哥林多后书5章18~20节、歌罗西书1章20节),基督徒所传的福音,是整全的福音,不应该是破碎的福音。教会的主要使命是要使人与上帝和好,与彼此和好,与受造万物和好。教会的使命不应侷限于建立基督徒私人生活上的敬虔,也包括在家庭、信徒群体、工作职场和公共空间中与他人有正确的关系。

整全的宣教使命

今日的华人教会是过去200多年西方宣教士宣教的结果,而今也成为普世宣教运动中的差派群体之一。当华人教会渐渐成长,脱离西方差会的支持,有能力自立、自传和自养时,愈来愈多的教会把焦点转往宣教,把资源投入宣教事工中。这实在是可喜的现象!然而当华人教会愈发重视宣教之际,认识什么是教会整全的宣教使命也愈来愈重要。

莱特提醒教会,我们不应把上帝赐给教会的整全使命给撕裂。教会的宣教使命,一方面是带领个人学习跟随信靠耶稣,但另一方面也关乎更新我们与他人的关系,修复我们与受造世界的关系。

当教会的整全使命被撕裂时,教会就好像有一堆不相干的代办事项—门训、宣教、社区事工、社会正义、环境保育、教养儿女,而每件事却都不相干,甚至相互在竞争有限的资源。然而当我们重新以「和好」来认识教会的使命时,就会发现其实众多的代办事项其实都朝同一个方向前进。

在教会中,每个人的关注、热情和负担会有不同,因此选择投入的事工也不尽相同,但是所有事工都是在回应上帝呼召教会投身的整全使命。在这样的认知下,投身社会运动的基督徒不用急着批评努力在教会服事的基督徒不关心社会,在教会努力服事的基督徒也不要忙着对投身环境保育的基督徒贴标签,认为他们「爱世界」过于「爱教会」。

反过来说,当基督徒投身社会运动或其他公共议题之际,我们也应问自己,我们是投身在上帝使世界与祂和与彼此和好的使命中,还是只是在实现自我的理想,试图在其中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当基督徒花大量的时间投入教会的服事时,也要诚实问自己,我是参与在上帝的使命中,还是在建立自己的王国,试图证明自己的价值?

事实上,与其把上帝赋予教会的使命撕裂成各式各样的事工,不如以宣教的角度重新理解我们生活中所从事的各式各样活动。基督徒的父母亲在教养孩子,其实就是在参与上帝的使命,在向孩子宣教,门训我们的孩子。基督徒的员工在职场也可以是参与上帝使命的方式,发觉在职场中转化他人生命和世界的契机,投身其中。

问对问题

重新发觉上帝的使命也能帮助我们在参与各样的事工时问对问题。

北美华人教会近年老化的问题日益严重。一方面近年从中国移居美国的年轻新移民对基督信仰和教会生活兴致缺缺;另一方面华人教会也留不住在美国土生土长的第二代美裔华人。在教会老化和聚会人数日渐凋零的状况中,教牧同工的第一个反应往往是在问「怎样留住或吸引教会中的年轻人,以延续我们的教会?」

在台湾的大都会中,教会面对的主要不是老化的问题,而是增长的压力。当台湾基督徒比例逐渐提高时,愈来愈多千人教会破茧而出之际,许多中小型的教会面对人数增长的压力,关注的是「怎样向大教会学习,发展教会?」教会之间彼此学习本是美事,但若只以教会的大小作为是否学习的标准,以增长成为我们服事的动力,那恐怕焦点放错了。

莱特对上帝使命的关注提醒我们,我们要问对问题。个别堂会的延续、生存和发展固然重要,但这些不应主导教会的决策。我们需要问的是:我们的教会是否忠于上帝的使命?因着我们教会的存在,开始活在与上帝和好、与彼此和好、和与受造万物和好的关系中?我们传福音带领信主的人,透过教会的教导和装备,是成为教会的热心会员,还是成为耶稣的忠实跟随者?

作主门徒

作主门徒与宣教不是两件不同的事,而是同一件事。若我们在我们的宣教中没有带领人作主门徒,或是在带领人作主门徒的过程中没有指向回应上帝的使命(God’s mission),都是有偏失的。

基督信仰从来就不是只属于个人的事而已,而同时是关乎我们个人和整个受造世界的。和好存在于关系中,反映在人际的相处和互动上,因此不能被简化成个人性的敬虔生活,也触及我们在公共空间的言行举止。

近年华人教会开始重视「作主门徒/门徒训练」( discipleship)。其实英文「discipleship」一词,指的是作门徒的过程,而不是参加一个课程或训练。莱特对上帝整全使命的强调提醒教会,作主门徒不能被简化成一套课程或方法,而是一个透过信靠耶稣基督,回应三一上帝整全使命的过程。教会的装备课程、主日学、一对一带领、门徒小组…等可以帮助弟兄姊妹学习作主门徒,但参加这些活动并不等于在作主门徒。

莱特的洞见提醒教会,作主门徒是一个一生之久的过程,包括在日常生活的每个决定中分辨上帝的心意,学习效法耶稣;这触及了个人的内在生命、生活的安排与生命操练,也包含了我们的人际关系、对社会议题的公共参与和我们与受造万物的关系。

注:
1.Christopher J. H. Wright, The Mission of God’s People: A Biblical Theology of the Church’s Mission (Grand Rapids, MI: Zondervan, 2010), 266.
2.Wright, The Mission of God’s People, 273-284.

(封面相片截自:zondervan Youtube频道;莱特介绍自己的作品《The Mission of God’s People》)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