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受苦的人得安歇——勿忘战火中的瓦砾男孩

2952

里约奥运即将结束之际,一张来自叙利亚的照片瞬间席卷全球目光,战事进入进入第六年而不再受到世界关注的叙利亚内战与中东政局,透过社群网站的无国界疯传,重新进入国际媒体的讨论焦点。

无情战火的悲剧难免令人不忍,然而远在台湾的我们,除了按赞、已哭或分享,似乎总有一种事不关己的无力与无奈。

五年来,这是各国对叙利亚内战的普遍反应

这场在2011年因为阿拉伯之春所点燃的叙利亚冲突,与台湾的228事件、中国天安门事件或是南韩的光州事件类似,起因于人们要求一个更好的社会制度,政府却出动军队血洗与非法羁押。不同的是,叙利亚人民迅速组织武装自卫队反对总统阿萨德,逐渐凝聚成可与政府军抗衡的多股势力,战局陷入胶着,人民的恶梦也如是展开。

相关国际行动除了第一时间启动的人道救援,武力介入则是另一个影响战局的关键。然而,以美、俄为主的多国盟军各自支持政府军与反抗军,且互不信任,不但无法遏止战火蔓延,甚至间接促成伊斯兰国兴起,使叙利亚战况陷入诡谲的泥沼。

冲突演变成没有尽头的拉锯战,各阵营之间的无差别空袭、巷弄游击战、化学武器、恐怖攻击与各种人权迫害,至今已造成数十万人死亡、超过1300万人流离失所,以及将近500万境外难民,其中绝大多数受害者是无辜的人民,尤其是妇女与孩童。

而再多的数据统计,也不及一张照片来得铿锵有力。去年,整个世界一起为小男孩Alan Kurdi在土耳其海岸上的遗体哀悼,致使部分欧洲国家对难民收容的态度趋于软化。如今,全身覆满沙尘与血迹、因惊吓而失神的另一个小男孩Omran Daqneesh,让我们再一次与战争的残酷与恐怖对视。

面对叙利亚人的苦难,世界何以无动于衷?

内战从一开始就充满仇恨与人权迫害,交战各方不但没有划设战线、避开平民生活区,反而屡屡针对民宅甚至医院进行血腥屠杀与围城,并且以重重封锁线阻断食物、医疗与国际记者。这场二战以来最大规模的难民危机,虽然受到国际一致谴责与关切,但联合国至今仍找不到解决之道。

以欧盟为主的西方国家将叙利亚内战与难民议题切割,坐视美俄对峙的战局陷入胶着;美俄与邻近参战国则忙于争夺中东的权力版图,大批军火输入的结果使得战线扩大、冲突加深;更遥远的世界诸国则无处施力,因此选择沉默与遗忘。

长期参与救援的外籍医师与人权工作者则在第一线目睹苦难与恐惧蔓延,而人力与物资却不断紧缩的现实。这张引起关注的照片是否能引发骨牌效应,让内战走向终章,考验著大国领袖的智慧,也需要世人挺身关心。

请宽恕我,因为我为你们的祷告不够

身为基督徒们,面对叙利亚的教派冲突、伊斯兰国兴起,以及以穆斯林为主的难民流亡问题,可能因为宗教立场不同、国族背景相异,表现出事不关己或受够了的姿态。但如果我们深入报导,就会知道像Omran这样的年幼伤患是阿勒颇城(Aleppo)医院的日常,甚至是其中比较幸运的个案;也会想到只有5岁的Omran不曾经历过寻常生活,而他的出院也代表哥哥的死与持续躲避空袭的明天。我们的沉默,不只来自地理空间上的疏离,更反映着我们对伊斯兰世界受苦的漠然。

两周前,教宗方济各拜访罗马一间性工作的庇护所,他亲自拥抱在场20个来自不同国家的女孩,并说:「我请求你们每一个人的宽恕,为了所有曾经伤害你们的基督教徒与天主教徒,也为了我过去为你们及你们所遭受的奴役祷告不够。」

这个世界充满太多苦难与残酷,但是更危险的却是漠不关心,亦即思想家汉娜·鄂兰所说的「平庸的邪恶」,除非我们认同无神论者的抨击,主张上帝任凭邪恶横行,否则我们怎么能不思普世价值、不以更实际的行动参与公众问题呢?

面对叙利亚男孩无神双眼所抛出的人性问题,我们或许没有办法直接援助,但我们都需要保持一颗柔软的心,更迫切的为叙利亚的苦难祷告,请求上主怜悯医治。我们更需要环顾周遭,为隐藏在各个角落的不公义与苦难发声,例如尚处在灾后复原的台东海线部落,例如台湾远洋渔船的劳动剥削情形。

恐怖主义需要整个世界的反省

发生在叙利亚以及周遭国家的灾难,不是宗教问题,也不只是长久以来的种族情结或政治张力。诚如教宗所言:「恐怖主义之所以崛起,是因为他们看不到其他选择。当全球贸易的中心成为对神金钱的膜拜,而非上帝所造的男人女人,这就构成了恐怖主义的起点!」

生活在当代资本主义全球脉络中的我们,在享受经济发展的过程,也可能无形中剥削了遥远另一方的兄弟姊妹,这是我们要一起承担与反省的罪。耶稣说:「使人和平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神的儿子。」(马太福音5章9节)盼望我们成为和平之子,使公平如大水滚滚、使公义如江河滔滔,使上帝的应许之地重现流奶与蜜的丰盛恩典。

(封面照片来源:Aleppo Media Center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