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治与选举:写在9月4日香港立法会选举前

1888

有责任参与社会事务和管理社会是因上主委派我们(创世记1章28节)。民主社会对参与社会事务和管理社会方式之一是选举(被选和投票)。大部份公民扮演投票角色,但投票不等于只找一个代理人维护投票者的利益,反而在公平选举下,公民可以公开和理性探讨社会愿景、监察政府施政和制定更反映上主律的法律等。

选举制度

认识和肯定公民身份之余,我们也要留意选举制度的设计,因为选举制度对实现公民责任有重要影响。香港人深明这道理。2014年9月的占领中环和雨伞运动就是因不满中国政府提出的香港行政长官选举制度方案所致(对被提名者有不合理筛选)。

现行香港立法会选举分为地区直接选举和功能组别选举,各35席。立法会投票制中有「分组点票」的规定。按《基本法》附件二:

政府提出的法案,如获得出席会议的全体议员的过半数票,即为通过。

立法会议员个人提出的议案、法案和对政府法案的修正案均须分别经功能团体选举产生的议员和分区直接选举产生的议员两部分出席会议议员各过半数通过。

现实是,相对于地区直接选举,功能组别选举倾向支持政府。换句话说,政府只要取得功能组别半数议员支持,政府便能确保立法会不可能提出对它不利的议案。更重要,不是每一个公民都有功能组别选举权。以笔者为例,我属于教育界功能组别。功能组别选举的安排或许有其价值,但「分组点票」的规定并没反映甚么更高价值出来。

地区直接选举是对参与社会事务和管理社会其中一个很直接的体验。香港政府采用比例代表制(proportional representation)(采用黑尔基数(Hare quota)计算最大余额法)(largest remainder method)。(注1) 简单来说,比例代表制是以参选名单为基础,按各名单得票的比例来分配议席。

优点之一是更多声音可以在议会反映出来,而缺点就是容易将选举变成一场侧重选举策略(分拆名单)和选举部署(如何配票),甚至因议员的代表性太广,彼此间难达共识,令议会运作更困难(行政会议召集人林焕光也承认)。

虽然没有一个制度是完美的,但我们仍要问:功能组别选举的安排平等吗?立法会分组点票公平吗?比例代表制促进议会运作吗?有有效渠道改良制度的不公平性吗?又在不能够改动下,公民如何继续参与社会事务和管理社会?

投票考虑

不论改变有多少,每次选举就是一次尝试改变现状的机会。公民是自由的,所以,他可以按任何理由投票,无需解释,但若选举是体现上主对人们的委派,我们就不可能只按个人情感和利益为选举原则,反而要考虑被选者的社会愿景、执行能力、诚信与热忱等。此外,如何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和高度自治等更是一个重要考虑候选人的准则。

现实是:如何衡量不同价值呢?有候选人反对就性倾向歧视立法和同性婚姻,但对中国政府粗暴干预香港管治沉默时,你会投票给他吗?又有候选人有诚信和社会愿景,并有强烈本土意识,但对政治缺乏现实考虑,倾向韦伯(Max Weber)所说的心志伦理,你会投票给他吗?

当下立法会选举不纯粹是不同个别候选人之争,更关乎获选者与近似理念或其政党议员产生出来的权力分配,并这权力分配对立法会和香港政治意含。例如,中国政府如何解读选举结果?支持本土者如何回应选举结果?因地区直选选用比例代表制而容易产生不同声音,所以,议员之间的合作是重要的。那么,我们不只问:是否认同某候选人的理念,更要问他与其他议员合作的可能性。

今年的立法会选举(2016年9月4日),和平占中倡议者之一的香港大学戴耀廷教授提出「雷动计划」,目标为争取非建制派于2016年香港立法会选举取得达半议席。简单来说,这计划包括「协调参选」、「策略性投票」和「雷霆救兵」等三部份。

这是一个计算的过程,但因有太多不可确定因素,所以,计算只是一个可能。说回来,以往的投票,我们较少以候选人的胜算作为准则之一,但因香港特殊环境和选举制度,投票不再停在管治理念比拼。

机警像蛇,纯良如鸽(马太福音10章16~22节)

基督教信仰对基督徒在选举一事上扮演甚么角色?第一,社会想像(social imagery)与价值;第二,个人判决时的考虑。

基于基督徒接受人们是被上主委派管理大地,所以:

(一)自身利益(个人或某群体)不是管理大地的目的。它可以是手段或过程,但目的必是大地、他者或公众。他者中的弱势更是重要。

(二)人们是被委派,不是只有某些人被委派。所以,管治要促进包容性和参与性,合作、讨论和对话绝不可少。

(三)基于(一)和(二),人们可自由设计合适制度。正因如此,没有一个制度是永续,不可改变,不可取缔。

至于个人判断,耶稣教我们要机警(审慎)(φρόνιμοι)和纯良,因为这世界有狼(马太福音10章16节)。耶稣没有为狼提供一个解释,但他形容门徒是羊,并描述在狼的世界下,门徒会被拉和被打(马太福音10章17节)。所以,狼代表暴力、仇悢,野蛮。相反,门徒是羊,不是如尼采的《道德谱系学》所说,羊是弱者,注定被鹰所杀和所食,而是因羊的纯良、真诚和非暴力揭露了狼的暴力和仇恨。

面对狼的世界,耶稣没有教导门徒学像狼,以暴易暴,而是要我们像蛇一样机警(审慎),并坚持保存鸽子一样的纯良、真诚和非暴力。在狼的世界下,我们可能不自觉地学做狼了,因为这是生存道理。但耶稣提醒我们:

当人把你们交出时,不要担心怎样说话,或说什么话。到那时候,必赐给你们该说的话,因为不是你们自己说的,而是你们父的灵在你们里面说的。(马太福音10章19~20节)

诚实和无惧是我们对拒狼世界的德性。除了要保存羊性和鸽子性,我们要像蛇一样机警(审慎)。

按希腊传统,机警(审慎)(φρόνιμοι)指智慧的判断,但这智慧的判断不纯是分析力或一套原则,而是透过对经验反省,再配合知识和价值,而产生出来的智慧判断。例如,机警(审慎)不只是人知道甚么是诚实,更关乎在合适环境,以合适方法实践诚实。

反讽的,教会里面有很多死板的诚实人,社会里面有太多灵巧的机会主义者。所以,机警(审慎)要在纯良、真诚和非暴力才是真机警(审慎)。然而,机警(审慎)没有保证你的决定会有好结果,但因有纯良、真诚和非暴力作为基础,纵使事情的失败了,这没有否定你的人格。

今次立法会选举候选人中,那些是机会主义者,那些是死梗派,那些是诚实的机警者?另一方面,「雷动计划」是否机警(审慎)如蛇的例子?擅用拉布的候选人是否机警如蛇的例子?公民如何机警(审慎)地投票?除价值考量外,要对现实政治认识,从中作有责任的投票。

选举之外和之后

选举结果是重要,但不是最决定性,因为政治不是选举,而是日常生活。换句话说,在选举之外和选举之后,我们坚持做好人做好事(纯良、真诚和非暴力),拒绝以恶报恶,但以因对美善的坚持搅游行、提出策略和参与社会事务,向世界见证人们可以不跟随狼的规则生活,更无须化为狼。

耶稣说,「忍耐到底,必然得救。」(马太福音10章22节)忍耐是坚持是羊和鸽子,拒绝化为狼。那么,上主必在你旁。

注:
1.马岳、蔡子强:《选举制度的政治效果 : 港式比例代表制的经验》。香港,香港城市大学,2003。

(封面照片来源:xahldera/X-Ray Alpha Photography / CC BY-NC-SA,香港立法会。)

发表评论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